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歌手變身電競教父 施文彬:把時間花在最喜歡的事情上,很幸福

金曲歌手變身電競教父  施文彬:把時間花在最喜歡的事情上,很幸福
圖片來源/陳弘璋攝
放大字級

1993年,他與台語天后江蕙合唱「傷心酒店」,讓他成為家喻戶曉的金曲歌手。他是施文彬。隨著眾多歌曲走紅,施文彬也陸續轉戰電影、電視和廣播。然而,就在當紅之際,施文彬在10多年前跌破眾人眼鏡地加入遊戲產業。到現在,50多歲了,他的身份不只是歌手、藝人,還是臺灣電競協會的理事長,也是國際有名的電玩高手,人稱「電競教父」。

一生除了音樂,遊戲更是全部

施文彬從小就喜歡電玩。他的父親在民國53年神岡空難中離世,施文彬是遺腹子。他出生後,母親因為一人撫養2子,忙於家事和工作,施文彬只好自己找樂子:樂器和遊戲就是他的最大樂趣來源。

在那個黑白電視的時代,施文彬記得很清楚,小學5年級時,他玩到了第一個電視遊樂器,「打乒乓球,黑白畫面,中間一條白線,操控兩個旋鈕對打。」之後不論是紅白機、掌上遊戲機Game Boy到電腦遊戲,他都玩過。

施文彬也坦白的說,他接觸電腦,部分也是因為遊戲的關係。因為喜歡玩遊戲,施文彬不恥下問,會到論壇、聊天室問怎麼玩比較強、電腦怎麼裝比較好。「我以前沒有碰過鍵盤,所以一開始是兩指神功。一個注音接一個注音慢慢打,打到現在我跟網友交談,還是兩指神功,但速度不會比一般人慢。」

現在的他,每天晚上固定7、8點到11點間,是他玩遊戲直播的時間,「11點是太太規定的,她希望我早點睡,不然我可能永遠坐在電腦前面,」他笑說。老婆對他玩遊戲沒意見,就是希望作息規律、多運動,「我會唱到不能唱的那天,電玩也是。」

(每天晚上是施文彬上線跟網友、戰友互動聊天的時間。照片來源:施文彬臉書)

「不開心的事不要做」,在遊戲裡可以輕鬆做自己 

從小玩到中年,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玩遊戲的心態卻不同了。以前是為了消遣娛樂,現在則是一種沉澱和找回自己的方式。

「我需要一些放鬆的時間才能繼續創作;上節目、作秀總是不方便做自己,但遊戲裡我可以很自在,所以就這樣一路玩了40年。」

例如他在螢光幕前決不會罵髒話,但有觀看他遊戲實況或跟他玩過遊戲的人都清楚,有時玩得不順他一樣也會罵幾句。

施文彬現在很享受玩遊戲的時光。「到我這個年紀了,只有一句話:『不開心的事情不要做,』」開實況玩遊戲,對他來講不是賺錢,而是跟網友無隔閡地互動、聊天。這是一個很享受的過程,「把時間花在最喜歡的事情上,很幸福。」施文彬強調。

他也認為,每個人都該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有人笑說,我花在遊戲的時間拿來賺錢早就變富豪了。但我就是喜歡電玩,就跟那些喜歡賺錢的人一樣。如果做某件事覺得痛苦,那就放了吧!」

的確,熱愛電玩的他,曾是國際大型線上遊戲「暗黑破壞神2」的美西伺服器第一名、多個線上遊戲的指揮和冠軍。遊戲玩到出神入化,證明了即使是興趣,但投入熱情、心力也能變得很專業、不但交到朋友,也讓自己玩出信心和樂趣。

「網友說看我的實況不僅有趣而且能學到新東西,所以我乾脆把頻道叫『老施』。」施文彬笑著說。

愛玩玩出專業,擔任理事長還打算攻讀博士

施文彬不只自己愛玩、懂玩,他也想幫助其他愛玩遊戲的人。2007年夏天,施文彬奪下金曲獎第18屆最佳男歌手獎。在當紅之際,熱愛遊戲的他在2008年1月就到遊戲公司任職。

「我並沒有放棄演藝事業,只是想知道遊戲產業和電競在做什麼,」期間他認識很多動畫原創者、藝術家、音樂家,了解了產業眉角,促成台灣電競協會在2013年成立。

「2016年10月,我在立法院舉辦電競產業公聽會,後來促成了電競替代役;2017年的11月,蔡總統宣布電競納入體育發展條例,這13個月台灣出了5個電競世界冠軍。我覺得台灣年輕人很聰明,我想以自己的人脈、經驗幫助這些年輕人。」

除了幫助同好,他也努力證明愛玩電玩的人可以學業有成。成立電競協會後,他攻讀碩士,去年他取得中國科技大學讀碩士學位。但這只是階段性任務,他要再攻讀博士,「台灣沒有電競相關的師資,可能換個角度從企管、運動行銷、教育來研究電競。」

(施文彬(右二)去年從中國科技大學視研究所畢業。圖為他與母親、兩個兒子合影。照片來源:施文彬臉書)

在2018年的專輯封面上,寫了一句「以熱血推廣電競」,他笑說電競協會理事長是每天都在付出金錢、時間的「邊緣人理事長」,但他並不以為苦,反而樂在其中,電競是他興趣的所在,也是他一生的使命。

(雖然熱愛電玩,施文彬仍持續創作,並將在今年7月推出新專輯。照片來源:施文彬臉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