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寫真情書】人生每階段都在看風景,上車滿心歡喜、下車自在舒懷

【朱國珍‧寫真情書】人生每階段都在看風景,上車滿心歡喜、下車自在舒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我成為母親之後,只有出國開會時是獨自旅行,其它時間都會帶上孩子。

說到親子旅遊,那可是一籮筐的媽媽經。兒子從小體弱多病,光是常備藥品、耳溫槍、氣喘與發燒塞劑、碘酒與創傷藥膏等等,往往就塞滿半個登機箱。更別提小男孩好動隨時出汗,衣服濕了容易著涼,身邊一定要有替換衣物。如果是個像我兒子那種毫無危機意識,動不動就掉進水坑的傢伙,那麼連鞋子都要帶上好幾雙。

還有還有,當他還是嬰兒、不會自己拿湯匙筷子時,自備兒童餐具以及小剪刀也是必要的,因為我堅持營養均衡,每餐必須都有青菜、肉類與澱粉,小剪刀的功能是剪碎肉品和青菜,拌在飯裡餵他吃。

親子旅遊對我而言,有點像是極限運動挑戰,不但要有能負荷追著小男孩跑來跑去的體力和發達四肢,心智更要像個雷達,分秒都在掃描孩子的人身安全,同時還要角色扮演,「慈母嚴父」隨時機會教育。

例如已經提醒孩子切莫在崎嶇不平的碎石子路上奔跑,他還是要去闖,結果摔個四腳朝天、膝蓋破皮、流血不止。只有三歲大的孩子本能以哭來反應情緒,這時候,我先觀察傷勢,確定沒有撞到腦,只是皮肉傷,便站在他一步之遙的距離,平靜地告訴他:「自己跌倒,自己站起來。」

他如果繼續哭,我就站著繼續等,不離不棄也不動作。通常他都會擦掉眼淚鼻涕試著自己站起來。這時候,就要立刻上前緊緊擁抱他,愛憐地跟他說:「Baby好棒!媽媽愛!」然後拿出隨身攜帶的生理食鹽水和碘酒棉花棒,為他消毒傷口做護理。

從「千山我獨行」到「白頭不相離」,生命又是另一番美麗風景

極限運動只是挑戰自己一個人的身心靈,親子旅遊是兩個人以上的互動、磨合、接納與寬容,那可不是一個人說了算,必須處處考慮對方的感受。

每次結束親子旅遊,我總是不禁回想起自己年輕時的旅遊經驗:秋天在紐約中央公園踏著滿地金色楓葉漫步,跫跫足音迴盪天地間,遠眺湖泊勁樹,心曠神怡,范仲淹千古名句自然浮現腦海,好個「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阿姆斯特丹的水壩廣場,群鴿漫舞,飛天蓋地,相鄰運河上船隻來來去去,都是離散的光景,加上獨自一人身處異鄉,此時襲來「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的傷悲,強者李清照,千年前早已做出如此抒情的預言。

結束「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花樣年華,迎來「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的雙人旅遊,明白了人生每個階段都在看風景,有時晴陽雨霽,有時風露寒霜。這段旅程,上車時滿心歡喜,下車時自在舒懷,每次旅遊能走到這境界,那就像是美麗的風景月曆,一年四季好心情。

牙牙學語的孩子轉眼成年,無論在何方,媽媽的心永遠不變

寶貝兒子轉眼十八歲了,體格高大壯碩,鍛鍊出一身肌肉,但臉上稚氣未消。最近的一次夏日旅遊,我帶他到台南某五星級飯店度假,剛好搭配隔日的新書發表會。天氣炎熱,我穿著細肩帶與牛仔布料背心裙,和兒子相偕步入飯店大廳,在櫃台Check in時交出我的身分證,服務員卻瞄了兒子好幾眼,然後說:「這位先生也請出示一下證件。」

我說:「我已經在網路上付款,而且註明是雙人入住,我們從台北來,沒有帶上他的證件。」

「不好意思,有其他的文件可以證明嗎?」

我很納悶為何只是本地旅遊,還需要這麼嚴謹地檢查身分?突然間,我恍然大悟,服務員是不是以為我帶未成年男子來飯店開房間?

「他是我兒子,我們要參加明天在隔壁百貨公司舉辦的新書會。我這裡只有他的健保卡,如果你一定要檢查。」我回答他。

服務員又看了好幾眼,似乎在確定我和兒子的臉型相似程度。最後他終於不再堅持檢查證件,將鑰匙交到我們手裡。

親子旅遊果然是個可以增加親密關係的旅遊!無論我和寶貝兒子是老少戀還是姊弟戀,我這顆屬於他的心永遠不會變,也銘記在每分每秒的人生旅途。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大人愛旅遊+愛充電聯合小聚-寫下你的精彩旅遊人生

跟著旅遊寫作名師 朱國珍 vs 尋油探密品油師 小毛老師,一起學習用怡人的文字,紀錄你的精彩旅遊人生!

更多活動資訊:https://bit.ly/2zGvzL6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