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旅遊

懂世界的人

作者/洪崇耀 日期/2016-12-01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2005年陳綺貞一首〈旅行的意義〉,讓許多樂迷或者行銷人、媒體人,都廣為流傳與使用。上一回《背對哈瓦那》攝影集的發表會上,和她閒聊了幾句。我說我去了古巴兩趟,待了1個月,走了幾個城市,甚至去找妳拍攝的某張照片的地點......她開心的說:「這麼好!我只待在哈瓦那而已......」我們沒有聊到旅行的意義,有時候,其實旅行就只是想去「那裡」!意義是不需要說給人懂得!

一個突如其來的攝影同好聚會,這些大咖的新一代攝影師,都是本刊在「膠卷記事」裡採訪報導過的名人,我們組了一個「暗黑攝影聯盟」宗旨是:「世界黑暗,所以我們暗黑!」一聽就知道是攝影宅男掛的組織,但真的每位來頭都不小。席間我第一次和「動感小帆」坐下來面對面吃飯聊天,過去都是在公司碰面打招呼,還沒真正好好說過話。

「暗黑攝影聯盟」要提前報告自己出國行程、拍攝主題並且隨時可加聯盟中的同伴前往。他提議了一趟去北北印再北過去的地方,十多天旅程,我突然受到感召,就在隔天週一訂了機票,決定和這位認識不到12小時,流浪世界101個國家,號稱台灣最強的背包客和旅遊人文攝影師共同去冒險。路線原先是先飛往Amritsar拍錫克教聖地Golden Temple,再飛往Kashmir的首府Srinagar,搭巴士往山上走去,拍一些風和日麗的山光水色。Srinagar當時卻正值暴動而宵禁,原因是穆斯林在開齋節「誤殺」了一頭牛,牛是印度教三大主神濕婆的坐騎,印度教因此和穆斯林起了衝突。其次,因現任印度總理Modi是極右派的印度教的教徒,最後演變成政府大力血腥鎮壓,擊斃穆斯林22歲游擊隊領袖,引起更大的暴動,於是宣布Srinagar宵禁將近3週。然而我在看了THE NEW YORK TIMES現場照片,渾身熱血非常想去拍這場宗教衝突。

我們在當地問了許多人,都建議我們不要前往Srinagar。只好臨時就決定轉往Leh City,這是印度藏傳佛教的聖地。兩個嚴格上來說第二次碰面,就一起去印度十多天旅行的爛兄爛弟,一路上交換著彼此旅行的心得談宗教、談人權、談攝影。那好像是在共享彼此的世界觀。我因意外受傷在Leh City的小飯店躺了兩天,腦子裡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如何做一個真正懂世界的人?懂了世界之後?我能為這世界做什麼?

(全文未完,詳細內容請見欣旅遊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