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寫真情書】兒子幽默化解母親糾結,親子關係「加熱」中

【朱國珍‧寫真情書】兒子幽默化解母親糾結,親子關係「加熱」中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美食家好友推薦捷運站附近的一間潮廣餐廳,某次周末夜剛好在附近參加彌撒活動,於是和母親、兒子相約來這裡享用晚餐。難得祖孫三代齊聚,我鼓勵媽媽和兒子多吃點。兒子正值青春發育期,特別喜愛補充蛋白質,毫不猶豫選擇烤鴨和羊肉。媽媽心疼我花錢,只點些廣式點心。

這間餐廳消費偏高,不過偶爾帶媽媽一起吃點好料,感覺情意比價格還無限。

一句「熱」開水成關鍵,換來最貴白開水

當天用餐的時間稍早,偌大的餐廳坐不到一成滿,也許是生意不好,所以服務生的臉色不太好看,而且使勁要我們點最貴的菜。點完餐後,服務生問我們喝什麼茶?金萱、烏龍或普洱?我們這桌有老人家,母親擔心晚上喝茶睡不著;另一個是年輕人本來就不愛喝茶,因此這一老一少連忙搖頭表示不需要。

於是我說:「麻煩給我們白開水就好。」

「熱」開水?服務員主動詢問「熱」開水,霎時讓我們感覺很貼心。只是她說話時用一種詭異的眼光看著我們,又讓我覺得這份貼心似乎不太尋常。

「對!熱開水。」我們只好順著她的意思回答。

這間企業集團投資的知名餐廳,經常有達官顯要出沒。或許我們太平凡,平凡到烤鴨骨頭熬的那鍋粥,在所有餐點到齊後送上,我們都還沒開始舀出來分裝到各自碗裡,服務員就走過來問我們要不要打包?似乎急著趕我們走?

索性就打包帶走吧!看著服務員這樣的態度,用餐的食慾瞬間消失。

「買單!」我說。

我在付錢之前習慣掃瞄一下帳單內容,意外發現只喝水的我們,在帳單第一行出現「茶資」,一人80元,我們總共三個人就乘以3。換算下來,桌上那個茶壺內的白開水價值240元。

我心裡有點納悶,但想想算了,也許這就是潮廣餐廳的規矩,誰叫我們自己放棄茶葉選擇權。

小孩幽默化解糾結,祖孫三代笑不停

離開餐廳之後,我忍不住跟家人說,我們明明沒喝茶,但是帳單中卻被收取「茶資」這件事。

「還好我喝了三杯。」兒子安安聽完之後,馬上回答。

「喝白開水要收240元喔?」一向節儉的母親覺得不可思議。

為了證明我不是憑空幻想,我把帳單明細拿出來給大家看,上面清楚寫著:烤鴨二吃1680元,椒鹽羊小排720元。其餘項目都是些點心,例如潮州鮮蝦餃150元、蘿蔔絲酥餅130元以及芋香雞絲春捲100元。

安安看完帳單之後,脫口而出:「這是史上最貴白開水。」因為他這句話,讓我們祖孫三人在大街上邊走邊笑個不停。

安安只看一眼帳單,就發現了其中奧妙之處。這孩子接著說:「帳單上第三貴的就是『白開水』!」說完話,他神態淡定安然,絲毫沒有受到「花錢喝白開水」這種蠢事影響,繼續跟我們兜著玩。

他提出一個大哉問:「婆婆、馬麻,我問你們,這間餐廳的白開水和其他地方有什麼不一樣?除了它很貴?」

我一時之間還真思考不出來,難道是這間餐廳太有名氣?或是裝水的容器是個白瓷茶壺?還是店家其實很低調地提供了阿爾卑斯山礦泉水?

「都不是!」安安微笑,刻意露出神秘的表情:「答案是⋯⋯」他故意賣關子,戲劇性地停頓了一分鐘,才緩緩吐出三個字:「有加熱。」

因為孩子的開朗與幽默感,成功化解這次用餐受到影響的不愉快經驗。如果不是他這樣腦筋急轉彎,我也許還會糾結在啞巴吃黃蓮、或當時應該立即反應卻懦弱放棄的後悔情緒中。

我常常覺得孩子是大人的老師,因為青春讓他們無暇猶豫瞻前顧後,用純真抵禦膽怯而勇往直前。最公平的是時間,幾年後,這間餐廳宣布結束營業。史上最貴白開水成為我們母子之間會心一笑的默契,而且持續「加熱」中。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