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名醫的人生情書》躺在病床上那刻,才感受「原來我只是一個客串醫生的病人」

整形名醫的人生情書》躺在病床上那刻,才感受「原來我只是一個客串醫生的病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當醫生最大的問題是自以為最聰明。在醫界裡,猝死或罹病到後期而不自知者時有所聞,總認為那種倒霉的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而我並不屬於這兩種。

1994年,父親因攝護腺癌病故,心底早已有數。果不其然,幾年後測知PSA(癌症指數)偏高,好友醫師建議做切片檢查,但並未發現癌變。雖然知道那只是隨意取樣並非百分百準確,自己安慰自己、更正確的説是在騙自己,希望是僥倖逃過一劫。

自作聰明拖延的結果,癌症狀況比預想得嚴重

單獨開業期間確實也忙,每半年追蹤期間都由太太代勞。等到有天PSA異常飆高,主治醫師要太太轉告我必須做二次切片檢查。由於鴕鳥心態並未立即就醫。因為從實習醫生到住院醫師階段,所見所聞台灣對於攝護腺癌手術並不理想,傳統手術中或術後所發生的併發症既多且嚴重,譬如嚴重漏尿、尿道直腸瘻管、大小便失禁等,多數會嚴重影響術後的生活品質。

當醫生的我看過那種慘狀,選擇寧死也不願過那種生活。況且即使不動手術也可能好好的活幾年。因此一拖就是一年,太太勸不動我,只好告知在美國的兩個女兒。最後面對兩個女兒的驚恐和請求而接受治療。

此期間由衷的感謝長庚醫院決策主任委員陳昱瑞召集了相關科系,成立醫療小組,這才知道手術已經進步到機械手臂輔助方式(達文西機械手臂)。術後病情並未像想像中那麼樂觀,從術前的診斷第二期,術後結果是第三A期。這只能怪自己自作聰明把自己關在井底,不是無知就是個性太強。

接著除了荷爾蒙治療外,還要進行為期兩個月、總共40次的放射治療。

那段期間,每天傍晚坐在治療室外,看到的盡是些兩眼無神,形容枯槁的癌症病友,個個若有所思,當了三十幾年的醫生,我當然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無非是生與死。

打從罹病就從心底接受,沒有憤怒、沒有怨天也不沮喪,只是不想為周遭太多的關懷所干擾,低調的接受治療。就當自已去拉皮好了,最後仍然驚動了至親好友。

一場病痛,對生命有了新體會

韓愈〈祭十二郎文〉曾提到老化的過程:視茫茫而髪蒼蒼而齒動搖。這些對現代人已不是問題,視茫茫可配眼鏡或開白內障,髪蒼蒼可以染髮或植髪,而齒動搖以現代植牙醫術也絕對可以解決,甚至做了一口比原本還整齊又亮白的假牙。

所謂的老態龍鍾,以現代的整形技術或美容妝也容易克服。唯獨內在的老化依然存在,需要懂得老得優雅就好。在往天堂的路上沒有人想插隊,但究竟死亡是必經之路,夕陽再怎麼璀璨,終究還是會落下。

年過一甲子,尤其是生了病對於生命的價值有了新的體會。日本企業家與哲學家稻盛和夫在《人為什麼活著》一書裡提到:「宇宙中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價值…人生除了財富聲名外,其實有其他特殊意義。」

天下雜誌也曾發表文章:「人在生前最後悔的是那些事,第一,沒有勇氣去追夢。第二,用太多的時間去工作。第三,沒能足夠的表達自己的情感。第四,不能常和朋友相聚。第五,後悔沒有快樂些。」

現在我所做的正是追求曾經失去的這些東西。感謝上天的提醒,生病讓我放慢腳步,希望有生之年活得像神仙,僅管這世上沒有真正的神與仙。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雖然目前仍需每三個月抽一次癌症指數,那種感覺就好像每三個月要去聆聽一次生死宣判。八年過去了,我真正的了解到,當我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才深深的感受到「原來我只是一個客串醫生的病人」。


關於作者│賴永隆醫師從醫30多年,是一位知名的整形外科醫師,他秉著「只要心存善念,遵循醫學倫理,任何科別的醫生都可以成為令人尊敬的史懷哲」。曾任長庚醫院一般整形外科主任、中華民國美容外科醫學會理事。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