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推薦書摘】中年為什麼那麼重要?

【大人推薦書摘】中年為什麼那麼重要?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現在,該來試著解釋中年是什麼、為什麼我們會有中年了。

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探討了中年的成因和來由。我們發現中年是人類一生發育程序的一部分,是「生命時鐘」中數以千計的基因交互作用,把我們的身體和頭腦在不同年齡時塑造成不同的模樣。我們也思考了幾百萬年的天擇是怎麼刻劃出這個計畫,讓我們擁有現代人類的壽命。我們發現,在中年時,發育的過程和老化、衰老的過程產生衝突,而這樣的衝突讓中年變得別有異趣。我們也發現,為什麼人類的演化過程中(至少直到農業發展出來為止),大多時候都有許多成年人活到中年,甚至更長命。因此,中年不只是現代我們「活太久」而遇到的似乎不自然的衰退;現代中年可以視為天擇的產物──幫助我們在史上未記載的久遠年代裡活下來。

然而,想要體會這些發現有什麼意義,還得讓這些發現符合我們今日看到的狀況──人類對中年的日常經驗和認知。這麼說不大科學,不過我們需要找出中年的「目的」(或是說,中年對我們有什麼好處)。中年人類演化成什麼角色?這些角色是否能解釋,為什麼人類的中年看起來那麼像有規律的過程?換句話說,我們能不能開始解釋我在前言提過的中年三特徵──為什麼中年的改變那麼明確、突然又獨特?

人類很奇怪。我擁有動物學和獸醫的背景,所以一向覺得人類只是一種動物──或許聰明,除此之外沒什麼特別。但我愈拿人類和其他動物比較,人類就顯得愈古怪突兀。人類用兩腳站立,人類的生活史既獨特又扭曲,頭腦大得異常,社會結構難以理解,生殖行為怪得不可思議。不論以什麼標準來看,人類都很特別,而中年的現象則是這個物種的一個關鍵部分。

靈長類已經很特別了,但人類即使在靈長類之間也與眾不同。某些方面而言,我們讓靈長類發展到了極致。例如,靈長類通常存活率高,活得長,但人類的存活率非常高,活得真的很長。人類進入青春期的時間比其他靈長類晚,生出極度不成熟的嬰兒,長大成人的速度慢得不得了,因此靈長類不尋常的特徵也在人類身上放大。

不過,在另一些方面,我們完全打破了靈長類的特性。人類女性生產的頻率高過其他大型人猿的雌性,哺乳的時間也更長。因此,雖然分給每個孩子的資源都很多,但人類女性通常一次照顧好幾個後代。人類和我們的靈長類近親不同,女人不會等到一個孩子長大、獨立之後,才再次懷孕。還有一個明顯的例子可以證明人類很獨特:人類的女性在生育年齡過了之後,通常還能活很久。男人也會活到那個年紀之後,雖然嚴格說來還有生育力,卻常常和不再有生育力的伴侶在一起,實際上是「自主絕育」的狀態。接下來,男人讓事情更複雜了──他們雖然在年老之後還長期保有產生後代的潛力,卻比女人早死。當然,人類的男女兩性常常決定完全不生產後代,這是演化學無法解釋的決定。黑猩猩完全不會這樣。

令人挫折的是,如果想研究人類的壽命為什麼不尋常,可以依據的直接證據非常稀少。現存和我們關係最近的近親是黑猩猩和大猩猩,但牠們的生殖生物學和社會組織,與我們差異太大。如果和後農業時期的人類(現代狩獵採集者)比較,又與我們太相似。世界各地人類生活史的狀況都相當一致,甚至是人類學家愛研究的那些方面,例如兩性的勞力分配、避免亂倫的系統、社會對婚姻的認知,以及征服女人的機制。

其實,我們如果往其他方面思考,就能找到人類壽命的演化線索。演化生物學現在開始專注於與人類關係較遠的靈長類親戚,試圖做出人類族群的數學模擬。突然之間,人類開始顯得比較有道理了。原來,人類的生命藍圖有兩個驚人的創新:青春期和中年。可惜我們常用負面的角度,來看待青少年和中年這兩個最驚人的人類創新,頂多視為其他「比較重要」的生命階段之間的過渡期。然而,這兩個典型的人類生命階段,涵蓋了人生大約一半的時間。我們的生命真的該有一半是花在問題重重又負面的過渡期嗎?

