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蕭蔓

當義工,走出憂傷

作者/蕭蔓 日期/2006-05-01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圖片來源/呂恩賜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上個月,元元的祖母過世,全家人陷入一片憂傷,元元哭得讓人心酸,他是祖母的寶貝孫,從小備受寵愛。

大人忙著辦喪事,元元幫不上忙,十幾歲的孩子忽然面對親人死亡,緊繃的臉後面,可以想見他巨大的不安與故做鎮定。

元元的媽媽跟學心理輔導的朋友請教,如何讓孩子揮開沈重的憂愁?

朋友建議,第一步要耐心先了解元元,他如何看待「死亡」?「失去親人」對他的影響是什麼?

年幼的孩子常常會害怕死亡,跟平日道聽途說的鬼故事糾纏不清,這時候,父母、兄姐、親友的陪伴,非常重要,儘量讓孩子覺得有安全感、不孤單。再進一步想辦法讓孩子理解,生命有生死的大自然道理,建立孩子的信心、勇氣,失去親人是一件讓人遺憾的事,但是遺憾不等於「後悔」或「懊惱」,這也是青少年不容易分清楚的感覺。

於是,媽媽柔聲問元元:「奶奶走了,你最難過的是什麼呢?」元元扭捏不安,眼眶有點發紅,說出心裡的遺憾:「她生病的時候,我在學校,都沒有去醫院幫她……」

順著朋友事先的交代,媽媽接著問:「那以後有機會,你願意去幫幫其他一些生病的老人家嗎?」

當一個孩子失去親人,常常在難過之餘,會懊惱、生氣自己沒有能力幫上忙,有一種無力的傷感。這時候,與其難過、無助的在一旁,更積極的做法,是尋找適當的管道,從事「義工」,讓「善意」的行動力量,轉化憂傷為成長的學習。

其實,憂傷並不是元元擔任義工的唯一理由,學習幫助別人、參加群體、社團活動、培養興趣,甚至打發無聊、過剩的精力...,都讓為別人服務,成為對自己有益的活動。

憂傷,不是唯一理由

首先,要看一看自己的興趣與擅長,元元喜歡小動物,卻因為家裡住公寓無法養寵物,經過朋友介紹,兩週一次,元元為一位獨居老人的狗狗洗澡,工作前,媽媽還特地帶他去拜訪一位獸醫,仔細學習為狗洗澡清潔應該注意的事項。

說起小小的義工行為,元元臉上難得出現了笑容,他在幫助別人的同時,還發現自己對「當獸醫」很有興趣,主動想把理科課業搞好,他說:「沒辦法啊!當醫生,數學好像不能太差。」

在北美、歐洲,青少年義工較為普遍,從「無家可歸庇護所」、「食物銀行」到「野生動物救難中心」......,常常見到青少年投入的身影。

透過接觸無家可歸、流浪、貧窮,甚至心智狀態低能、無法照顧好自己的人,優渥出身的青少年,有機會體會到自身的「幸運」,懂得感激、感恩平日習以為常的優渥、幸福與健康。

根據青輔會調查,台灣的青年75%以上都因為「抽不出時間」沒有參與義工活動。的確,元元學校的課業也挺沈重,平時很難有時間,也缺乏動力。這次,卻因為奶奶的離開,給了元元很好的開始,開啟了一個新的體驗,應了一句老話:「上天從這邊拿走,又會從那邊給你。」

(作者為專欄作家)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