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 Tango 的十八道陰影(之一)

阿根廷 Tango 的十八道陰影(之一)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街頭轉角到處充滿迷人的探戈氛圍跟「旅遊伴侶」Ms. P 第一次到南美洲旅遊,搭上了往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班機,興奮地跟鄰座歐美旅客分享我那情不自禁的衝動。他用驚訝的眼光打量我們,兩位上了年紀,尤其是我,頭頂上全是白髪,他好奇的問:自助旅行嗎?我說是。又問:會西班牙語嗎?不會,我回答。

他臉上表情開始嚴肅起來說:注意強盜扒手,這個城市的犯罪率相當高,有八成市民擔心被偷被搶。他非常喜歡布宜諾斯艾利斯這個城市,去過七、八次自由行,但不是自己經歷過被偷被搶,就是在跟其他觀光客聊天時聽到他們被偷被搶的經驗。他說,尤其你們不會西班牙語,皮膚又不同,千萬要小心,夜裡市區的暗巷千萬不能去,損失手機、相機、名牌皮包、手錶皮夾很常見,如果是信用卡跟護照,那事情就大條了!

我說,我們訂了當地最好的旅館 Ritz Hotel,在最好的區域,應該不會出事吧!他再問了一句:你們為什麼要到布宜諾斯艾利斯?我們回答說:還不知道,去看看再說。

融合古典、爵士與探戈的浪漫城市

我們聽過一首《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四季》小提琴協奏曲,俄國作曲家 Leonid Desyatnikov 為了表達布宜諾斯艾利斯混雜歐洲移民與原住民四季變化的人文風景,借用韋瓦第《四季》中的旋律與元素,樂曲中而有出現爵士的即興,將巴洛克、探戈與爵士融為一體,呈現歐陸的古典、美洲黑人的爵士與阿根廷探戈的跨地域音樂氛圍,十分迷人,我們就這樣浪漫地去到布宜諾斯艾利斯。

布宜諾斯艾利斯真是個\世界民族的大熔爐。從古早的原住民,十五世紀殖民時代的拉丁民族到十八世紀以後歐洲,德國、英國、荷蘭、比利時還有東歐國家

及南美洲新大陸的移民,直到近代的加拿大跟澳洲人,遠遠超出十八個民族,他們的陰影,都深深地成為阿根廷人的烙印。

第一天早上起來,翻開旅遊書籍與地圖準備當天行程,既是「旅遊伴侶」又是「讀書伴侶」的 P 迫不急地說:不用查看了,當然先到托托尼咖啡廳(Cafe Tortoni),這是阿根廷現存最古老的百年咖啡廳,也是阿根廷國寶級作家與詩人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生前常去喝下午茶的地方。

波赫士1899 年出生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家族顯赫,祖先是阿根廷的律師與政治家,母親是英國人,父親是心理學教授,有一半英國血統及部分西班牙與葡萄牙血統,波赫士自小就是在褪色的家庭榮耀之下成長。

我們從旅館出發,沿着五月大道,徒步約三十分鐘到達了 Cafe Tortoni。Cafe Tortoni 是一位法國移民杜昂於 1858 年創立,建築是由挪威名建築師與藝術家 Alejandro Christopherson 所設計,是世界十大最美的 咖啡館 之一。 P特別請求侍應生讓我們坐在 Borges 生前常坐的角落,好讓我們懷古思情,默默地念着 Borges 寫給一隻貓 《To A Cat》的詩句。

「鏡子是不會比爬行的黎明更加的隠秘與沉靜.......」.。P 是讀書寫字的人,眼睛使用過度,而且眼㡳視野嚴重衰退,對於從 30 歲眼睛開始衰退、60 歲不到就全瞎的 Borges ,更能感同身受。

街頭浪人風音樂,引人想跳探戈

離開了 Cafe Tortoni,走在街道上,到處都在播放著由手風琴演奏的音樂。我曾經聽過東歐國家的手風琴音樂,大多是雄壯的、喜慶的,可是阿根廷的手風琴音樂,像是在描述一位漫不經心、毫不在意、到處漂泊,似曾相識的浪人(Drifter)。路上經過了一間手風琴 Bandoneon 小博物館,我們就進入參觀。

阿根廷的Bandoneon 是 1870 年由義大利水手傳入,它的體積比東歐的手風琴Accordion 較小,是阿根廷探戈音樂演奏時的主要樂器之一。演奏的時候是雙手拿著琴放在膝蓋上,演奏探戈音樂重音的時候,用膝蓋往上快速地將琴頂撞、上下跳動,以加強探戈第一拍 Quick-Quick 的重音。博物館導覽員還介紹了一首歌,是由 1887 年出生於法國的名歌手 Carlos Gardel 唱的《Bandoneon Arrabalero 貧民窟的手風琴》。導覽員看我們聽得如此痴迷,接著說阿根廷的所有文化精萃,都是溶入在阿根廷探戈之中,而且附近就有一間阿根廷探戈的舞蹈教室,可以學習阿根廷探戈。

觀光旅遊的人對名勝古蹟、風土人情、扮手禮,經過廣告、導遊、導覽的渲染,身歷其境猶如活在幻覺之中。我們一天下來,經過了音樂、文學、詩歌、手風琴、歌聲、探戈的種種迷惑,決定晩餐後去參加學習阿根廷探戈的初級班,完全不在意上課後必須在深夜裡繞行穿梭暗巷回旅館的危險。

本文分成2集,請見:

阿根廷 Tango 的十八道陰影(之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