當然,青春期和中年是靠簡單的歲月計算串在一起。大部分的青少年都有中年父母;這兩個生命階段的人通常在生活中直接接觸,原來並非偶然。只有人類在青春期多出十年的發育過程,我在其他地方說過,人類演化出青春期是為了把無敵的巨大頭腦發育得更完美,而頭腦正是我們這個物種得以成功的關鍵。這論點的證據不少,來自化石、精神科醫師的診療椅,還有腦部掃瞄器。但這個故事還有另一面,而互補的那一面正是中年。

人類發育延續進入十來歲的這個階段,可以視為人類兒童已有特性的強化版。人類幼兒的頭腦用驚人的速度在消耗能量、吸收新概念,所以需要的資源大於其他人猿嬰兒。頭腦的需求使得人類的生命步調和其他動物不同。我們的物種是高投資、資訊密集的經濟,一切都是為了驅使那顆龐大而高需求的頭腦生長、成熟、創造。因此,人類的一生就是在投資──成人把大量資源投入發育中的兒童頭腦,因為頭腦在後續的生命中實在太重要了。

生物學家稱這種現象為「親代投資」(parental investment),而人類是豪華版的親代投資者。不論怎麼看,人類父母投資的時間、複雜程度和嚴苛程度都超過其他動物,當然,這解釋了精疲力竭的中年人的深切吶喊,他們感覺自己為人父母的責任好像沒完沒了。但我們也該了解到,少了這些麻煩的兒童和青少年,我們大概永遠活不到四十歲。現在一般認為,人類的子代生長得太緩慢,因此天擇使我們在某個時刻停止生育,專注在我們已經有的後代身上。這種停止生育、開始照顧的時間分配,通常發生在中年。

許多研究顯示,親代投資是一個人生育成功的唯一關鍵因素──等於是他們產生成熟、成功後代的能力。我們現在其實演化到了某種地步;對人類而言,親代投資已經比生育力重要了(這或許能解釋為什麼嘗試懷孕會那麼難以預測)。在中年的某個時候,我們對現有孩子的投資會變得太重要,以致於我們不再生更多孩子。說來矛盾,生育這件事本身會變得負面,讓人無法專注於為人父母的重要工作。

如果親代投資驅動了人類中年的演化,我們就得知道親代投資的真正需求是什麼──成年人類究竟為下一代及其迅速成長的頭腦提供了什麼。

我們主要給了孩子兩種東西──最重要的是食物。要製造一個十八歲的身體,需要驚人的熱量、蛋白質和其他養分。需要蒐集食物來餵養大腦袋的孩子,對人類來說是很沉重的壓力。舉例來說,一個在休息的人類新生兒,有八七%的能量被發育中的腦子消耗掉,而其他動物的父母用不著滿足這樣的需求。別忘了,一萬年前的人得打獵才能得到這一切的能量。即使孩子能走能跑之後,我們也不讓他們參與多少張羅食物的工作。這狀況或許讓他們顯得像是人類社會的負擔,卻也能防止他們在蒐集食物時遇到危險。和其他靈長類比起來,人類兒童的死亡率很低,一部分原因就是我們不讓孩子參與狩獵和採集。人類兒童死亡的比較少,另一個原因是在他們暫時生病的時候,其他人還會提供食物;但許多動物要是「暫時」生病,常常就會餓死。

其實,人類取得食物的整個系統都很獨特。大部分的靈長類會消耗大量養分含量低、但非常容易取得的食物──野生黑猩猩的食物大多是唾手可得。相對之下,人類曾經不得不改變飲食習慣,事情大概是發生在兩百萬年前,那時的氣候變遷使得非洲草原的面積擴張。非洲的人類為了因應乾旱而待在沒有遮蔽的地方(這是非常不像靈長類的行為),在廣大的區域裡搜尋食物,希望找到罕見而難以取得的珍貴食糧。靈長類之中,人類特別擅長取得埋在土裡、有外殼、外層有毒或跑得比我們快的食物。人類專門找需要技巧才能取得的各式寶貴食物(要靠尋找、挖掘、剝皮、智取),而這大概是我們變得那麼聰明的主要因素之一。

當然,人類需要時間來學習這些技巧。黑猩猩在五歲的時候,已經可以取得足夠餵飽自己的食物,牠們很快就成為滿有效率的採集者,且成年的歲月裡都保有這種能力。相反地,人類大概至少要等到二十歲以後,才能對社群的食物預算有淨輸入的貢獻。不過,接下來發生了奇妙的事。現代狩獵採集的社會裡,成年成員取得卡路里的能力,會隨著學習狩獵和採集技巧而不斷提升。研究顯示,狩獵採集者在二十到三十五歲之間取得卡路里的能力會提高三倍。最後,每個人類得到有熱量的食物的速度,都遠超過任何黑猩猩。換句話說,人類雖然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學會技能,但最後會極度擅長這些事情。從這個故事的角度來看,最令人滿意的資訊是,人類取得食物的能力在四十五歲達到巔峰(黑猩猩大多活不到那個歲數)。四十五歲的時候,狩獵採集者的力氣變差,骨質量和靈活度也下降,但他們擁有多年的實際演練和經驗,所以還是勝過比較年輕的同伴。中年人替社群取得資源的能力一向最強。

