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全球第一個合法安樂死的國家,一年後就反悔!

全球第一個合法安樂死的國家,一年後就反悔!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美國科羅拉多州於2016年11月8日進行投票,通過死亡權法(right-to-die law),成為美國第七個為安樂死開綠燈的州。明年紐約州、麻州、新澤西州等都排定將討論安樂死的議案,顯示出美國人民對安樂死的接納度愈來愈高。

但地球另一端的澳洲卻瀰漫著不一樣的思維,南澳省議會在11月17日以24對23的一票之差,否決了讓安樂死合法化的提案。

很少有人知道,早在1995年6月16日,澳洲北領地議會就通過了世界上第一個“安樂死法”,批准在符合特定條件的情況下,可以實施安樂死,但僅實施一年後,澳洲國會就推翻了這項法案,安樂死在澳洲重新成為非法行為。澳洲國會可以否決領地議會的法案,但是不能否決省議會的決策,所以外界原本以為南澳省可望成為澳洲唯一允許安樂死的省分。經歷了20年,澳洲人民顯然對於安樂死還是沒有共識,意見分歧。

安樂死涉及醫學、法律、道德、人權、宗教等多方因素,而且每個國家的客觀條件與當事人所處的主觀環境也不一樣。

香港漸凍人鄧紹斌與著名物理學家霍金的對話耐人深思。1988年起因漸凍人症而全身癱瘓的鄧紹斌長年爭取安樂死未果,2006年霍金訪港,被問及鄧紹斌是否有權接受安樂死,因漸凍人症而全身癱瘓的霍金回答︰「他有權終止自己的生命,但這是錯誤的決定,縱使生命多困難,總有些事情可以做的,而且能夠做得成功,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對於霍金的回答,鄧紹斌的回應是︰「不是所有不幸的人都會得到同等的支援和照顧,若遇到令人難堪的對待,尊嚴受損,而有安樂死的選擇,未必是完全錯誤的。」

從人權至上的角度來看,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明言:每個人一出生在不損害別人權利的情況下,都享有選擇的權利。誠如加拿大71歲的漸凍人Peter Fenker曾在法庭上說:身體是我的,政府不應該控制我的身體。如果我連在生命己經走到盡頭時,都不能決定自己可以有尊嚴的離世,那還談其他什麼權利?

但從宗教與道德觀點來看,無論在何種情況下,人都不應該結束自己的生命,更不可以殺害他人。安樂死違反了聖經中「不可殺人」的規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臨終前,也特別闡述他推崇臨終安寧照護、反對安樂死的立場。

安樂死也挑戰醫生救人的「天職」,醫生究竟是生命延長的守護者?還是縮短生命的執行者?

比利時”有權尊嚴死亡”組織的主席Jacqueline Herremans說:「安樂死合法化是醫學與哲學上重要的一步,因為比利時允許安樂死,反而讓醫生與病患的關係更緊密和善。」加拿大的反安樂死聯盟總裁Catherine Ferrier則提醒,安樂死是強調“有權選擇死亡”(a right to die),就怕容易就被轉化成“有義務去死”(a duty to die),讓一些長期受虐的長者、罹患重病的患者,成為被家庭與社會遺棄的一群。

諮詢顧問公司威達信集團(MMC)與旗下亞太風險中心日前發表老化風險報告,亞太地區正面臨急速老化的問題,2030年老年人口將比2015年暴增逾2億人,其中,日本老化率最高,將有31%人口是老人,是「終極老化國家」;台灣排第三,老年人口將達23%,與南韓及香港同屬「超級老化國家」。

泰戈爾言:「使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怎樣讓死亡畫下美好句點?在老齡化的台灣,除了重視預防失能及長照政策外,安樂死議題的討論也不會缺席。

 

相關議題文章:

如果我不能決定自己的死亡,是誰擁有我的生命權呢

揭開瑞士安樂死組織的神祕面紗

走在世界安樂死的最前方-荷蘭、比利時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