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後,不勉強】行至中年,輕叩自然的大門

【50後,不勉強】行至中年,輕叩自然的大門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年年總有幾天,家門口兩株櫻花定期迎來大砲相機環繞,納悶好久,看來超不起眼的瘦弱櫻花樹,何德何能知音特多?

忍不住開口詢問,得知大家拍這樹是為了捕捉「花鳥圖」,特別是活潑的綠繡眼顏色鮮亮,和粉紅緋緋的櫻花是絕配。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不久前某一清晨,下樓時發現居然7支大砲,忽然間,「拍到了拍到了!」有個阿伯歡呼,他們要抓的就是綠繡眼在豐厚花朶間輕盈跳躍至枝頭的那一剎那。該阿伯很驕傲,說他今天功課做完了,其他大砲主人十分羨慕他。近日他們天天來此守候,對花況鳥況瞭如指掌,守候次數多了,彼此也相熟,聽到一個大哥問另一個大姐:「你今天不買菜了啊?」「要啊,拍完就去買菜。」

中年以後,萌發對大自然的熱情

世界真奇妙,人生真有趣,前提是要對這個世界感興趣。這群裝備齊全的發燒友目測平均年齡在60歲以上,衣著簡樸但攝影裝備豪華,為了拍攝一張滿意的「花鳥圖」,天天耐心至台北各地追花,在Facebook追蹤同好作品也被人追蹤,彼此分享資訊,才會從大安森林公園一路追到咱家門口小巷落。

這是多大的熱情啊。近兩年,發現周遭沉醉於大自然之美的朋友愈來愈多了。連我這個原本對大自然冷感、喜歡城市豐富文化生活的城市鄉巴佬,居然在2020年開始愛上郊山,才3月初,已經走過象山、軍艦岩、和美山、銀河洞等7處大台北郊山步道,立志每週至少造訪一處山林。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友人中,這股熱情最強烈、最具行動力者首推文字工作者蘇惠昭。惠昭有一支好筆,特別擅長人物專訪,從年輕時就替各媒體做特約記者,主要以文化界人士為報導對象。

前幾年開始,她拿筆的手忽然改拿相機,愈拍愈好,為了拍野花,可以1個月內幾度上訪合歡山;為了拍野鳥,寒冬或烈陽下靜靜佇立等待數小時是常態。常常聯絡她時,人不是在山上,就是在往山上的路上。

一頭栽進生態攝影後,惠昭在《蘋果日報》的人物專欄也改變了方向,愈來愈多人物特寫是在台灣各角落,以一生守護動植物的各類保育者,不論他們的職業角色是老師、植物採集人或獸醫。

我相信,類似惠昭這樣中年以後對大自然萌發熱情的人很多很多。一位大學學長之前在香港《蘋果日報》服務,全世界哪裡有戰爭有動亂,就往那裡跑,是報社主管倚重的資深記者。退休後,他選擇「移民」台北,居住淡水,最快樂的事是參加各種登山隊伍,探索台灣山林,他說:「實在太好了,台灣喜歡登山的人好多,在香港很難找到這麼多同好。」

看盡人間煙火,找尋療癒力量

為什麼人到中年,似乎出自本能地開始對大自然產生嚮往親近愛慕之心?最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以個人來說,年輕時旅行,大城市是首選,喜歡看建築看馬路逛名店吃大餐,流連人間煙火熱鬧繁華,如今卻覺得,最佳的旅行是找一處風景優美的山林,每日健行數小時,食物愈簡單愈樸素愈合心意。

我想,這樣的轉變是因為確確實實行走於大自然中,體驗到它具有神奇的撫慰能力。各種樹木深深淺淺的綠,林間透過樹梢吹拂的微風,濕潤清冷的空氣,在陽光下濃密到發亮的青苔,遠處草叢中覓食中的台灣特有鳥類。

上個週末,和好友數人至宜蘭棲蘭神木區健行,一面聽著導覽志工老師熱情灌注各種森林知識,例如如何區分紅檜扁柏巨木,一面全力打開五官,去呼吸去感受去體會這千萬年巨木林中的一切。

森林中,時時刻刻都有新生命誕生,亦時時刻刻有數不清的死亡,然行走其中,卻深深感受到幸福,一種有活力的幸福感,踏實而持久,在心中腦中不斷重複浮現,持續召喚。

不久前,澳洲持續數月的森林大火,灌木林成焦土,一位業餘攝影師在大火後1週重新走入居家附近的森林,發現幾乎成焦炭的樹幹居然長出嫩綠的新芽,他拍下了一組新生的照片,感動了無數澳洲人。是的,即使再大的災難、再多的死亡,生命本身不會放棄,森林終將再生。

真高興,行至中年的自己,終於輕叩自然的大門。

 

作者介紹│余宜芳,資深媒體人、有方文化總編輯。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