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蕭蔓

是苦兒還是寶貝?

作者/蕭蔓 日期/2001-07-01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是苦兒還是寶貝?

電視上正在悲悲切切演著流浪狗的故事。熊熊躺在沁涼的地板上,嘴裡含著一支嚼了一半的進口牛皮骨,舒舒服服四腳朝天,睡著了。

網路上流傳一封寫滿狗狗被殘忍虐待的控訴。熊熊坐在露天咖啡館的藤椅上,剛剛舔完一粒小奶球,愜意的咂咂嘴,好奇地東張西望。

自從開始養狗,就經常處在「苦兒流浪記」與「我的家庭真幸福」的兩極對照中,深深體會,是苦兒?還是寶貝?狗狗完全做不了主。

垃圾掩埋場附近,上百隻狗圈在廢棄的荒地、鐵籠子裡,資源短缺、人手不足,愛心媽媽又急又惱呼籲大家:「不要再把狗丟到我們這裡來了
!」

而熊熊每天出門散步兩次,總是被牽繩緊緊拉住,全家人最大的擔心,就是熊熊不見了、熊熊被人抱走了、熊熊迷了路找不到家,糊裡糊塗變
成流浪狗了。

事實上,我無法了解,為什麼流浪狗這麼多?到底人們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之下,會「故意」把自己的狗狗「丟掉」?

不懂狗的朋友還以為「流浪狗」是一種品種,天生下來,就在街頭流浪,或是被領養,或是被捕殺。

直到前一陣子,聽一位朋友的描述,才真正能夠想像,流浪狗是怎麼產生的。

有人把狗當做禮物,生日、聖誕一過,party結束,才發現原來「禮物」也要吃喝拉撒。

有人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難得週末放假,想犒賞自己一下,用一種買一部腳踏車或多租兩捲錄影帶的心情,選了一隻狗狗回家,整個週末「
玩」得不亦樂乎。到了星期一,才驚覺自己上班忙得不得了,哪有時間照顧狗。

有人新婚不久,兩小口想體驗一下當爸爸媽媽的甜蜜滋味,決定先養一隻狗。等到懷孕、生產,真正的寶貝誕生,又是怕狗狗咬傷小孩,又是
嫌狗狗髒會傳染小孩,凡是小孩出現的地方,立刻聽到尖銳的叫聲:「快、快、快把狗趕出去!」

有人以為養狗像是買一件家具,擺在那裡好看,顯現自己的品味,誰曉得沒有耐心訓練狗狗大小便,結果每天收拾殘局煩不勝煩。

種種、種種原因,讓這些人狠下心,不顧一切,把狗狗丟出去,讓寶貝,變成了苦兒。

人們或許會覺得那只好算狗倒楣,誰叫牠們自己運氣不好,跟人一樣也會有所謂命好或命不好的差別。但是他們都忘了,狗跟人不一樣,人有
能力創造自己的命運,他可以靠著努力,改善自己的環境與處境。可是,狗狗卻毫無選擇的機會。

在大自然被破壞、規定愈來愈嚴格的社會裡,狗狗連想自給自足地生活在山林裡,都愈來愈不可能。

或許,熊熊挺羨慕流浪狗的自由,像童話裡家貓與野貓的對話:「你的生活真刺激,可以上屋頂、上樹梢。」

或許,流浪狗並不想被領養,像熊熊一樣生活:「好無聊!哪裡都不能自己去。」

可是,荒涼的郊區、灰暗的巷道、大雨的森林、酷熱的馬路……,經常看見一隻狗畏縮著、低著頭想要找到任何一口可以吃的東西。將心比心
,我想有家的狗,還是比較幸福吧。

朋友的鄰居大費周張,租借小卡車,把平日躺在大門前看家、追隨、健康、快樂的大狗,載到城市的另一端丟棄。兩週後,大狗神奇的穿越城
市又找回了家,狗瘦了、染了病,趴在狠心的主人門前,卻一臉喜悅。

台北東區一家歡迎狗狗上門的咖啡館:吧台前,漂亮的拉布拉多,叫大妞,正在減肥。愛叫的瑪爾吉斯,從頭到尾被摟抱在手上。機靈的牛犬
,縱身一跳接住皮球,被V8拍個正著。二樓咚咚咚走下米格魯、約克夏、哈士奇……,一隻一隻,都是寶貝。真希望牠們就能從此過著快快樂
樂的生活,直到永遠。 

養一隻狗

有的狗喜歡追貓,就像貓喜歡抓老鼠,一樣奮不顧身、情不自禁。

防範的方法,第一就是儘量不要讓狗看見貓,眼不見心不煩。第二就是當有貓在附近,就儘量把狗關在家裡,免得狗貓打架。

很多人捨不得關狗,其實,人不在的時候,狗狗花 80%的時間睡覺,牠並沒有那麼介意被關在家裡。

(資料來源:美國《丹佛郵報》網站)

你知道嗎?

在德國,每年有3000個郵差被狗攻擊、咬破2255條褲子、損失12720個工作天、755個住院日、1100萬美元醫療費。

因此,為郵差特別安排了一種「狗心理分析」的課程,例如:如何辨識狗的表情以及是否有危險的訊號?如何遞信給狗主人才不會被咬?實在
沒辦法時,至少可以在固定的時段送信,好讓狗主人事先把狗綁起來或關在屋內。

狗心理分析師說:郵差與狗,簡直是一場心理戰爭,因為郵差以為「我每天來,而且很快就走了,狗當然應該了解啊!」可是狗的心理卻是「
這傢伙在我的地盤上,我非教訓他一頓,讓他永遠也忘不了。」

若是了解狗的心理狀況,還是沒用的話,郵差也在這個課程中學習如何制服咬人的狗。(取材自美國《芝加哥太陽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