提供食物給後代的行為,對人類社會有著驚人的影響。這不是所有成人提供等量的食物餵養年輕成員這麼簡單;而是,有些成員狩獵和採集的成果,就是比其他人豐碩。靈長類群落大多可以全體一起四處遊蕩,輕鬆撿食食物,但人類不可能這樣。高超的狩獵採集需要技巧和機動性,沒道理同時帶著小孩和雙親,所以人類必須分工。社群的一些成員出去找食物,其他人則留下來。除此之外,人類還有一套系統,即沒有子女的成員也會貢獻資源給成長中的兒童。現代的狩獵採集父母從其他成人那裡得到幫助──針對南美狩獵採集者進行的研究顯示,每對夫妻在扶養子女時,平均會得到另外一.四個成人的幫忙。看起來,人類普遍的趨勢是,由成年男性(尤其是中年的成年男性)來提供額外的卡路里給為人父母者。或許也是由這些中年男性來「訓練」年輕男性;而年輕男性最終將取代這些人的角色(當然,這表示中年女性並不是主要的食物來源。我們之後會再來看她們有什麼貢獻)。

所以說,人類覓食的模式與眾不同,而中年人在其中扮演了關鍵的角色。在人類社會中,頻繁地重新分配食物似乎關係重大,這或許正是人類高度社會性的基礎,而高度社會性或許是我們頭腦這麼大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這樣,人類生物學的獨特元素如何協力演化,答案逐漸水落石出。年輕時,我們龐大的頭腦需要非常多能量,常常需要由父母之外的人提供;我們背後的這種支援也束縛了我們,讓我們受制於緊密的社會安排;而這種社會性需要更大的腦容量。人類被困在一個智力、技術和社會性的良性循環之中,而驅動這個循環的力量正是中年人。

打造一個功能正常的人類兒童,需要的當然不只是食物;他們還需要資訊。先前我們看到,大部分的資訊存在於基因中。許多動物的所有資訊都在基因裡,但在哺乳類(尤其是人類)這麼複雜的動物中,年輕個體會得到另一種形式的重要資訊──跟長輩學習。

將學到的資訊藉著非基因的方式繼承,格外重要,因為這樣能包含日常生活用得上的大量資訊,而這些能幫助人們存活並且繁衍。各式各樣的知識、技術、價值觀、態度和目標都會代代相傳,而這種資訊的集合體或許可以稱為「文化」。人類用老練的手段蒐集食物,用複雜的方式照顧後代,有繁複的社會互動,因此年輕人需要學習許多文化。我們生下來幾乎沒有做任何事的知識,所以兩代之間的知識傳遞不可或缺。在成長過程中沒機會和其他人接觸的兒童,當然無法學到人類的文化,而且在往後的生命中會覺得難以正常生活。

乍看之下,用這種非基因的方式把資訊傳到下一代,似乎顯得靠不住。這不像以DNA密碼遺留給後代的方式那樣確定可靠。文化要永垂不朽,必須仰賴給下一代口頭建議和以身作則這兩種方式因時制宜的綜合。即使只有一個世代的文化傳承失敗了(比方說由於環境或社會的災禍),之後世代存活和繁榮的能力所受到的損害將會無法彌補。基因可以延續幾百萬年,但思想卻會輕易地溜走。然而,這種兩代之間資訊傳遞會瞬息消逝的特質,也是它最大的優點。一個人在某個當下得到的新技能或新領會,可能在那人的家族、後代、盟方和朋友之間迅速延續。

其實,文化雖然會隨著時間改變,卻顯得意外有韌性。人類社會極力把他們的信念和實踐傳遞給下一代,少有失敗的例子。當然,人類身為唯一擁有真正語言的物種這點,幫助很大。所以,我們甚至不用示範給年輕人看,讓他們知道該怎麼做;我們只要告訴他們就行了。人類的獨特之處,在於我們可以用言詞表達腦中想到的任何事,所以人類文明才會發展到遠遠不像其他有智慧的物種那樣,只能蒐集食物、使用工具和用聲音傳訊。所以,只有人類的成年女性能批評女兒在冬天晚上穿得太少,只有人類的成年男性能講七○年代搖滾樂的瑣事講個不停,煩死他們的兒子。

除了中年人,還有誰能扛起這個文化傳承的重責大任?人類的生命藍圖理論現在主張,人類過了生育年齡還可以活很久,就是為了扮演這種傳遞資訊的角色。我們已經知道,中年人類兼具了經驗和精力,是人類最有力的供應者。好啦,這下子我們知道,就算精力開始衰退(肌肉萎縮,骨頭變細),人類社群的年長成員仍然是經驗最豐富的人。世界上到處都是中年人在教導及訓練青年,雖然這些青年常常比中年人更聰明伶俐。中年人因此擁有驚人的固有價值。

