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祖筠的大人說話學:聽懂每個人的隱藏需求,才能有效溝通又不傷感情

郎祖筠的大人說話學:聽懂每個人的隱藏需求,才能有效溝通又不傷感情
圖片來源/卓杜信攝
放大字級

54歲的郎祖筠「說得一口好話」,開口溫暖幽默,讓人覺得聽她說話是種享受,但她並非一向如此。年輕時直來直往、說話不修飾的性格,讓過去的她吃了許多虧。多年來,她在表演中不斷觀察人性、經歷各種生命故事,逐漸學會慢下來思考「說話的目的」。走到人生下半場,她說,表演帶給她最大的改變就是「聽懂對方話裡的隱藏需求」,彼此理解後再對話,很多衝突就能消失於無形。


作為縱橫戲劇、導演、主持、電影、廣告、綜藝、廣播、配音的百變女王,多次獲金鐘獎主持人提名殊榮;也曾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提名。郎祖筠說起話來,簡直渾身是戲。

舉手投足之間,讓人目不轉睛的強大氣場,不單源於她的表演天賦,更因為對於「說話這回事」下足了功夫。入行超過30年了,54歲的郎祖筠身分看似百變、不變的始終是對說故事的熱愛。

遺傳了媽媽的好嗓子和好耳力,郎祖筠從小就展現出驚人的模仿天分,為她奠下「說得一口好話」的基礎。

小學六年級時,媽媽送她進英語補習班,那時學英語風氣不盛,她上的是「社會班」,隔壁的同學滿頭白髮,全班數她年紀最小、能力卻不輸人,「老師說我發音非常精準,」郎祖筠說。

雖然她熟練多種語言,但由於爸爸是外省人、媽媽是客家人,很難想像,郎祖筠其實遲至大學二年級才開始自學台語,更令人驚訝的是,她的台語老師竟然是計程車司機。

「我常說,鼻子底下一張嘴,是拿來問問題的,我很愛跟計程車司機聊天,不懂就問。他們隨口引經據典,我很驚訝,常覺得『天啊,台語居然可以這麼活,』練久了,也就懂了。」

語言從生活來,郎祖筠從一句台語都不懂,到後來竟能操著精準的聲腔模仿楊麗花,更在2014年導了演員陳亞蘭主演的歌仔戲《牛郎織女》。

1992年拍攝綜藝節目《江山萬里情》結識、與郎祖筠累積超過20年深厚情誼的知名經紀人李靜平形容,郎祖筠說話最大的魅力,就在於「聲情並茂」。

「她的性格很熱情、有活力,又會照顧人,說起話來也是如此。學表演、懂觀察,則讓她的溝通更上層樓。」

高一升高二時,郎祖筠在校內創立話劇社,自此確立了表演夢。她決定參與國立藝術學院(現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的獨招,考試日期和大學聯考同一日,她孤注一擲,卻以0.5分之差落榜。

「媽媽看到榜單不肯相信,還衝到學校去質問老師,說我只差0.5分而已啊,不會是分數算錯了吧!」隔年再考,郎祖筠總算如願考上第一志願,說話這回事,也在表演訓練的打磨之下,逐漸走向新的層次。

學會「聽」話:慢慢聽,找到對方的隱藏需求

細數自己的表演歷程,每一個角色都驅使她開拓「說」的可能性:「不過,表演帶給我最大的改變,是讓我慢慢懂得去探究每句話的源頭,用表演的行話來說,就是想想對方話裡有什麼『隱藏的要求』。」

李靜平觀察以前的郎祖筠「重情義,說話不修飾,待人是直來直往」,但走到了人生下半場,表演的技巧純熟了、人生的歷練飽滿了,聽郎祖筠說話,便從順耳成了享受:「當然她現在還是豪爽誠懇,但懂得四兩撥千斤,看似隨意開個玩笑,其實不只說出了心裡話,還無形間弭平了潛在衝突。」

確實,早年郎祖筠曾因「說話」吃了不少暗虧。郎祖筠回憶,自己從4歲起,就因為想幫朋友出頭而打架掛彩,俠女性格深植在骨子裡頭。入行以後,許多晚輩在工作上受了委屈,常跑來找郎祖筠訴苦。她天生仗義,聽了以後,往往比對方還氣憤,咻一下就衝出門找事主理論。

「幾次以後,朋友才私下告訴我,我因此錯失了很多機會,因為大家覺得郎祖筠難相處,不想惹事,談合作、就先考慮別人了,」她頓了頓,又苦笑補充:「其實大家說我俠女俠女,廣東話就是傻女呀!」

