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蕭蔓

該限制還是輔導?

作者/蕭蔓 日期/2006-03-01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該限制還是輔導?

17歲的祥祥跟同學約著去看李安導演的《斷背山》,回來大發牢騷,認為應該有的精彩片段被剪掉了,從限制級變成了輔導級。

我心想若是限制級,你們這幾個不滿18歲的少年觀眾,恐怕還進不了電影院呢。順便好奇問他,你說的「精彩片段」是什麼?

祥祥語焉不詳,用「你知道嘛,那個、就是那個,」糊塗帶過,溜身回房間打電腦去了。其實,我也無心追究,深怕萬一他倒追問起我來,關於電影裡被剪掉的畫面片段(多半是「做愛鏡頭」吧,我這麼想,)給我來個措手不及,這,還真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呢?

不記得自己青少年時,是否問過令人尷尬、讓人不知如何回答的「危險問題」?例如,從「昨晚爸媽臥室裡奇怪的聲音」到「電影裡那兩個男人抱在一起親嘴」……,這些跟「性」有關的主題。雖然媒體成天大幅報導,電視、網路也幾乎無可避免,身邊逐漸發育成長的寶貝兒女,他們怎麼能沒有好奇?怎麼能沒有疑惑?「性主題」無所不在

 

祥祥家是個典型的中國家庭,他們不習慣公開討論所謂「尷尬」話題,從來不把性、愛、慾望……這些即使到了21世紀還是顯得挺「西化」的主題,加入談話討論的主題。祥祥小時候沒有問過「妹妹從哪裡生出來?」青少年時期,也從來沒有對自慰、夢遺、性愛……,跟爸爸媽媽(或所謂的「大人」,)多說過一個字。

出門旅行,遊覽車上放鬆的成年人,有時葷素不拘的開開色情玩笑,祥祥也總是帶著耳機,聽自己的音樂,像是對這一切既不好奇,也不感興趣。

想想,很多人就是這樣長大的,似乎也從不覺得這會有什麼欠缺或影響,唯一的性教育,也都被擠壓在國文、算術之間,成為或哄鬧或沈悶的一丁點健康課業。

然而,祥祥面對的大環境愈來愈多元化,價值觀也愈來愈分歧。各種人權、族群、宗教信仰、風俗習慣的差異,讓我們身處的再也不是一個關起門來,資訊封鎖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黑白、對錯、是非,一翻兩瞪眼,凡事都只有一個定論。

一如《斷背山》,既是國際知名讓中國人既驕傲又欣賞的《臥虎藏龍》導演李安的新作品,內容談得不只是同性戀,也是令人傷感落淚的愛情。即使剪掉幾場限制級的同性做愛鏡頭,恐怕未必剪得掉怎能讓祥祥不覺得疑惑的情感與關係?

「大人們」總在說,祥祥這一代要面對的,是一個沒有國界、不分地域、族群共融的地球村。父母一心培養並且期望,祥祥能學習包容、接納、尊重和他不同的其他人。

在「限制」與「輔導」之間,對於祥祥不曾開口的好奇、疑惑,我不禁想到,初冬,我跟上中學的小姪女在溫哥華一家商店買乳酪,店主人是我們認識的兩位男士,那天他們喜氣洋洋,開心地跟我們說:「上星期,我們結婚了!」我當時有點緊張,深怕小姪女會有迷惑的反應,沒想到,在學校裡早跟老師同學們針對「同性婚姻立法」舉行過辯論會,她大大方方,用英文說:「Congratulations!」(恭喜你們!)。

出了乳酪店,我們姑姪彼此互看一眼,雖然什麼也沒說,但我彷彿明白,有些事,既不需要嚴厲限制、也不必擔憂輔導,就以「普通級」對待,讓每一個人的世界,都多一點平常心、同理心,彼此寬厚以待。(作者為專欄作家)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