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名醫的人生情書》當年太太腦瘤開刀 徬徨之際,恩師羅慧夫如暖流令人難忘

整形名醫的人生情書》當年太太腦瘤開刀  徬徨之際,恩師羅慧夫如暖流令人難忘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結婚後,我只顧忙著醫院的事,有了兩個小孩後,老大跟著媽媽上班帶到外婆家、下班再帶回家。小女兒剛開始請了一個褓姆在家帶,有一天隔壁熟識的鄰居告訴太太説:「妳女兒白天在家哭一整天,而且有時候好像哭得很慘。」直覺認為不太對勁,和太太商討後不得不辭掉褓姆。

幸好自己姪女住新莊,答應幫忙我們照顧小女兒。每禮拜六下午帶回來、禮拜天晚上再送過去。直到有一天要送她去姪女家時,小女兒突然問説:「爸爸!我又沒有壞壞,為什麼要把我送走?」

當時除了心酸也有了警覺,夫妻倆商討後,為了避免女兒以後有心理障礙,無論如何得把小孩接回身邊。

年輕時太太突然經常跌倒,才知罹患腦瘤

當時太太每天林口台北通勤兩邊跑,還要帶小孩。説不累人,也沒有人會相信。偶爾抱怨走路容易跌倒,只提醒她走路小心。坐久了突然起身,腿無力會軟癱。以為坐骨神經壓迫的關係,沒什麼大不了。

當醫生的常自以為聰明,也常因為這樣而疏忽了,不乏聽聞年紀輕輕就突然暴斃的例子。我也是直到有一天太太從床上起來時跌落床下,才意識到情況不單純。

那時代還沒有核磁共振,電腦斷層檢查已是最高階的檢查。結果發現是一個腦瘤,一時之間仍無法判斷是良性或惡性。尤其是同事都是醫生,診斷更不敢過於篤定。但是無論如何開刀是必定的手段。手術前,我為了兩個女兒故作鎮定,想得太多不如不想,讓繁忙的工作取代內心糾結的煎熬。

太太手術前,兀自徬徨時,恩師羅慧夫如暖流出現

手術前一天晚上,兀自在冷清的病房裡思索著那可能的萬一。那年我剛升上主治醫師,身邊沒什麼積蓄,大女兒四歲、小女兒兩歲半。如果真的那個萬一發生,這一生該如何走下去?

當我正覺得徬徨無助之際,突然有人敲著門。恩師羅慧夫醫師出現在眼前,他走到病床前,一腳跪在床上,手撫著理光了頭髮的太太的頭,低聲唸著禱詞。一股暖流默默的淌過我的胸膛。有一陣子鼻酸,但我強忍著,因為我不承認自己是弱者。

手術時不想進開刀房看,不想給手術者壓力,更不想立即面對現實。照常給自己安排了些許工作來沖淡那股焦慮,只是仍禁不住私下詢問手術的進程。

當王主任親自幫我解釋病情及手術結果,確定是腦膜瘤、只是不能確定是否百分之百移除乾淨。聽到這裡,心底的石頭總算移開了,接下來只待長期的追蹤。

術後當兩個女兒看到理了光頭的媽媽,一個滿臉疑惑地注視著,另一個默默地躲在牆角,等聽出來熟悉的聲音才破涕為笑。這算是一次小團圓吧!

經過一段時間的追蹤檢查,確定無復發的疑慮。有天羅慧夫醫師碰到了我,他以那慣用的幽默語氣加上熟練的台語對著我説:「賴醫師,我看你不可能換新太太了!」那一瞬間,剎那的感激成了永恆,點滴在心頭。

 

【整形名醫的人生情書】專欄連載中:

  1. 婚姻高牆,有人往外爬、有人往裡跌 中年後陪伴取代一切
  2. 躺在病床上那刻,才感受「原來我只是一個客串醫生的病人」
  3. 愛情就像沙灘上的沙,雙手緊握,愈緊剩下的沙子愈少
  4. 當阿公和當爸大不同:自己很認份,對「她」只有觀賞權
  5. 老來「愛」像一塊浮木,在載浮載沉的晚年讓你有所扶持

本文作者│賴永隆醫師從醫30多年,是一位知名的整形外科醫師,他秉著「只要心存善念,遵循醫學倫理,任何科別的醫生都可以成為令人尊敬的史懷哲」。曾任長庚醫院一般整形外科主任、中華民國美容外科醫學會理事。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