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寫真情書】一定要有伴?若總遇到玩弄話術者,不如省下時間善待自己

【朱國珍‧寫真情書】一定要有伴?若總遇到玩弄話術者,不如省下時間善待自己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從我家到捷運站會經過一個大公園,我常常在這裡觀察人生百態。如果是早上九點多,最常看到幼稚園老師帶著一群小朋友排隊行走。學齡前孩童像貓一樣可愛,嬌稚柔軟的身軀勇敢奔馳在碧綠草地,嗓音如此潔淨,他們總是笑著,彷彿這世界永遠沒有壞人。周末假期,公園便是人山人海的熱鬧,許多家庭帶著帳篷、涼蓆、冰桶在草坪上野餐歡聚,或者躺下來仰望天空,綠蔭白雲,儼然歐洲風景明信片。


 (藍天、綠地以及在草地上野餐的人們,宛如歐洲風景明信片。照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我有運動習慣,最常在夜間出沒於公園。我會戴上棒球帽,手腕縛著一磅重沙袋,繞著公園快步健走。我喜歡心跳加速與流汗,最終產生腦內啡。我從事的運動都是孤獨的,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例如游泳與健走。

我不喜歡呼朋引伴,那讓我感覺太社交,我也不喜歡團隊運動例如打籃球,因為我生性孤僻。選擇晚上去公園健走也是這樣的理由吧!一個人說走就走,還有黑夜做為保護色。我編輯了一套最愛的電音舞曲,長度40分鐘,通常繞兩圈剛好聽完,脫胎換骨。

單身的我,一開始對公園中情侶頗不平衡

入夜的公園最常出現散步休閒的人潮,剛開始我還沒有找到自己的私房步道時,跟著人群穿梭在公園內的石磚路徑,那時候,常常看到手牽手的情侶漫步路中央。一開始我的心態很不平衡,或許因為我單身,或許因為我總是遇人不淑,見到這種手牽手的伴侶總是忌妒又羨慕,恨不得一腳把他們兩人踹得東西飛。當然我並沒有這麼沒教養,雖然心裡恨得牙癢癢,但我還是輕快地從他們身邊略過,彷若瞥見往事如風。

離開「案發現場」之後就恢復了冷靜,我也會嘲笑自己,沒伴就沒伴,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漂亮,就像我現在這樣走快走慢、東南西北隨心所欲,不必遷就另外一個人。

我很會給自己料理心靈雞湯,練習正面思考,但是在公園裡見到那些牽手的伴侶,總是撩撥起許多無奈,心裡百感交集。想想自己的條件也不差,為什麼就是沒有一個人值得「執子之手」?


(公園就像是小型人生劇場,讓人窺見人生百態。照片來源:朱國珍提供)

與其勉強跟不適合的人牽手,不如自在單身

轉念再想,牽手還是不要太草率,身邊太多女友遇到劈腿、背叛、家暴、負債等等不值得的「牽手」,導致人財兩失,甚至憂鬱症,更嚴重者罹癌。

我是個對感情太認真的人,會希望對方也有同理心,老了才明白「人貴自知」的意思不是謙卑,而是要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裡。

如果總是遇到玩弄話術的人,我不如把這時間省下來善待自己,例如公園健走,自體合成腦內啡,天然嗎啡止痛劑,運動過後身心舒暢,那些情緒毒素,彷彿也在流汗時排除出去了。

就這樣自我鍛鍊健走半年,再看到那些手牽手的雙人剪影,已經不生踹腳踢飛之心,反而有點憐憫他們,今夕看似恩愛當下,牽手漫步,誰知明日是否會為錢財、親情甚或忠誠間生罅隙?

我們看到牽手這一幕,並不是永恆,太多布幕背後的故事,才是人生。


(每對恩愛情侶背後,都有不為人知的人生故事。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公園看盡人生百態,對他人也抱予祝福

再繼續健走一年,習慣公園來來往往的人群。往往在入夜後,有穿著西裝的男子就著路燈吃便當,有貌似上班族婦女獨自一人坐著滑手機,也有遊民橫躺在公園長椅睡覺,當然也有一些小情侶,選擇陰暗的角落卿卿我我,更多的是孤單的人,晚上八、九點,他們不回家。

看盡公園人生百態,運動時再見到牽手情侶橫阻路中間,我已經進入第三境界,就是祝福。從動念踹腳踢飛、到視而不見、如今祝福他們與子偕老慢慢走,我覺得我的收穫最多。

這段公園行腳不只是運動路徑,也是人生成長的道路,所有愛恨嗔癡,最終若都能化為祝福,是寬恕自己,也寬恕他人。弘一大師臨終遺言說「廓爾忘言」,大約就是這種心情吧!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