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寫真情書】回首來時路 孩子犯錯,「咬著牙」讓他自負責任

【朱國珍‧寫真情書】回首來時路  孩子犯錯,「咬著牙」讓他自負責任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句名言會流傳到現在肯定有原因。而我,則是從大數據得到這個結論。

所謂大數據,是從我做媽媽的那一天開始算起,迄今18年、216個月和936個星期、六千五百多天的人體實驗,我發現最刺激腎上腺素的事情就是毫無預警地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因為根據經驗法則,十之八九都是「很有事!」

老師打來,通知兒子「很有事」,在學校咬壞東西

「安安媽媽,我是班導,有件事必須讓妳知道,安安今天在電腦課的時候咬螢幕,咬出了一道裂縫,按照校規,你們要賠償一個電腦螢幕……」

「等等!請您再說一遍……」老師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我打斷,是她咬字發音不標準還是我剛剛耳膜有蝙蝠在飛?

「咬螢幕?您是說用自己的牙齒去咬,去咬那個很硬的電腦螢幕?」

是!老師斬釘截鐵地回答。

這可不是凡夫俗子做出來的事情!

小說家頭腦立刻分析各種人性弱點以及導致意外的觸媒,於是我嘗試溝通:「老師,首先我為安安破壞公物的舉動道歉,只要確定是他做錯事,我一定配合校規處理,教他負責到底。只是……我想了解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一個人類』會去用牙齒咬電腦螢幕?當時,是不是有同學鼓譟或挑釁?如果是受到同儕壓力而發生這種情況,或許我們需要進一步了解。」

「當時大家都很安靜,各自使用各自的電腦設備,沒有任何人在旁邊鼓動或吵鬧。安安媽媽,妳可以去買二手貨,不用買全新的。我去問過了,同型號的二手螢幕大約四千多元。」

「謝謝老師!不好意思,安安破壞公物,應該要賠償,但是,我不會幫他出錢。」我堅定地說:「他自己做錯事情要自己負責。所以,請學校給這孩子一些時間,讓他自己把壓歲錢存起來或做家事賺零用錢,靠自己的能力賠償。」

電話的另一端瞬間寧靜。

「這是機會教育。」我說:「畢竟,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為什麼會突然去咬螢幕?我也應該聽聽孩子的說法。」

當晚,孩子準時回家,晚餐是他喜歡的臘味飯、蔥爆肉絲和青花菜。他自己先坦白:「老師都跟妳說了吧?」

是。我想聽你的說法,當時有同學在旁邊挑釁嗎?

「沒有,大家都很安靜地在自己的電腦前面上網或做功課。」

「然後呢?」

「然後我就站起來……」同時他也在餐桌旁邊站起來表演給我看:「轉身,咬了後面同學的電腦螢幕。」

「為什麼?有什麼原因促使你這樣做?」

「沒有原因。」他淡定地說:「就是想咬東西。」

「你知道你這一咬,要賠償四千多元的電腦螢幕嗎?」

他點點頭,說:「隔壁班同學是用拳頭打壞電腦,他媽媽已經去幫他買一個二手貨賠給學校。」

讓孩子負起責任,花兩年存到錢償還學校

「這筆錢我不會幫你還,更不會借你。」我一字一句清楚地說:「你做錯事,要自己負責。從現在起,你可以拖地、洗碗賺零用錢,等存到四千塊錢,就買一個電腦螢幕還給學校。」他低頭不語,默默接受我的結論。

「還有,下次當你『就是想咬東西』的時候,可不可以選個便宜一點的?你可以咬桌子、課本、皮鞋、外套、甚至你的頭髮(如果你抓得到)。可不可以避免咬這種動輒四千多塊錢的電腦螢幕?」他的嘴角微彎,似乎在偷笑!


(餐桌是母子敞開心對談的地方,至今亦然。照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就是想咬東西」到底是口腔期還是青春期症狀?我到現在仍然不明白,只知道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有著太多無法理解的行為,尤其少年十五二十時,更是天天上演荒謬劇,隨時準備「機會教育」。

面對各式各樣的「叛逆」,家長也試著學習不逼迫孩子框在無意義的威權裡,才是良性互動。十八年累計的大數據資料顯示,我的孩子到現在仍然對我說實話,不會欺騙狡詐,就是彼此信任的基礎。


(安安如今已長成獨立、有想法的大男孩。照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兩年之後,他終於靠自己做家事與壓歲錢攢到四千多元,也順利買到電腦螢幕結案。我們就這樣「咬著牙」一起長大,感謝學校願意寬容他兩年的時間學習自己負責,驗證「信任」處方箋的良效。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