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寫真情書】有子初長成:孩子生涯規劃,掌握在他自己手裡

【朱國珍‧寫真情書】有子初長成:孩子生涯規劃,掌握在他自己手裡
圖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放大字級

我是個愛好文學與創作的單親媽媽,獨力扶養一個十八歲的兒子。這小子六歲的時候會指著書架上的《馬克思》問:「他是誰?」也會好奇:「媽媽,什麼是《死亡美學》?」

(小時候的兒子,一臉好奇。照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結果,今年大學學測,十八歲的寶貝兒子在國文寫作的抒情文成績拿了個C。C就是很掉漆的意思,閱卷老師評語:「不符題旨,情意浮泛,結構鬆散,文辭欠通順。」

這十七個中文字閃爍在我眼裡簡直是晴天霹靂。我再度懷疑當年在醫院抱錯小孩,只是這孩子跟我朝夕相處十八年,吃一樣的食物,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所以越長越像而已。

兒子的國文成績嚇壞我眼球,還好英文考到頂標,第一階段審查結果揭曉,獲得中南部某所好山好水的國立大學面試機會。這所學校作風開明,還有暖心的學姊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考生,主動關懷有沒有需要協助的地方。考生資料中填寫的是家長聯絡資料,所以是「媽媽」我和兒子「未來的學姊」聊了一個多鐘頭,把這所學校的學風、資源、發展方向與人才資料庫做了完整的功課,準備在兒子晚自習結束,放學回家後向他做簡報。

「我要繼續指考。」兒子一邊吃著我為他準備的焙燒里肌三明治一邊說。

我念大學只是為了看「大草原」嗎?

「這所學校很優耶,你學姊說老師都很年輕,溝通沒問題。而且這學校有六十個社團,最特別的是有個小型果嶺,可以練習高爾夫球;因為鄰近湖邊,還有輕帆船社,可以練習划船!」

「這是國立大學中後段的學校。」兒子明快的回應。

我很心疼他過去幾個月準備考試的歷程,不希望他繼續感受壓力,我們因為無法負荷私立大學的學費而希望能就讀國立大學。現在他有機會參加甄試,又是自己有興趣的科系,我自然鼓勵他去參加面試。

「喔!你有去估狗哦!雖然是中後段,但也是國立大學,更常在SSCI發表論文。而且,它是亞洲『綠色大學』排名第一名的學校。」我堅定地向兒子推薦這所學校的優點。

「媽媽…」兒子也很堅定地回答我:「難道我念大學只是為了去看『大草原』嗎?」

他這句話說得我啞口無言!確實,念大學的人是他,不是我,最後能不能繼續「快樂學習」的生涯規劃,掌握在他自己的手裡。

(兒子大了,表情和想法都變得堅毅。照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年輕人有他們的人生等著奮鬥

這十多年來升學制度不斷改變,計畫趕不上變化,我是直到家有大學考生才開始正視考試這件事。我的教養態度是放山雞式,讓孩子自由自在享受童年,探索身邊各種有趣的事物,唯一要求是保持品格正直,不准說謊欺騙。

(母子相依多年,比眉眼更相像的,是對自我想法的追尋。照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我永遠記得他小學畢業那一天,雙手空空地回到家。我問:「每個學期末的最後一天,你都會提著厚重的課本回家,怎麼今天這麼輕鬆?是不是太多了,要媽媽提菜藍拖車去學校拿?」

「課本都燒掉了!」什麼?

「我們把課本拿去烤地瓜。妳記得嗎?那個烤地瓜的爐子,我有帶妳去看過,今天有人說想吃烤地瓜,我們就把課本燒了烤地瓜。」孩子開心地與我分享。

從烤地瓜到大草原,這孩子似乎也沒改變過主張,始終是個有想法的孩子。好山好水的學校,也許比較適合我這樣歲數的人去怡情養性;年輕人,未來也許是一場水泥叢林的馬拉松,也許是風吹雨打的百米衝刺,青青草地固然美麗,人生卻不完全是春暖花開,更多時候是荊棘泥濘的風景。

現實生活中的大草原或許有疆域限制,但是心中的大草原卻是開闊與永恆。當兒子脫口而出「大草原」那句話的時候,我頓時明白我絕對沒有抱錯小孩,因為我們心中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大草原。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