如果達爾文還活著,他的鬍子下想必會漾起睿智的微笑,他會告訴我們,這表示中年也會受到天擇。由於人類生命裡的中年階段有助於後代的成功,所以即使中年發生在大部分的人不再生小孩之後,卻仍然會演化。文化傳承賦予人類一種演化上的重要性,這重要性遠遠超過生育這種基本的能力。

那麼,這個中年文化傳承理論有什麼證據呢?這麼說吧,我們都知道,人類隨著年紀漸長,會愈來愈喜歡提出建議、表達意見。隨著人類逐漸老去,傳達經驗的渴望可能變成難以抑制的衝動,有時候甚至很惱人。到了中年時期的某個時間點,我們會突然察覺到一種雙重體認:我們對社會的貢獻裡,經驗和知識占的比例愈來愈大,而這輩子還能傳達這些經驗和知識的時間卻岌岌可危、愈來愈短。中年的時候,把慎重而平衡的觀點傳達給下一代的時間似乎還足夠,但老年的時候,這個過程變成拚命想把資訊塞給下一代,他們卻好像沒在聽,令人沮喪絕望。要說的事太多;剩下的時間卻太少。

當然,這類的觀察完全沒有科學根據,但中年人類是資訊寶庫的概念很符合人類生命藍圖的特殊結構。中年人類雖然生育的頻率大幅降低,身體也明顯出現衰退的徵兆,但人類其實不常在中年死去。我們在稍後幾章裡會看到,我們的頭腦(尤其是記憶和語言的部分)在四、五十歲之間沒什麼衰退。當然了,那年紀的人(無論是父母、其他親戚、朋友或職場的良師)主要功能是儲存、傳授資訊,會有這樣的情況也是意料中的事。在這樣的前提下,值得注意的是,研究顯示老年人對支持年輕人興趣缺缺,可能是老年人罹病或死亡的早期預兆。彷彿我們一旦不再把思想傳承給年輕人,天擇就對我們失去興趣。

現在有些神經科學家認為,他們找到了人腦裡和延續文化的衝動有關的部位。他們特別指出,腦額葉的「第十區」和前扣帶迴(anterior cingulate gyrus)的梭形細胞,這兩個新演化出來而有交互作用的人腦區域,或許與此相關。在我們感覺到自己的失敗時,一般認為以這兩個區域為中心──大多成年人類不會放棄,也不會尋求建議,而是分析哪裡犯了錯,思考下次如何才能更成功。科學家主張,這個頭腦迴路是中年內省的基礎(我們之後會更深入探討),而有些人認為,這也驅動了我們傳承知識和經驗給年輕人的衝動──讓他們從我們的錯誤中學習。

我們身處於探索中年人類的轉捩點;現在,我們不只知道人類怎麼演化出中年人,也知道為什麼了。我們明白中年人擁有優越的覓食技術和經驗,這些是人類物種存活和延續的關鍵,少了中年人,人類需要辛苦維持的生活方式就完全行不通了。中年的改變那麼明顯、突然而獨特,因為這並不是無法控制而逐漸衰退的症狀,而是天擇讓這些改變成為我們的一部分,無論以實質或文化的角度,這些改變都帶給我們龐大的益處。

現在,我們可以繼續探討現代中年的本質──四十歲時,我們發生了哪些改變、為什麼會發生這些改變。但在開始之前,我還有件事要補充。龐大的腦部是人類演化的獨特特徵。我們的頭腦不但讓我們發展出複雜至極的技術和文化,也給了我們自覺。研究中年的古歷史,有一種令人發毛的觀點。過去兩百萬年來的這些中年人,並不是不會思考的機器,只受到演化無情的操控。千萬要記得,那些人很可能和我們一樣聰明、有自我意識。

兩百萬年來,那些中年人思考的念頭,和今日的中年人沒什麼不同。大多的中年人可能都在皺紋出現之後,就納悶過自己在社會中扮演什麼角色。許多人會思考自己的餘生要做什麼。我相信,幾乎所有人都為了他們自覺在年輕時犯下的錯而懊惱。

現在,我們對中年的觀點永遠改變了。我們不再把史前人類當成由毛茸茸傢伙(主要是年輕人)集合而成的烏合之眾,用原始的方式拚命為下一餐打拚。現在我們可以想像,他們被頑固、自信,偶爾自以為是的中年人上層階級,管教成覓食、養育小孩的精實機器。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本文摘錄自《中年的意義》,瞭解更多請點此)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