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Don’t worry, be happy !

Don’t worry, be happy !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Don’t worry, be happy !

朋友的父母隨兒子移居國外,每隔一陣,總要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企圖說服她結束台灣的事業與生活,辦理移民好與家庭團聚……,原因無它,簡單來說,就是:「妳沒有結婚、沒有伴侶,往後的日子如何安排?」

每當這個時候,朋友總是倍感驚訝,覺得父母竟然對她一點兒也不了解,「沒想到您們對我的生活有那麼悲慘的想像!」

於是,雞同鴨講,一場單身論戰,又在一個彼此相愛卻難以溝通的家庭中展開,通常,毫無具體結論;雙方只好暫時擱下這個敏感話題,免得不歡而散、兩敗俱傷。

同樣的情形,大概也在不少家庭中上演;一個「小姑獨處」的女兒,夾在兒女成群的兄弟姊妹之間,平日也相安無事,但每逢全家團聚,老人家總是不免一邊享受著兒孫滿堂的幸福,一邊暗自擔心那隻落單的野雁;「哎!(先嘆口長氣)等哪一天我們走了,妳是我們最放心不下的那一個。」

以「愛」為名的擔心

話一出口,說的這方,是關心無窮、是愛意無限,可是聽的一方,卻深覺委屈、不公平。就像我的朋友,甚至有點兒生起氣來,她聲音裡充滿無奈:「為什麼?為什麼最被擔心的是我?難道只是因為我是單身?」

的確,單身,是父母對她唯一的擔心。而且這種擔心似乎沒有什麼因果邏輯。例如,她一向是家裡最不用別人為她擔心的孩子。讀書的時候,她是最順利的一個,其餘的兄弟姊妹,反而讓父母操了不少心;工作以後,她也一帆風順,多年努力的結果,早已成為專業領域裡受人尊重的資深人士,不像她的兄弟姊妹,直到成家立業還頻頻向家裡伸手借錢,偶而還還鬧鬧離婚、打打官司爭取小孩,搞得老人家心神不寧、心驚肉跳。

可是,結果,她的父母仍然堅持「最擔心的是她」,唯一的原因,只是因為她單身,其它的孩子已婚。甚至,因為關愛而失去理性的父母,還振振有詞,希望我的朋友放棄她多年的耕耘與事業,收拾行李投靠她的弟弟;一個長年因為忙碌連自己老婆孩子都無暇相處的弟弟、一個做生意還要向她調頭寸的弟弟。這下,我的朋友受傷了,她難過自己多年的努力,在父母眼中竟如此不值一顧,她更憤怒,從小以為愛他們姐弟如一的父母,竟在心深處仍然埋藏著中國人傳統的重男輕女,「我真的非常失望,在我努力這麼多年,希望展現自己不比一個兒子差之後,爸媽對我,還是那麼小看,」我的朋友心情沈重的說。

可是,不論是她的父母,甚至她的弟弟,都覺得無妄之災,他們心想,擔心妳是因為愛妳,妳氣個什麼勁啊?

口惠不實的「照顧」

她那個平時總不見人影,表態卻立即現身的弟弟,居然也理直氣壯,教訓起她的「不解恩情」,弟弟說:「我愛我的家人,才會希望妳來住在我家附近,免妳單身一人,想要照顧妳,這有錯嗎?」

愛,是沒錯,只是「依據什麼」說這些漂亮話,如果一個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人,怎麼有立場說要照顧別人,到底是口頭說說而已,熱情有餘而能力不足?還是自以為是,以兒子身分自居家長,管別人怎麼想,一切以我為中心?

總而言之,這類口惠不實的建議,若當耳邊風,大可一笑置之,沒想到,偏偏老父老母竟然認真起來,念茲在茲的嚮往起全家團聚一堂,若是能回到孩子們小時候的光景,一家人快快樂樂生活在一起,理想晚年莫過於此。

問題是,為什麼不是弟弟放棄事業與生活,住到她家附近,讓全家人歡聚一堂呢?或者如果是張忠謀、林懷民,他們都是單身,會被家人要求要放棄事業,住到家人附近「接受」被照顧嗎?

此話一出,眾人啞然,「那怎麼可以!」男人的事業與生活怎麼能輕言放棄,至於妳:「欸!人生在世雖要朋友同事,但畢竟他們都有自己的家,妳總不能永遠一個人吧?」老父老母苦口婆心,仍然堅持女兒的單身,是他們晚年最大的不安。

朋友見溝通無效,只能安然回答:「我從小就有快樂獨處的能力,現在加上工作、朋友、興趣、信仰,更不覺得孤單,請您們真的不要擔心我。也許,已婚的兒子麻煩更多。」

是的,不要擔心,多一點祝福,哪怕是女兒、哪怕是單身的女兒,終究,也有權力選擇自己的生活。

相信她,她活得很好,don’t worry, be happy!

大人都在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