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明年比,我還是年輕小夥子

和明年比,我還是年輕小夥子
圖片來源/林良提供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編按:大小孩心中永遠的小太陽、作品紅遍半世紀、堪稱「國民爺爺」的兒童文學作家林良今(2019年12月23日)清晨在家中安詳辭世,享耆壽96歲。他1924年10月10日生,19歲開始寫作,曾擔任小學老師、新聞記者、2005從《國語日報》董事長職位退休,從事出版工作長達56年,著有《小太陽》、《我是一隻狐狸狗》、《林良爺爺的30封信》等,翻譯圖書達200冊。

林良一生奉獻給兒童文學,他觀察細緻,總能站在孩子的角度看事情,擔任《國語日報》編輯時期間,常為小讀者來文畫插畫。他也擅用孩子理解的淺顯美感語言,描寫家人日常生活相處,甜蜜而溫暖,譬如再版超過130刷的《小太陽》書中,林良生動描繪第一個孩子出生時帶給他的喜悅。「窗外冷風淒淒,雨聲淅瀝,世界是這麼潮溼陰冷,我們曾經苦苦的盼望著太陽。但是現在,我們忘了窗外的世界,因為我們有我們自己的小太陽了。」

他樂觀開朗,不放棄寫作愛好,也令人津津樂道。「今年的我和明年的我相比較,今年的我還是年輕小夥子呢!」他在2016年接受《康健》專訪時這麼說。

4年前林良中風,仍持續閱讀、寫作,2018年以《蝸牛:林良的78首詩》獲得Open book最佳童書,並由女兒陪同親自領獎,最近3個月因身體衰弱才改為口述,讓小女兒、《國語日報》主編林瑋抄寫,最後一篇文章將於下週一(30日)在《國語日報》發表。(更新:資深主筆林貞岑)

--------(以下為原文)

2015年10月10日,我剛過91歲生日,我很喜歡工作,是「工作狂」。朋友的邀稿是我寫作的動力,因為已經許諾了,就得守信用,寫起來不覺得是負擔,而是一種鼓勵。我把退休當作不用去《國語日報》簽到上班,可以在家裡工作,所以儘量安排輕鬆一點。

我工作時間安排相當固定,讓生活維持上軌道的感覺。近3年的習慣是早起工作,每天早晨6∼9點,3個鐘頭集中心力,因為我每週還有5個專欄要寫,其他時間就自由安排,看書、看報紙、看電視,儘量安排輕鬆一點。我以前喜歡熬夜工作到凌晨2、3點,結果全家人也跟著晚睡;為了讓大家作息正常,我只好改早上工作,結果全家變得早起。因為奇怪的時間電話少,比較能專心,所以我都選「很奇怪的時間」工作。

生活找題材,永遠寫不完

生活是很大的資源,每天發生的大小事,就成為我寫作的材料。

從生活裡找題材,材料豐富,只要接觸到什麼,過去的經驗馬上就浮現腦海,有一種寫不完的感覺。比方說偶然看小孩子騎腳踏車,我跟腳踏車的一些關係就可以寫;看到昆蟲,就想到小時候很喜歡研究昆蟲,金龜子、蚯蚓、蚱蜢⋯⋯都有故事。

寫兒童文學的人,較常保有童心,看事情的角度、關心的部分和一般人不一樣。一般人關心的是政治,會覺得這也不好、那也不好。

兒童文學作家常常是看優點,看到風景時,覺得這個也漂亮、那個也漂亮;會比較樂觀,總是覺得生活裡有許多好東西,等著我們去發現,要求不那麼嚴苛。

我也是樂觀的人。今年的我和明年的我相比較,今年的我還是年輕小夥子呢!假若我們能夠這樣想,就可以維持年輕的狀態,永遠趁著年輕有所作為,心態年輕就會活躍,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我的社交活動很多,像參加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兩岸兒童文學研究會,交流活動多,也認識很多年輕的作家、畫家,大家在一起都高高興興、說說笑笑,很少嚴肅、悲觀或憤怒,也許研究兒童文學的人普遍都具有童心吧!

對於台灣的未來,我不悲觀。我們的民族性很堅韌,換句話說,就是很能熬,什麼災難像SARS、921大地震⋯⋯都能熬得過,我母親常常說:「吃苦,是一場夢,」我很受感動,吃苦不是真的,夢醒了就過去了,熬一熬,台灣沒問題。從這幾個角度來看,人自然就樂觀多了。


林良

1924年生,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國語科、淡江文理學院英文系畢業。曾任小學老師、新聞記者,歷任《國語日報》編輯、編譯主任、出版部經理、社長,2005年自國語日報社董事長一職退休。

著有散文集《小太陽》,兒童文學論文集《淺語的藝術》,兒童文學《我是一隻狐狸狗》、《林良爺爺的30封信》、《林良爺爺憶兒時》等,及翻譯圖書達200多冊。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