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走過化療 拒絕每天8小時假髮偽裝,換來自我心智磨練

讀者投書》走過化療 拒絕每天8小時假髮偽裝,換來自我心智磨練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2019年是有點難熬的一年。年初我確診乳癌,過年後父親又因肺腺癌過世,過世當天是我開刀術後第四天,術後當月月底辦理了父親的喪事。緊接著我開始忙碌的做化療,治療期間還遇到突發狀況:開刀小傷口裂開,緊急住院一個月,直到年底才返回工作崗位上班。我想這是一件任何人遇到都只能唉聲嘆氣的事,但它真實的在我身上上演了。

這一年中,身心俱疲,連走在路上看到行人,我都想哭,因為覺得自己跟大家不一樣,他們看起來都是正常人,只有我不正常。即使沒人看我,我心裡也會感到不安,覺得人們在嘲笑我。

化療後的我,為了要不要戴假髮上班,掙扎不已

化療的副作用之一就是頭髮全部掉光,等治療結束後,才開始慢慢長回來。所以當我回到工作崗位上時,我以三分頭現身在公司,讓同事們嚇了一跳。

在做出不戴假髮去公司的決定前,我猶豫很久,也矛盾很久。在世俗的眼光中,這樣的外型容易讓人品頭論足、產生誤會,也容易讓我失去自信。但是,為了不引人注目,我就必須每天戴八小時的假髮坐在辦公室裡,悶住自己的頭皮嗎?我要以自己的不舒服,換取別人對我投以「正常」的眼光嗎?

若我好好嘗試做自己,勇敢走過過渡期,用拒絕每天戴八小時假髮的偽裝,交換一個月的心智磨練呢?值得嗎?

距離上班前一個月,我還是忐忑不安,因為不確定頭髮是否能在上班前長到我能接受的長度,所以上班前一周,我還是跑去假髮店訂了假髮。

走進假髮店也需要勇氣,因為你必須讓店員看到你真實的樣子。直到我親自鼓起勇氣走進假髮店後,店員的親切及貼心,才讓我鬆了一口氣。

通常我都在去小孩學校時才戴上假髮,因為我仍需要體諒小孩們的心情。當時頭髮的長度甚短,我不希望因為我的事讓孩子們在學校受到影響,所以我答應他們,只要去學校,就一定會戴假髮現身。

毅然決定不戴假髮上班,勇敢迎向異樣眼光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終於到了要回公司上班的時刻,我也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我要以真實樣貌出門上班。就在上班的第一天,有位同事一看到我,馬上大叫:「你的假髮呢?」我也很誠實地回答她:「我就不想戴呀!悶住頭皮對自己不好。」

過了一周,又看到另一位不認識的同仁對我指指點點。後來在與同事的閒聊下才得知,那位陌生的同仁跑來詢問我同事:「她怎麼了,為何剪這麼短?」同事也很老實的回答她,我因生病治療,所以頭髮脫落重長;聽說當下她很錯愕,還詢問:「那為何她還來上班?」

人們一次次錯愕地向我提問,雖然我已有心理準備,但內心當下受到的衝擊,仍然讓我每每感覺像被針刺了心臟一下。但是我也從中深刻理解到「一樣米養百樣人」的道理。我也記得,這是我給自己的心智磨練:心智必須磨練,才得以堅強;心智必須通過考驗,才得以安定;心智必須正面,才得以歡喜。

大家第一天看不習慣,第二天覺得奇怪,第三天想問為什麼,但過了一個月後,大家就見怪不怪,看久也習慣。不知道我罹癌的人,還會特別跟我說,我的髮型真的很有型,非常好看。我也因為短髮造型讓整個臉露出來,反而更看清楚自己的面貌,發現自己真是個不需遮掩的清秀佳人。此時我才真正明白,自信來自於內心。

在這狹隘的社會中,與大家外貌差異太多的人往往被歸類成異類。人們要不是覺得對方生病,就是覺得對方哪裡有問題;而我有點反骨,心也不太狹隘,更不想隨波逐流:我只想聽自己的聲音,做真實的自己。

寫下這篇文章的此時,我已回歸工作崗位半年。我很開心當初鼓起勇氣做了不戴假髮的決定。若沒這樣做,我永遠不知道原來自己能這麼有自信;也因為這樣做,才能重新認識我自己;更因為面對他人的種種不同反應,讓我的心智更成熟。這一個月的心智磨練,值得嗎?答案是:「非常值得」!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