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後,不勉強】集體情緒的囤貨潮

【50後,不勉強】集體情緒的囤貨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這段非常時期,養成了一個奇怪的新習慣:每天數口罩,也常常看衛生紙剩多少。

出門前,拿一片新口罩的同時,順手數算家裡的存量是否「安全」,如果小於60片,一家四口一人15片,自設的「安全存量」就會有些緊張,隔天開始去巷口藥局加入排隊買口罩大軍(平時儘量不買,留給更需要的人)。為什麼不是5片、不是20片,15片才是我的「心理安全」存量?這問題很難回答,我猜,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繫於個人的「安全值」。這場疫情,正提供了一個我們檢視自身安全感的機會。

環顧周遭,或許工作太忙,或許安全感十足,少數朋友可以無任何存量過日子,身邊永遠只有一兩片,不排隊也不緊張。問他們為什麼可以不焦慮,「對台灣防疫有信心」「別人都戴口罩我就安全了」(這邏輯和「別人都打疫苗我就不用打了」一樣),或者純粹是「太懶得排隊」。不論口頭原因是什麼,內在其實是擁有強大的安全感,相信最壞的狀況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不是安全感夠強,怎可能抵擋得住鋪天蓋地的壞消息和恐慌蔓延的群眾心理?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安全感不足,恐慌造成假性需求

「安全感」夠不夠這回事,完全屬於私人領域,每人各有自己的生活型態與生命情調。安全感十足的人活得瀟灑、隨遇而安,相信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最壞也可當被子蓋。安全感匱乏者平日就會儲備各種物資,冰箱和儲藏室滿滿的讓他們安心舒適,避免被焦慮感攻擊。這當然也是一種自得其樂,人人都有權利選擇過自己最舒服順心的日子,別人不應該置喙更遑論批評。

麻煩的是,碰到非常時期,如果一方拚命囤貨,囤到一定程度就可能擠壓到原本氣定神閒的人,當他們發現自己「缺了再買」「不必湊熱鬧」的堅持,一次又一次被一排排空蕩蕩貨架打敗,會不會轉個身,也加入搶購的戰局?

坦白說,這正是我目前遇到的心理抉擇。第一次謠言造成衛生紙搶購潮時,家中只剩最後一抽,家人跑了3家全聯、3家超商才買到。即使如此,仍然堅持不囤積衛生紙,永遠缺了再買一手或兩手。然而,這樣的堅持碰到的考驗愈來愈大。

為了配合政府「少出門」的防疫政策,許多購物改用手機App,愕然發現,衛生紙連同廚房紙巾真的成為稀缺物資了,不論是頂好或是PChome,永遠買不到現貨。頂好直接請消費者到現場購買,一人限一手;PChome則有知名品牌提供預購,先付款再按產量出貨,預購後已經等了2週尚未到貨,可見訂購量有多大。

建立心理防守牆,避免被情緒所控

從衛生紙稀缺來看,一部分人的心理匱乏造成了恐慌(假性)需求,影響到原本不囤積者的購買習慣,被迫加入「超量」購買的行列,形成一種惡性循環。「口罩實名制」購買就是為了避免這樣的惡性循環產生的,會不會有一天,衛生紙也要實名制、米麵糧食也要實名制,整個社會陷入集體缺乏安全感、樣樣搶購的恐慌狀態?

某個程度,可以理解搶購衛生紙、米麵甚至泡麵、罐頭的行為,面對不確定的疫情發展,全球走向鎖國、國際貨運流通可能大受影響的時代,渺小個人唯一能做的自保行動太有限,「多買一點」「多囤一點」似乎是個體唯一能採取的行動,能把防疫主控權多少拉回在手上。沒有人喜歡這種「什麼都無法做」的無力感,而平時愈有行動力愈積極者,也許此時的焦慮感就愈強,理性思考和感性恐慌之間的鬥爭愈來愈激烈。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無論如何,我希望自己能將「不安全感」防守在一個可控狀態,說是阿Q心態也罷,或是不可救藥地樂觀,但始終相信,此時此刻,不管最壞的情況是已經過去了或者根本還沒到來,終有一天,疫情一定會結束,我們的生活終將回歸正常。而在這個過渡階段,努力強化自己的心理城牆,避免被集體恐懼情緒控制,是我選擇的方向。

 

作者介紹│余宜芳,資深媒體人、有方文化總編輯。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