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喚起回家的渴望 退回內心 才能看見心中風光明媚處

旅行喚起回家的渴望  退回內心 才能看見心中風光明媚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旅行」竟然變成高風險行為,始料未及。在此人心惶惶之際,細讀作家林保寶《我跑來跑去,從旅行中尋覓心靈》更有獨特意趣。少年的旅行想冒險、青年的旅行找自我,到了中年的旅行,是心靈回到原點的起程與終點。林保寶信筆捻來旅行中曾有的點滴心情,醞釀出「回家了就不想再出門,生活拉長了就是旅行」的體悟:原來旅行,是為了喚醒心中對家的渴望。


心曠身閒

打開書房窗戶,南窗外吹來一陣哨子風。 

小鎮三面環山,唯一的缺口在濁水溪、清水溪兩溪交會處。風從那兒吹來,掠過掛在窗邊的風鈴,響起清脆的鈴聲。拂過淡藍色的牆壁,穿過門外,不知往何處去。 

清晨,我坐在頂樓書房的藤椅,隨意翻閱著書,望一眼窗外,常常不知不覺睡著。頂樓加蓋的書房,只有四、五張榻榻米大小,卻有一片大窗戶。   


(清晨在書房隨意看書,陽光灑落在文字上,格外愜意。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有一年夏天正熱時回到台灣,我的爸爸在書房外的屋頂平台,搭起幾根竹架,掛上幾盆花草。連著幾天參差錯落的竹枝竟成屋頂花園,添了幾顆石頭、幾葉蘭草、翠竹,玻璃魚缸裡還養了金魚。午後一陣雨來,暑氣頓消。 

夏日時光,我常常舒舒坦坦坐望書房外滿目生氣又安安靜靜的角落,讓我想起〈樂隱詞〉: 「短短橫牆,矮矮疏窗,小小池塘,高低疊嶂,綠水旁邊,也有些風,有些月,有些涼。」

幾年過去,那片曾經的綠葉蔭蔭已經不在,只留下一張照片貼在牆壁上。流浪的雲,終於飄回家鄉。在貼著牆面的小書架上,擺滿了曾經居住過十年異國遙遠城市的書,翻開每一頁都是那熟悉又陌生的天涯路。 

在國外我也曾有過書房,也曾在牆上貼著一張家鄉竹林的照片。在讀著西洋哲學時,望一眼照片裡的竹林一角,彷彿就回到夏日假期,置身清晨那片竹林的清涼與翠綠,那層層灑落、穿透竹葉的陽光。 

頂樓書房窗邊掛著一大片竹簾,隔開窗外明亮的光線。傍晚,窗外樹影在日暮裡漸漸轉深,伴隨一片漸漸來臨的暗夜與遠處小鎮的燈光。 靜默中,心曠身閒。 

回家了,就不想再旅行

天氣一天比一天熱,回竹山老家半個月,最常做的事只是看天空。

 天空常常只是一片空白,有時興起一片雲-從這邊或那邊,天邊或山邊。沒有雲的天空一片空白,像一張還沒畫上任何圖案的畫紙,很好看;有雲的天空,雲朵變化,有時緩緩舒捲,有時風起雲湧,也很美。遠方黛綠的山,一動也不動,午後,快下雨時,總有些雲繞著它。 

不久前,我還東奔西跑,去了客家小鎮,又趕往花東,接著奔赴離島小住,還去爬了古道,又到中部古鎮看龍舟賽,像一朵一刻也沒停下的雲。所有的旅程只是出發「去」某處地方,像朵白雲在晴朗的天空晃來晃去,到哪裡都是去;這個月初,陪著媽媽回竹山小鎮的家。那感覺就像洗了舒服的熱水澡,全身浸泡到浴缸,突然感到「回」家了。 

雖然旅行,會讓人發現自己的真相。可是我覺得在小鎮的家住幾日,無所事事,慢慢沉澱,自己更坦然自在。雖然有人說「世界是一本書,不旅行的人只讀了一頁」,我卻覺得旅行翻了幾頁書固然好,旅行回家後,靜靜地好好只看一頁更棒。


  (回家後,雖然不像旅途中驚奇連連,卻是沉澱自己、找到內心平靜的好時光。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天空的一朵雲,到過哪些地方旅行,是否經過一些折騰?我不得而知。我坐在頂樓平台前,凝視著天空飄來的雲朵,也許每一朵雲的出現都不是偶然,每朵雲跟每朵雲之間,存在著它們的聯繫密碼。就算是憑空飛過的一隻飛鳥,也有牠奔赴的方向,也許正要歸巢。 

今天午後的烏雲,醞釀了一下午,終歸沒變成雨滴。屋頂渴望雨水的小花小草,水盆裡的石頭,石頭上的青苔,不知道會不會有些失望。我忍不住又到窗邊,望著天空,看著天空的雲,那是我到不了的地方。我總是出神片刻,又回到室內,找到有微風吹拂的角落,安住在沒有旅行的日常。


  (慵懶地望著天空,在沒有旅行的日常中,也是一種享受。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回家了,就不想再出門。

人總要給自己留處安靜隱密的處所,在內心深處。


《我跑來跑去 從旅行中尋覓心靈》
《我跑來跑去 從旅行中尋覓心靈》

作者:林保寶
出版日期:2019/04/24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