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君專欄】失去至愛後,我和女兒敞開心房,終於聽見彼此的心聲

【竹君專欄】失去至愛後,我和女兒敞開心房,終於聽見彼此的心聲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自從丈夫過世,我總是鬱鬱寡歡,看著丈夫的照片、思念著他。我詢問學心理學的女兒,這樣的情緒該如何找到出口,希望她可以給我一些建議。但她告訴我,在心理諮商領域的專業規範下,她不能為自己的母親進行心理諮商。

★點擊上方「唸給你聽」按鈕,讓竹君讀給你聽

我想起四年前母親過世時,我曾經參加悲傷療癒課程,幫助自己面對失去母親的傷痛。於是我找到當時帶領課程的心理諮商師,希望透過向她訴說一切,釐清自己的內心想法,並在她的帶領下,從不同的角度進行換位思考。

第一次諮商,諮商師發現我用字遣詞非常謹慎,深怕說出口的話傷害到任何人,但話語中卻隱藏著許多說不出的嘆息與無奈。第二次諮商時,她讓我在諮商室陳列的許多公仔玩偶中,找出我心中的代表性人物,再將那些公仔放在砂盒裡。

她會問我一些問題,並從我放置每個公仔的位置和它們彼此間的距離,幫助我「自我察覺」,發現自己內心沒有說出來的話。

深愛過父母,更渴望和女兒也一樣親密

我告訴諮商師,我與父親的默契非常好,和母親的感情也非常深厚,所以我更渴望跟女兒有美好的關係,希望我和她也能心靈契合,不要成為最親的陌生人。諮商師告訴我,這需要溝通與理解,更需要「核對」,我和女兒之間才不會因為誤會而產生隔閡。特別是在這幾個月裡,女兒跟女婿也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有一天,女兒問我,她和她的丈夫是否可以陪我一起去諮商?我說當然沒問題,同時內心感到十分安慰,因為女兒願意陪我一起參與諮商,面對困境。這不是「家族治療」嗎?

我不能做完美母親,她也不是昔日小女孩

在我與女兒、女婿三人一起諮商的過程中,女婿很誠懇地向諮商師說出他的成長背景,而我們也發現,我和女兒之間最大的就是「溝通問題」。

原來女兒不喜歡我時常提起她三、五歲的時候多乖、多懂事,她現在已經27歲了,希望我能把她當成一個獨立的成年人看待。

我也告訴女兒,我已不是她印象中年輕的母親。現在的我是個需要做終身化療的癌症患者,因為化療的副作用,記憶力受損,容易忘東忘西,且有心率不整問題。我請她把我當成一個年老的病人,不要對我有過多奢求、要求我做一位完美母親。

我和女兒都處在悲痛之中,一個失去丈夫,一個失去爸爸,兩個人都被悲傷、憤怒、哀痛、失落等情緒淹沒,於是互相指責。但是,我們都勇敢向諮商師說出整個過程,自我反省,並向對方說出真實的感受。

如今我低頭禱告,丈夫已在天家,我的靈貧窮,求主改變我的生命,用新的眼光看待一切,不再有責備,只有憐憫與愛。行文至此,這節經文浮現在我眼前:《以賽亞書》第十一章第二節:「耶和華的靈必住在他身上,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聰明的靈,謀略和能力的靈,知識和敬畏耶和華的靈。」


作者介紹:

竹君,曾經以「嫁作洋人婦」及續集「中國式的愛」以及「我還活著、就要開心的活」成為暢銷書作家,這三本書文章以父女、母女、夫妻情感為主軸,經由文字照見她的內心。

嫁作洋人婦38年的她,對於兩性的溝通、中西文化的溝通、與丈夫剛柔兩極端性格的溝通,她的文章常在各報章雜誌上看到。從她的故事中,分享這43年來與洋老闆、也是丈夫的另一半,如何維繫這段婚姻和兩性如何互動。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