自此,她懂得慢下來思考說話的目的。舞台上,她以表演者的身分,從劇本裡頭琢磨每句話的動機、情感,以及背後構築性格的生命經驗。

人生中,這樣的歷練,則讓郎祖筠說起話來,多了設身處地的溫暖與幽默。

有次,她和朋友一同用餐,朋友對吃食很講究,她索性放手讓對方選餐廳、點菜,結果上了菜,朋友就開始嫌肉太老、菜太鹹。

「我也不吭氣,吃了一會兒飯,就聊起我媽媽,我說我媽媽小時候成績好,但娘家有農地,害她不能領獎學金。什麼意思呢?這就是小姐身、丫鬟命。」對方聽完後想了想,就笑出聲說,「妳繞了這麼大一圈,原來是為了罵我呀,」也因此,老朋友本來對菜餚的抱怨就忘了。

不打壞關係,但心裡話也不壓抑,這是郎祖筠在歲月沉澱後的說話之道。

帶領劇團也是如此,她回憶,有回排戲,成員彼此是有30年同窗情誼的老朋友,常在排練場上意見不同、吵成一團,但偏偏導演在輩分上是「學弟」,面對老鳥,發話權就有限。

「我是團長,意識到大家太熟,有些忽略了工作倫理。私下就會和導演道歉,說不好意思啊,大家排戲現場七嘴八舌,請見諒。有什麼建議,也一定是私下提,不去冒犯導演的專業,」郎祖筠溫柔地說。

從對話理解人性:聽懂真實的想法,消弭衝突

2000年,她成立春河劇團,希望女性能書寫屬於自己的故事,把這份柔軟,放入對角色的理解裡頭,期待透過表演,讓溝通發揮更大的力量。「過去很多戲劇都是從男性的眼光出發,女主角依附著男主角而行動。但我希望戲劇之中,也能讓女性擁有發話權。」

(照片來源:春河劇團提供)

春河劇團旳開團劇《愛情哇沙米》,講的就是3個女人之間的友誼,故事大獲好評,還於2003年改編成電視單元劇,入圍4項金鐘獎。

背後的創作靈感,是美國喜劇電影《大老婆俱樂部》,郎祖筠花了一整年沒談成原作版權,索性自己投入原創故事的發想。「男人很愛談兄弟情義,其實女人間的情誼更是細水長流,我想把這份溫柔用故事好好寫下來,」郎祖筠感性地說。

她創作、演出的舞台劇《當我們同在一起》,則描寫一個四口之家有對話、沒溝通的疏離關係,作為當代社會的家庭日常縮影。她飾演不被重視、離家出走了也沒人發現的家庭主婦,揣摩女性在工作和家庭地位全失的心理狀態,「我得讓媽媽有點迷糊、可愛,映照出家庭關係裡的悲哀。讓大家笑中帶淚地看著看著,突然意會到:這和我家怎麼這麼像?」

「我們也都還在學習,學習怎樣跟長大的你們對話,只是你們長大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我們來不及學習,於是逐漸選擇放棄了對話⋯⋯」《當我們同在一起》的尾聲,郎祖筠悠悠說起的獨白,呼應著她對溝通本質的思考,也回應表演的深層意義:「其實,戲劇就是我對世界溝通。當大家扶老攜幼來看戲,回到現實人生中,可以彼此理解,很多衝突就消弭了。」

好友李靜平笑著說:「現在我連碰到和家人溝通的問題,都會跑去問她。她就會分析,媽媽這樣講,可能是因為她心裡面在想些什麼,妳可以怎麼回答,才能達到目的又不傷感情。她透過自己戲劇的歷練,對於人性有很深刻的理解,每次聽她談溝通,我都覺得很受用。」

從性情剛烈、說話太直到如今的表演溝通能手,郎祖筠演過媳婦、扮過婆婆,當過千金,投入表演30餘年,郎祖筠依然在不斷探究自己「玩聲音」的極限,她用自信豪爽的獨特聲腔,持續訴說著女性向前走的美好篇章,演繹著「說」的力量。

 

延伸閱讀:

  1. 郎祖筠:跟別人比,永遠都有令你傷心的時候
  2. 缺憾比完美更有記憶點!第55屆金馬獎影后謝盈萱:「女神何其多?我是我自己」
  3. 李國修‬‬‬‬‬‬‬:焦慮與恐懼,是讓我不斷創作的原因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