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第一名」

「叫我第一名」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叫我第一名」

「牠會不會握手?」幾乎每一個喜歡熊熊的人,在誇獎完牠的可愛之後,都會立刻用一種「老師」的口氣,問起我是否善盡訓練之責。

長的像大樹一樣高

「我只希望牠健康、快樂的長大,功課好不好沒關係,」我試著用一種開明媽媽的見解,對於熊熊只會用右手握手,而完全聽不懂「換手」的指令進行辯護。

熊熊也就這樣,沒有經過太多訓練,在我心目中長得像大樹一樣高了。除了坐下、握右手之外,站起來、握左手、等一下、走過來,牠聽了,完全不理不睬,更別說期望牠拿報紙、提菜籃、咬飛盤了。

偶爾走在路上,看見有人牽著訓練有素的狗狗,緊跟在主人的左膝旁,昂首前進、步伐一致。而我家熊熊,不是正在牆角猛聞上一隻狗留下來的尿尿,就是正在草叢中尋找一隻我看不見、牠卻一清二楚的蟲蟲。我不免也會暗自羨慕起別人牽狗出街的登樣體面,而我與熊熊,不是牠拖著我跑,就是我喝止牠不准跑,兩個人出現的畫面,只有一句話形容:「沒有訓練過!」

報上登著馴犬學校廣告,一張大狼狗的照片,強調有專車接送,每月學費1萬8千元,收費不輸那種雙語教學的貴氣幼稚園。

我想過讓熊熊去上學,學會昂首走路,過馬路的時候像一個時尚模特兒。我也想過為熊熊付學費,教牠學會接飛盤,公園裡縱身一躍,有一種Tiger Woods的帥氣,可是想著想著,低頭看見熊熊正跟牠的夥伴Aniki(一隻叫大哥的小馬爾吉斯)滿室追咬,玩得不亦樂乎,我不禁歎了口氣,心想:「只要牠健康、快樂的長大,能不能上建中,一點兒也不重要。」

可是,每當報上有大小犬類比賽,我還是會興致沖沖地為熊熊換一條新項圈,帶上牠的小水壺,母子倆搭車前往觀摩競賽。

會場上,熊熊興奮地跟每一隻遇見的狗打招呼、交換一下氣味。牠對高台上閃閃發亮的獎盃、獎盤毫無興趣,也搞不清楚為什麼一隻隻狗輪番上陣,在塑膠地毯上繞行一圈,就站著動也不動,連有人丟一塊小肉乾在眼前(為了測驗賽狗的穩定性),也不去吃。

比起熊熊的小項圈,參賽的狗狗簡直是巴黎春裝大展示,純白色的貴賓狗,有著染成藍綠粉紅的耳垂;乳米色的哈士奇,身邊圍著四、五個大男人蹲著為牠前前後後梳毛;從頭到腳一襲長銀毛的西施犬,走起路來像是穿著晚禮服在雲端上飄行;蓬軟的鬆獅犬,據說從早上一路贏到下午,困頓的眼神,連熊熊對牠搖尾示好,都懶得回應。

每隻冠軍狗,都透著一種獨特的成熟與世故,牠們的體型符合標準(品種純度)、毛色漂亮(營養均衡)、不受外界干擾(穩定感),走、停、站住、坐下(服從性)。雖然我不了解具體的競賽評分內容,但是如果有狗狗聯考,這些都肯定是第一志願的資優生。

至於熊熊,牠也有牠的競賽,是不是跑得比Aniki快、是不是吃得比Aniki多、是不是打架打贏了Aniki,這些都是狗兒自己在意的,而不是人們規範的優秀。

像CNN電視報導的紐約犬賽上,當記者問參賽落選的狗主人:「牠輸了,會不會難過啊?」那隻長得跟熊熊很像的雪納瑞,正在一旁玩得興高采烈,回答是:「不會啊!牠每一次都以為牠贏了!」

我笑了起來,望著熊熊,牠正舒舒服服瞇著眼睛在地板上打盹,也許正在得意剛才贏了和Aniki的角力遊戲。因為從小被肯定、被愛,熊熊很有自信,「叫我第一名,」牠對這個世界其他的比較、評分、輸贏,完全不放在心上。 

養一隻狗

如果你想多認識一些跟你一樣喜歡狗的人、如果你想向養狗比你有經驗的人請教一些問題,「上網」絕對是最好的選擇之一。

許多國內外網站,都有專門談狗的專區。你可以下載需要的資料,也可以提出問題,等待專業獸醫或是愛狗人士的解答。

若是你對特定的品種有興趣,也可以用搜尋網站連結相關的網址。

你知道嗎?

「我是一隻矮腳長耳的巴塞獵犬,我的臉本來就長得鬆垮垮的。」

為狗狗動整型手術,不再是新鮮事。美國一些獸醫,可以為狗狗抽脂、去皺紋,甚至植髮,若是你想要你的沙皮狗,像大灰狗一樣有著光滑的皮膚,也沒問題。

(取材自《Dog Law》一書)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