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我的內心, 永遠是個熱血的樂高少年

我的內心, 永遠是個熱血的樂高少年
圖片來源/馬景平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會知道黃彥智,是因為在樂高工作的朋友某天興沖沖地問我:「你跑中醫線,你曉不曉得有個中醫師很會玩樂高、還當到樂高大使?」這等神人我怎麼可以不認識!於是,聯繫到人、搭上高鐵(雖然剛看完韓片《屍速列車》」讓我有點怕怕⋯⋯),我就出現在台中的德彥中醫診所門口了。

大門旁邊的壓克力牌子印著診所名稱與中醫師專長,到這邊都很正常,但仔細一看,醫師照片竟是一個戴口罩、穿著手術袍的樂高人,就連人體骨骼模型的範例也是樂高人!診所內充滿樂高元素,時鐘造型、牆上裝飾是樂高,就連掛號領藥櫃檯上也擺滿樂高,據說小孩都不怕來看病。

黃太太遞來一杯清涼的青草茶。「他以前好愛玩魚缸,種一大堆水草,有一次幫魚缸換水結果害家裡大淹水⋯⋯可是在玩樂高以後,魚缸都放著不管了。」「哪有?現在只是沒開燈,開燈看魚缸還是很漂亮啊!」黃彥智不服氣。只要感興趣的事,黃彥智就會深入鑽研,當年他種水草種到許多魚缸玩家願意向他買,如今改迷樂高,自然也是不玩成精不罷休。

拋開說明書,自由創作才狂!

第一次接觸樂高是小學。黃彥智記得表哥家有買樂高,很好玩,但因為當時樂高很貴,他始終沒能擁有。轉眼20多年過去,黃彥智已經結婚成家,兒子出生時他買了樂高當禮物,但一想到兒子還要過好幾年才會玩樂高,「我先幫他玩!」

這一玩就玩出興趣來,尤其黃彥智從小就迷《星際大戰(Star War)》,看到樂高出的星戰戰艦驚為天人,愛鑽研的個性立刻驅使他上網查資料、看遍開箱文,下標入手後更是玩到一發不可收拾。他瘋狂下標採購各種樂高絕版品,直到收到信用卡帳單發現自己兩個月竟花了10幾萬元,那時才驚覺不能繼續亂買、該自我克制了。

「買來的樂高花兩、三小時就能組好,自己設計卻要花兩、三個星期,」黃彥智發覺,比起買現成的樂高組合,不如改走自由創作路線,更省錢、也更有趣味,揮灑空間更大。

黃彥智很會安排時間,兼顧工作與休閒。他利用看診之餘的零碎時間處理瑣事雜務,下班後不再打電動,而是專心玩樂高至少1小時,而這也是他的紓壓妙方。「你知不知道什麼是絕對領域(Absolute Terror Field,又稱為AT力場)?」他解釋這是任何實體都不可侵犯的領域,一旦自己陶醉於玩樂高積木,生活雜事與壓力瞬間都會被屏蔽在外,「玩樂高時就是我的絕對領域」。

樂高不分年齡,親子同樂最好

穿過診間,走進黃彥智的「樂高遊戲室」,地上、桌上、架子上滿滿全是樂高,有完成品,也有放在小抽屜裡悉心分類的各式各色積木,櫃子裡則塞滿大包未拆封的零件,但他形容這只是「冰山的一角」,還有更多樂高作品沒地方擺,都收進紙箱裡。

2008年,黃彥智擔任玩樂天堂pockyland樂高積木論壇站長,隔年獲選為台灣區樂高大使,迄今辦過10幾場比賽、20幾場展覽,讓樂高迷的交集從網路搬到現實生活,他也結交了不少同好,展覽、創作、願景無一不聊。「我們因為樂高相聚相識,大家有同樣的興趣與目標,反而變得比跟同學、同事還要熟,」這群樂高迷聚在一起時,瞬間變回10歲的小男孩,他們會一起去買樂高,買來立刻拆封,窩在速食店開始組裝,眼神閃閃發亮。

身為樂高大使,為了讓更多人認識樂高創作的樂趣,黃彥智投入許多心血。他曾為了籌備「海洋保育展」連續1個月每天只睡3、4個小時,除了看診,都在組樂高,「我想要做出海底世界魚群游來游去的感覺,前前後後大概做了3、4百條魚,連作夢都夢到我在做魚,」他苦笑道,今年7月強颱尼伯特登陸台東,但他和夥伴們不畏風雨、按照原訂計劃包遊覽車直衝台東市立美術館準備樂高展,到台東才發現停水停電、旅館房間漏水,連美術館的玻璃都破了,但一群人為共同目標努力的團隊感卻很棒。

黃彥智也很鼓勵大人、小孩一起玩樂高。他和兩個孩子經常一塊組樂高,就連絕版品都讓兒女拆著玩,「積木本來就是用來拆的,只要不去想絕版品會增值這件事,就不會覺得可惜啦!」考慮到有些家庭未必買得起樂高,黃彥智甚至開設「積木王」創意空間,教小朋友各種樂高原理與技巧,「玩樂高可以讓小孩靜下來,我不希望孩子永遠只能在球池玩。」

在樂高面前,已年過40的黃彥智,內心永遠都還是個熱血的樂高少年。

黃彥智│1974年生,樂高資歷10年,網路ID為Rack911,是開業中醫師,也是台灣區樂高大使、玩樂天堂pockyland樂高積木論壇站長。他最擅長太空科幻領域,作品擁有複雜精緻的外觀,廣受世界各地樂高迷喜愛,在台灣也屢次受邀展出。今年12月集結玩家創作在中正紀念堂推出樂高城堡展,明年2月則將為《樂高蝙蝠俠電影》設計巨型看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