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食款款行》在三平咖啡享受潮州的歲月靜好

《誠食款款行》在三平咖啡享受潮州的歲月靜好
圖片來源/李佩書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電影《一代茶聖千利休》裡,有句台詞很適合形容坐落在屏東潮州的三平咖啡,「能讓我屈服的,只有美麗的事物。」光春路一直走,遠離了城區,換成一窪窪魚塭,拐進巷子裡,一院東京江戶風的「藏造」建築就在那兒,籌備兩、三年,實際執行的時間更長,2016年3月14日剛滿一年的三平,每個細節都抱著與旅人「一期一會」的決心。

「我只是不想讓太太有思鄉的感覺。」楊文正的鴨舌帽與馬尾讓人看來有些距離,其實溫暖的不得了,一個簡單的理由背後,卻有美好的轉折。夫妻倆在馬德里的陶藝學校相識,旅居西班牙10多年後,原本決定落腳京都經營民宿,沒想到一個311大地震,把房子震出了一條縫,做事謹慎的屋主不願出租,夫妻倆的計劃又陷入膠著。

「我是屏東潮州人,她的家鄉在東京,我們原想挑一個不是各自故鄉的地方,對兩人都公平。但民宿幾乎都要規劃好了,遇上這種狀況也沒辦法,我就跟她商量,回屏東至少是自己的家,我還有講師的收入。」幾經深思,代表「平安、平順、平和」的三平咖啡,終於安居潮州。

2006年回來後,夫妻倆一開始其實頗不適應台灣的街景、環境,楊文正說:「有沒有『美』其實都會飽,但飽了之後要開始注重質感啊。每一個呼吸都是美。我就是要不一樣!」於是,兩人從「房子怎麼蓋」開始講究起,「很多人以為它是京都町屋風格,町屋比較長型,我們這棟比較偏向方正的倉庫格局,屬於東京江戶風。」與工班磨了又磨,一幢有生活感又不至於在潮州顯得突兀的日本庭園,收藏了妻子上野壽江的鄉愁,也讓她開始全心投入。

決心和旅人「一期一會」

「她們家重男輕女啊,我太太9歲就要開始煮飯、做家事,開店前又回日本學烹飪。店裡用的杯、盤都是我們自己畫自己燒,窯就在對面,」楊文正細數著,彩繪玻璃窗、上百隻繽紛的風獅爺、吧台前富士山磁磚、毛線編織的多肉植物……,無一不是上野壽江的巧思巧手。

「三平咖啡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店裡每個人的付出,尤其是我太太非常有才華,但她為了我願意站在後面,每次我有什麼想法,她就是去實現的那個人。」低調女主人總在裡頭忙,「午餐日式,晚餐西式,每兩週換一次菜單,homemade(自家手工),做的量不多,就是祖母的配方。」

不要太精美的餐點,屋外空地自己種些蔬菜、香料店裡用,三平是家庭味也是家鄉味。午餐的日式咖哩,高腳大碗盛飯,上頭茄子、青椒、地瓜天婦羅與溏心蛋,小盅咖哩裡頭有鬆綿的豆子,搭著煮物和清爽沙拉,就著窗光,享用一頓歲月靜好。

有時是厚工的賞花壽司、扎實的牛丼或三色弁當,晚上的菜色更精采,紅酒牛肉、印度烤雞咖哩、土耳其肉球優格;下午茶討一杯美式咖啡,起司蛋糕、香蕉蛋糕或鹹派都難抉擇,愈簡單的味道愈是嚮往。常客每每回來,有人為了賞畫、有人為了新味、有人為了回味。

楊文正屢次強調三平還沒有準備好,為了讓來客不只是一次性的消費,他從「細節」講究「完整」,手作菜單、牆上的畫作定期更新,每個月的《三平新聞》也得找資料、消化解讀,畫潮州史、潮州事,試圖為家鄉找自己。

「還有好多地方還沒弄啊,只能一點一點慢慢來。這邊想做個小茶室,入口低矮、需要彎腰進入,取謙虛之意。後面大草皮整理起來可以辦活動,幾棵樹這邊請木工做展示台,想邀請藝術家駐點創作,為潮州留下獨有的文創品,後面還要蓋一個空間作美術館,一個地方沒有自己的美術館怎麼行!」絮絮叨叨的夢想,正一步一步完成。

潮州蛻變中,請稍候

「潮州有台灣唯一的跳傘場,待會光春路直走會經過榕樹下好吃的牛雜湯,再過去是明華園發源地和廣澤尊王宮。以前潮州叫作潮庄,到市區來我們都說『入庄』,全盛時期鎮上有6、7間電影院……。」楊文正邊聊邊拿出親手做的旅行相本,利用當地的傳單、明信片與照片剪剪貼貼,兩個人的身影從西班牙、日本回到台灣;其實在楊文正眼裡:「這個小鎮還沒準備好。」雖然各方面尚未成熟完備,但因為它多元、卻純樸依舊,新事物萌芽待串聯,已經為潮州掛上「蛻變中,請稍候」的牌子。

若稱三平咖啡是間「純手工的咖啡美術館」也不為過,吧台後整片的陶杯牆,每個都是獨一無二!

 

三平咖啡|屏東縣潮州鎮育才路86號  

08-7898363(需預約訂位)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