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蕭蔓

「沒有你,我怎麼辦?」

作者/蕭蔓 日期/1998-12-01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除了公務,我很少一個人旅行。除了請客,我幾乎不為自己做飯。除了家常小吃、喝杯咖啡,我從來不會獨自去一家正式餐廳,享受一頓燭光晚餐。

我喜歡看電影,可是我從來不一個人去看電影。我喜歡爬山、游泳,可是很不願意一個人去爬山、游泳。

生活中,有許多我喜歡做的事,我總是希望和別人一起做。可是,偏偏,我單身。

處事容易、做人難

工作上,團隊的模式讓人無從孤單。甚至,遇到人多事雜,需要上下左右配合、溝通、協調,還偶而感歎做事容易、處人難。彷彿覺得若是能夠一個人決定方向、一個人執行實踐、一個人承擔後果,彷彿一切都簡單多了。

可是,生活中,卻寧願配合別人的行程,也要找個伴一起旅行。寧願配合別人的口味,也要多個人一起吃飯。這種寧願配合別人、「委屈」自己,也不要孤單一人的習慣,好像世界上的許多事情,一個人做,總是少了一點什麼滋味。

當然,社會也給予單身或已婚不同的壓力。例如,某些場合,成群結伴顯得比較理所當然,孤單一人,總是好像頭頂上頂著個「問號」。別人看著奇怪,自己也覺得有點不自在。

請問幾位?

讓我們設身處地想像:一個單身女性,獨自拎著行李,搭飛機,旅行到異地。第一件事是住旅館,「雙人房還是單人房?」通常兩者之間的差價,絕對不是一半一半,甚至有些旅館根本沒有所謂的單人房,不論你只是一個人,一律是雙人房收費。

第二件事,是吃飯,不論是義大利風情小館,或是日本和式風小酌,一進門,「請問幾位?」餐廳裡,所有的座位都以桌子計算,一個位子也佔一整張桌,風度好的侍者,或許不在乎你只有一人。可是萬一當晚生意特別好,而你剛巧又胃口小,眼見門口站著一排等桌子的客人,「只有一位,」真的,有時候,蠻尷尬的。

再來是遊山玩水,所到之處幾乎都是結伴成行,大家都有說有笑,看起來很愉快。只有你一個人,始終木著一張臉,倒不是表示你不愉快,只是一個人沒有對象,總不能兀自傻呵呵的笑著。

對我,一個人旅行非常乏味,遇到快樂的事情不能分享,遇到不如意的時候,也無人分憂。孤單的感覺,就像一個人看電影,看到精采動人之處,也不能用胳臂碰碰旁邊的人,彼此微微會心一笑。

與自己相處

這種不論快樂與憂傷,都只能一個人往肚子裡吞嚥的感覺,讓許多美好或重要的時刻,頓時失色或者沈重起來。

然而,選擇單身,勢必要學習「如何與自己好好相處」。

與自己相處,是一種藝術。不只單身需要,對已婚的人,也同樣重要。與自己相處的品質,說起來容易,其實卻很難評估。因為惟有自己是唯一的見證,沒有任何人可以參與其中的過程。

家庭、學校、社區……我們的環境,都是讓我們的注意力放在別人身上,從小到大,總是在學習如何與別人相處。

於是,許多人即使單身,身邊卻總是人群不斷,獨處的時間少之又少。而已婚的人,同時需要別人也被別人需要,能夠與自己單獨相處的時間,更少了。

而更多人即使在獨處的時候,並不真的跟自己相處,只是機械性、習慣性地做一些例行事,把時間隨便打發掉。於是,當面臨新奇、冒險、享受的時刻,例如旅行、美食、遊山玩水……時,只是一個人,不僅沒有養成習慣,也根本提不起勁。

這樣的現象,很多心理學家都會告訴我們相同的原因:「以別人為重心的習慣,會讓我們忽略自己的需求、價值、慾望與力量,只在意別人的認同與愛,而放棄了自我。」

如何尋回自我?而不總是把自己的重心依靠在別人身上?一本解釋「劃清你和對方界線」的心理輔導書《沒有你,我該怎麼辦?》開宗明義指出尋回自我的方向,它說:「給自己一點時間、耐心、愛和體諒。鼓勵自己正視自己的內心。」

接受自我

書中指出以別人為重心的行為,會讓我們喪失了自我,因此需要堅持人際關係的界線,接受自我、愛惜自我,「但這並不表示其他人對我們的生活就不重要了。而是說明惟有愛惜自我,才能全心來愛其他的人。」

作者用十字路口比喻人生的旅程,左邊的路是熟悉的老方法,右邊的路則帶領你走向未知,「大膽超越以往羈絆你的限制往前行,每面對一個十字路口,你就愈了解自己的力量……你隨時有自己陪伴著。」

於是,當我見到你獨自旅行、獨自用餐、獨自看電影、獨自享受美好的人生……,請相信我,我聽見你說;「沒有你,我也很好。」

大人都在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