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專欄》減法的自信:他用了幾十年,在矛盾掙扎中,安身立命

吳若權專欄》減法的自信:他用了幾十年,在矛盾掙扎中,安身立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自信,是一種寶貴的特質。通常,我們很容易會把「自信」和「自卑」視為相對的兩個極端。但事實卻不是這樣。外表看起來自信的人,內心未必沒有自卑的一面;而一直感到自卑的人,其實也可能是足夠自信的!

的確,我們常聽身邊不夠自信的人說:「我因為○○而感到十分自卑。」其中的「○○」可以用很多形容詞替代,例如:「太矮」「太醜」「太胖」「太笨」「太差」「太窮」等,所有達不到世俗標準的本質,都會讓自己自慚形穢。

年少的自信是靠外在累積、大人的自信是接納現狀

那是因為年少時候的「自信」,是被加法累積出來的。美麗的外貌、高分的成績、勝利的獎盃、極佳的人緣、浪漫的戀情、亮眼的財力等,凡是足以得到別人肯定的殊榮,彷彿都成就了年少的自信。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等我們經歷足夠豐富的人生,就會漸漸體會,美麗的外貌容易如花凋零、高分的成績未必等於可以貢獻的能力、極佳的人緣讓自己淪為討好而委屈、浪漫的戀情不敵生活的實際、亮眼的財力換不到健康的身體。

當那些靠外在表現加分而得到的自信,不能在時光旅程中,持續支持自己向內學習時,它們就開始逐漸在歲月中崩解、並減淡年少時透過加分累積而來的光彩。這時候原本自信的人,不是變得更武裝、更強悍、更誇張,就是突然像「消風(意味:洩氣)」的氣球,軟塌皺陷,不再風光。

反而是那些一直覺得自己不特別怎麼樣的人,有可能一步一腳印在日常生活中,接納了不夠完美的自己,也隨順了不夠亮眼的際遇。人近中年後,有了一種釋懷的自在,不再積極與他人強行競爭、也不再像從前那般老愛嫌棄自己,姿態始終柔軟,神情維持雅適,呈現出另一種大人的自信,讓別人覺得舒服,自己也覺得好相處——無論是獨處或共處。

年少的自信是加法;大人的自信是減法!活到成熟的年紀,就會知道:真正的自信,並非多麼優秀、傑出或富有,而是完全接納現狀的能力。

所謂的「泰然自若」,看似簡簡單單,卻是從「加法」過渡到「減法」的人生哲學。從此,不再追求世俗標準的完美,而是接納眼前遭遇的完整。我們終於學會,若真的想要與世界和解,就不要繼續和自己為敵。 

一個憤世嫉俗、一個在掙扎中安生立命

幾天前,在百忙中,接受老友相約,喝一杯咖啡。他年輕時都是唸資優班,一路念到碩士,進了金融圈,業餘仍醉心音樂與藝術,並且崇尚名牌。他說:「立志不讓銅臭味,汙染他的個人品味。」閒談之中,我竭盡所能地傾聽,彷彿激勵對方的滔滔不絕。過去所有的年少有成,都變成他此刻的憤世嫉俗。

我愈聽愈心疼的是,如果一個人一路以來,已經用他所有的努力證明過,自己表現很好,還要繼續不停靠批評來顯示自己更好,這究竟是「自信」或是「自卑」?

一直到離開咖啡館之前,我都沒有不耐煩或任何嫌惡鄙視,我很珍惜他依然把我當老友,依然用他向來追求富貴的眼光,勸導人生價值觀已如浮雲的我。只是目送他駕駛高級房車離開的身影,看到繁華深處的寂寞。

反觀,我的另一個朋友,大半生都從事雖不完全喜歡,但至少讓自己衣食無缺的工作;常和女兒鬥嘴,卻總要依約周末在家吃晚餐;掛在嘴邊說自己肚腩好大,只是抽不出時間去健身房運動。

他用了幾十年時間,努力去改變自己所能改變的、接納自己改變不了的。然後,在來來回回的矛盾與掙扎中,安身立命。

最近,他答應女兒,慶祝她高中畢業,父女要一起環島,事先預約了住外縣市的前妻,在旅途中的一站共進晚餐。為了這趟旅行,他省了半年的星巴克、賣掉一台單眼骨董相機。還自我解嘲說:「你看,我是不是很會斷捨離。」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在眼前這位大叔眼角的笑意裡,我看到令人感覺很舒服的自在。這是一種大人的自信。它不是靠外在贏取的成就培養出來,而是從內在無數次割捨的鍛鍊中所獲得。

 

吳若權│知名主持人及作者。著有《謙卑的力量》、《療心咖啡館:吳若權陪你杯測人生風味》、《情緒致勝:搞定自己,沒人可以為難你》、《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等書。粉絲專頁「吳若權好友俱樂部」:http://www.facebook.com/ericwu567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