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寫真情書】單身大人的愛情 萌芽時最美,如日出之朦朧

【朱國珍‧寫真情書】單身大人的愛情   萌芽時最美,如日出之朦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山居歲月,莫名養成早起習慣。清晨起床,往東邊看,正是日頭現身之處。那裡,每天呈現的樣貌都不太一樣。有時雲淡光霽,有時霧嵐四起,有時烏雲壟罩,有時簡單澄清!

某日,又是在天色未萌的早上五點睜開眼睛,我站起身來,瞧見窗外彤紅滿天,竟是一種珊瑚色的透亮,赤橙綻金,雲的背面是絳紅,深邃的密語。再往日出的方向探頭,太陽這顆球體恆星尚未出現,但它發光,彷彿用盡全身的力氣在人間放電。愈靠近日出處,光影的層次感更強,在層層迫近,條列分明又朦朧未明的晨曦中,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美感經驗!美到像是作夢的境界,讓人不願意醒。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過程只有十分鐘,日出後,陽光普照大地,就是一片白。透明,清楚,無處可躲,也無法逃避。

青山嫵媚,最美還是日出之前

山像一幅畫,更是八卦鏡。宋朝大詞人辛棄疾在〈賀新郎〉這闕詞裡寫著:「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現代人常把「境隨心轉」掛在嘴上作為修行見證。然而,八百年前的稼軒先生老早就說過了。

即便如此,庸俗如我,整天見著那山,依然「心隨境轉」。雲淡風輕時有藍天襯底,捎來曠遠情懷;若遇陰霾,烏雲密布,那就是整個憂鬱症的引爆彈,做什麼事情都哀嘆。

最美的時刻還是日出之前!你不需要去明白熱電漿與磁場交織的恆星真相,你只需感受光的頻譜。因為日出之後,一天中超過一半的時間都是明明白白的,無論晴天雨天,都要想辦法適應的。像不像愛情?

愛情尚在萌芽時,便如日出之美好

好友M最近在交友網站認識一個男人,兩人線上聊天很愉快,也出來見過一次面。據說這種陌生約會通常都是驗貨的關鍵,如果沒有「化學反應」,那麼喝完一杯咖啡之後,就會謝謝再聯絡。

「那天我們結束下午茶,還一起吃了晚餐!」M說。她笑得很甜,彷彿那次約會都在吃花蜜。

「然後呢?」我問。

M是大齡熟女,也是單親媽媽。也許因為長期從事單純的文書工作,讓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許多許多,氣質嫻靜優雅。每次看到她,都會讓我想到「心如止水」這句成語。

但是這次她內心掀起了洶湧波濤!也許是男人說話的聲音,也許是男人透露的孤寂,也許是男人傳給她好幾張父母親與全家福照片,讓她心動了。

分享照片很容易,手指頭滑一滑一秒鐘之內搞定。說不定男人擅長群發,同時跟好幾個女人都這麼對話。

「所以,我很害怕!」M說:「而且對方年齡還比我小將近十歲。」

原來如此!這是姊弟戀的前奏曲。其實,現代社會很多類似的故事,不只姊弟戀,甚至祖孫戀,若是雙方磨合良好,彼此適應,也有許多開花結果的前例。

「現在很美好,有點黏又不是太黏。」M 似乎語重心長:「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已經沒有力氣再受傷了。」

她的故事讓我聯想到日出。當所有的事情都攤在陽光下的時候,確實很容易驗證那句老話「見光死」。帶著傷痕的靈魂,或許可以接受紫外線的治療,但是過度曝露會曬傷,嚴重時致癌。

最後只剩下日出之前,將明未明,似暗非暗的朦朧。或許還沒有開始才是最好的開始,日出之前,彷若少女的微醺,不知所措的笑容。紅橙黃綠棕,加上夢中一朵玫瑰,揉合山那邊的青青低語,呼喚著心裡面的名字。那會是一種最美麗的保護色。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