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off學/繪畫董事長,大金空調蘇一仲的八面人生

大人off學/繪畫董事長,大金空調蘇一仲的八面人生
圖片來源/陳德信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你沒有辦法只從一個面向來了解大金空調的代言人蘇一仲,他是商人、是藝術家、是魔術師……,想看透他,唯有透過他的畫。

走進大金空調台灣總代理、和泰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蘇一仲位於內湖總部的辦公室,彷彿走進畫廊,暈黃的燈光打在大小不一的畫作之上,動物的畫像、七情六慾的人臉、巨型的山水風景,一一映入眼簾。見到本人後,更覺人如其畫,蘇一仲給人的印象一如他的畫作,外放、多面向,且觀察細膩。

訪談的這天,《康健》其中一位前來拜訪的成員身體不適,蘇一仲很快地查覺到這位同仁。他便拿出一條黃色方巾,作勢要提供給我們的同仁使用,正當同仁在想要如何應對之際,蘇一仲卻立刻接著說:「身體不舒服就要吃蛋補一補。」隨即從手巾裡變出一顆幾可亂真的塑膠雞蛋,這個魔術讓來訪的眾人驚嘆不已。

訪談蘇一仲之前,只聽聞他在繪畫方面學有所成,孰不知他還是一個魔術師、政治觀察家,且對瑜珈也有涉略,只單看任何一方面,都不足以代表全部的他。

重拾畫筆,反映多變人生

儘管重拾畫筆只有兩年的時間,蘇一仲對繪畫一點都不陌生。家中經商的他從小就對藝術有著濃厚興趣,就讀高二時,便利用中午休息時間學習素描,大學聯考也選擇報考師範大學美術系,只差些微分數就可上榜。

不過再次重考,蘇一仲卻沒有再選擇藝術相關科系。「藝術是我喜歡的,但那時藝術家的生活又不怎麼好,會餓肚子,」他笑著說。他選擇了政大外交系,「我覺得外交系不錯,天天可以party、跳舞。」

之後的數十年,蘇一仲埋首於工作,雖然不曾作畫,他的墨筆卻未曾停歇。在擔任扶輪社會長時期,他隨著名家後代學習書法。他認為書畫同源,能夠將書法寫好對他日後拾回畫筆有著很大的幫助。

直到兩年前,就算事業有成,蘇一仲依舊認為生活中存在著「有形、無形的壓力」,基於調劑抒壓的考量,他在友人的幫助下重新開始作畫。

蘇一仲表示:「我作畫時,剛開始沒有主題」。他會先在宣紙上信手畫上幾筆,接著將宣紙照著四個方向轉動,「一面、兩面、三面、四面,然後再將宣紙反過來看,再轉四個角度,」蘇一仲邊轉動著手上的宣紙,邊解釋他的作畫過程。「一幅畫從八個方向去看都不一樣。」

外交系出身的蘇一仲未曾從政,不過他對台灣政治的關心卻不難從畫作當中看出。他在一幅畫裡畫出深綠、淺綠、深藍、淺藍、紫色、橘色、黑色等各色的手,伴隨著一隻黃色的手,以及比出OK手勢、土地色的手。

他說:「黃色的手是執政者,要擺平不同的意見(各色的手),土地色的台灣才會OK。」

平常回家後,蘇一仲每當有空就畫上幾筆,「吃飯時,眼睛看著圖,跟它對話,有時候會忽然有靈感,偶然天成便成了一幅畫」。

不過,也有些時候,一幅圖畫要想很久,塗了又塗,改了又改,也未盡如人意。

養生之道在幽默  

現年75歲的蘇一仲,身型保養得宜,言談中也全無老態。當說到自己的養生哲學,他反問記者「藥」這個字怎麼寫?接著便說這個字由「草」和「樂」組成,因此養生的良藥「一是接近大自然(綠草樹木),二是快樂,所以情緒上經常要保持心情的愉快、快樂,會講笑話就講笑話。」

提到自己的母校政大,他打趣的表示:「政治大學的畢業生一定要到台鐵去上班,台灣的政治才會上軌道。」接著說自己卻是在大金賣空調,「買空賣空」對政治沒有助益。

話鋒一轉,蘇一仲不忘再幽自己一默,無論如何養生,自己還是得了怎樣都治不好的病。他苦惱地說:「我有個見錢眼開的病,醫了很久都醫不好。」

此外,他也認為想活得健康需要堅持和毅力。

蘇一仲舉和泰集團創辦人黃烈火「六個花生米活到一百歲」的故事說,黃烈火原本極為喜愛吃花生,中年卻罹患糖尿病,後來只要吃超過六顆花生米,血糖就會升高。「如果前面有一盤花生,他(黃烈火)就會左看右看,挑最大粒的,只吃六顆,其他就不吃了,」他說。

於是,不到50歲就罹患糖尿病的黃烈火硬是活到近百歲才辭世。

回顧整個訪談過程,蘇一仲在話語間不斷穿插著笑話,葷素、主題均不拘,他的養生之道也不言可喻。

 

蘇一仲│1941年生,政治大學外交系畢業,對美術有特別愛好,現為和泰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大金空調台灣總代理。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