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專欄》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當下,清楚看見自己的軟弱與勇敢

吳若權專欄》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當下,清楚看見自己的軟弱與勇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你曾經對一個人全心無悔地付出過嗎?如果是的話,你將會明白,那是一份多麼純粹的甘願。不在於你付出多少、持續多久、結果如何,而是因為你在付出過程中的專注,讓你忘了計較自己的得失。

在我的個人生涯諮詢室裡,有時候會請因感情問題前來會談的個案,試著說出當時被分手時,最想告訴對方、但始終沒有說出口的一句話。其中,各式各樣的答案都有,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甚至也曾約略牽動我情緒的一句話是:「我把青春都浪擲在你身上了!」

即便,分手多年後,這句話聽來都帶著「驚天地泣鬼神」的震撼。裡面的情緒很複雜,有怨念、有不甘、有遺憾。

感情的世界,不能回頭、無法補償,該如何自處?

感情的世界裡,不只是等著看好戲的外人,其實連當事人都是以成敗論英雄的。因為把「被分手」視為一種「失敗」,於是有被貶抑的感受,最後全盤否定了自己。

除了戀人的互動,親子關係裡也可能存在這樣的心碎。尤其我常在很辛苦的單親或類單親家庭中,聽到已經來到中年的母親,回顧自己破碎的婚姻、或是不符合期望的子女時,感概萬千地喟嘆:「我把青春都浪擲在你身上了!」無論她指責的是配偶或子女,這份埋怨,因為無法補償、不能回頭,而更顯得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你可以想像,那位含辛茹苦的女性,在付出過程中的無助與辛苦,以及對後來遭遇的結果,感到多麼地失落。

我的母親從未說過這樣的話;但她確實把青春都付出在這個家庭。可是我也能體會她始終沒有說出這句話背後,內心隱忍著多少被自己割捨的夢想。

她曾經悠悠地說:「扶養你們三個小孩長大的過程,從襁褓到上學,我足足有十年的時間都待在家裡照顧,連至親好友的喜酒、壽宴都沒去參加。」

讓她能夠付出最寶貴的青春而毫無抱怨,可能來自她的美德、她的責任感、她的母愛,也可能有一部分,是我們三個小孩,後來都沒有過度叛經離道,或棄她於不顧。雖未成大器,也沒讓她的期待完全落空。

但母親那一段沒有出門逛街、看電影、旅行、社交、應酬,幾乎足不出戶的十年,她是怎麼度過的?

當自己也成了付出青春的那個人,會不會有埋怨?

後來,母親病倒之後,當我轉換成照顧者的角色,這二十多年來,終於在深刻體悟中,漸漸明白。

三十五歲之後的我,複製了母親的命運,除非有寫作計畫、演講課程、或公務的需要,我也成了一個沒有出門逛街、看電影、旅行、社交、應酬,幾乎足不出戶的人。

好友曾經問我:「你不會有埋怨嗎?」

在我內心深處,這個答案好殘酷、也很真實——大部分時間,沒有埋怨。認真說起來,百分之九十九的時候,我都無怨無悔。

那,剩下的百分之一,是什麼時候?會有什麼抱怨?很難承認、卻不得不面對的真相是:早期,當母親情緒盧起來,故意不肯好好配合吃藥、復健、做運動的時候,我確實會很沮喪,也很想嗆她說:「我把青春都浪擲在你身上了!」

但是,後來為什麼又把這句話吞回去?

在漫漫長路中體會,最深刻的痛苦,藏著最大的寶藏

這個問題的答案,比前面更殘酷、也更真實一百倍。其一,是因為我想到母親年經的時候,也為我們這樣付出。

其二,晃眼之間,就這麼過了二十年,母親和我,一路走到彼此都再沒有多餘的青春可以浪擲,甚至連苟延殘喘的日子,都在倒數計時。

此刻,在歲月面前,手無寸鐵的我,還有什麼能後悔的呢?

在這漫漫長路的一步一腳印裡,我才終於明白:唯有當自己全心付出,而不以對方的反應或回饋,作為衡量自己價值的標準時,我們才能在付出中體會到自己的成長與收穫。

即使是最深刻的痛苦裡,都藏著最寶貴的禮物。等自己拿出最大的智慧,一一去拆解。

所有逝去的青春,都沒有真正的浪擲。那些沒品嘗的美食、沒觀看的電影、沒交往的友人、沒參加的應酬、沒啟程的旅行,並不需要遺憾與眷戀。因為我比別人,更不分晴雨晨昏地心知肚明,身處生命幽暗的隧道中,要如何與自己同行。

不必引頸期待盡頭的光亮,而是全程摸黑著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當下,卻清清楚楚看見自己的軟弱與勇敢。

 

吳若權│知名主持人及作者。著有《謙卑的力量》、《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情緒致勝:搞定自己,沒人可以為難你》、《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等書。粉絲專頁「吳若權好友俱樂部」:http://www.facebook.com/ericwu567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