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專欄》走到熟年,對情愛的渴望,再怎麼奢求也只剩簡單

吳若權專欄》走到熟年,對情愛的渴望,再怎麼奢求也只剩簡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人生,有很多次遠行,改變的不只是你身處的地點,更是當時不斷糾結於原地的心情。

每一次遠行,都會開展新的人生風景。有的令人流連忘返,有的讓我們適應不良。浪跡天涯過後,寫在旅人臉上的線條,是得意或滄桑,完全說不得謊。

如果不把誕生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次算在內,我們生命中最早一次的獨自離家遠行,是從哪時候開始的呢?

很多人小學時可能參加過一種被稱之為「遠足」的活動。對於小小孩童來說,是很值得雀躍期待的旅行。小小背包裡,除了家人幫忙準備的零食與飲料,還有很多興奮期待的心情。

當我們再長大一點,回去看小學時那個被稱之為「遠足」的地點,常常會發現它其實一點都不遠,只不過那時候年紀太小,而世界太大,彷彿只要稍稍離開父母緊緊牽著的手,都能憧憬未來的無限自由。

逐漸長大的你,以「夢想」為名遠行

青少年時期的遠行,往往和叛逆有關。無論是失學、求學、遊學、留學,表面上啟程的原因都是為了學業,而真正不想(或無法)繼續待在家裡的原因,其實都是想逃離原生家庭中,很多無能為力的沮喪。

雖然,有時候這種沮喪,會以「夢想」的方式出現,但無論逐夢成功或失敗,都必須等一路顛沛流離到懂得想家、有了鄉愁,才會開始重新看待這一趟遠行的意義。

忽焉轉身,我們已經成為大人。這時候,能把自己帶到遠方的,不是工作、就是感情,而且一旦出發,就會走得好遠,彷彿這一輩子都不再復返,也不希望回頭。除非衣錦還鄉,否則平添惆悵。

離家再遠,心卻未曾離開;相遇而無緣,呎尺即是天涯

從小,算命先生都說我這般「殺、破、狼」的命格,註定一生飄盪、奔波勞碌、驛馬星動。事後果真也印證,我不斷搬家、換工作,即使到現在,也總是為公務與家務兩頭匆忙,半刻未得閒。

每一次出發,我都把自己帶到好遠的地方,但老實說,心裡都沒有真正離開家。即使有幾年,必須長駐海外工作,來回每一趟都是三十小時的飛行,我也從不真正覺得自己身處遠方。縱使我飛到離家再遠的地方,比起浩瀚星河與地球的距離,都是近在呎尺。

直到經歷過幾段深刻的感情,我才真正知道:無法抵達對方的心,才是人生中最遠的天涯!日日夜夜的擺渡,即使是五百年前有過同船的緣分,今生的距離就是如此遙遠。

我們在紅塵俗世中,慶幸以肉身重逢,卻遺憾於心靈無法靠岸。那才是真正的千里奔波、無功而返。為愛徹徹底底的流浪,回頭竟是彼此都已百年身的枉然,連寄情於來世都是奢望。

人生至此,回不去的青春,更是到不了的遠方。我和自己,隔著時間的長河,遙遙相望。與其同情,不如疼惜。我們都沒有哭,並非刻意逞強,而是在漫天風沙中,看到那無愧於初心的曲終人散。

熟年之愛,用初心帶自己回到生命的原點

走到熟年,對情愛的渴望,再怎麼奢求,也只剩簡單。月下攜手一段路,輕觸指尖的電流,像一條隱形的帶狀霓虹,在墨深的夜色中,提醒著彼此曾經溫柔相待過。

我渴望跟你的天長地久,如果此生緣分不能強求,至少各自分別之後,讓我知道你健康平安。月下的霓虹,指尖的電流,雖是剎那,也是永恆。

你的心,或許依然是我無法抵達的遠方。但值得感謝自己的是,我在曾經想要靠岸的途中,去過比你的心更遠的地方。是這樣的周而復始,才能真正回到愛的初心。我終於明白:洶湧澎湃,只是一時的際遇;歸於平靜,更能體驗生命無常之後的空無與圓滿。

半生流浪,漂逐過無數的遠方,永遠別忘記:用初心把自己帶回,當時為愛出發的地方。原來,當我們不再渴求、停止欲望,當下就能抵達,生命的遠方。

 

吳若權│知名主持人及作者。著有《謙卑的力量》、《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情緒致勝:搞定自己,沒人可以為難你》、《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等書。粉絲專頁「吳若權好友俱樂部」:http://www.facebook.com/ericwu567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