不存在的美好

不存在的美好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經過街角,沒看到總是蹲坐在騎樓裡賣玉蘭花的老人,換了一個年輕人,是老人的誰嗎?老人去了哪裡?在南京東路上待了這麼久的我,只買過幾次玉蘭花。我總是快步走過,無法承受老人期待的目光,那目光中好像有一種……譴責。

陰霾的天色,19度的天氣,雖是涼爽,但氣壓也低了起來。路上偶而也見到送著菜的發財車,但不再會有人從車上叫住我,那個從事這行多年的高中同學已然退休去了。生活的路徑如此重複,重複到發覺自己已經走不出去了,而在路上遇到的人也慢慢離開了這區。我是怎麼回事,怎麼在這條路上晃蕩這麼久?這幾天又有書店關門的消息,並不意外,路無法轉,買書的人又走不進來,只好另謀他途。

重慶南路上的大型書店只剩下三民書局和金石堂了,像是兩尊最後的門神,或是……門牙?我雖然喜歡實體書店的整體氛圍和提供的存在感,但我也深知網路書店的優勢不只在提供折扣,而在本身的營運成本。我很怕書店的消失,因為接下來就是我們了。但是書架的風景呢?我倒是不擔心,我已經幾次看到以書架為主題所印製的壁紙,就貼在牆上,或者,更現代一點的,直接投影。

我因書而存在,我雖然不能想像不編書的我,但這種過度飽和的工作已讓人饜足,幾乎要得厭食症了,除非真的讓你遇見心動的作品,才會有新的動力。這最後的一哩路,真是難。我喜歡在路上行走,喜歡看路人,想像他們的生活,當這些路人偶而趨近你時,只是問路。人可以這樣單純地相遇,多好。

<本文轉載自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Facebook,授權大人の社團網站刊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