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婚變、求子的艱辛 人生路上有晴有雨,唯一能掌握是自己的心

面對婚變、求子的艱辛  人生路上有晴有雨,唯一能掌握是自己的心
圖片來源/《熱帶雨》電影官方臉書提供
放大字級

近期越來越多電影與電視劇的主軸,是在探討受傳統壓抑、在新舊價值間掙扎的女性形象,例如之前引起不少討論的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前些時候熱映的電視劇《俗女養成記》,到最近上映的電影《熱帶雨》,都是在刻劃壓抑、傳統社會及家庭中,女性角色與情感的細膩轉變。

鏡頭轉至電影的開場,女主角阿玲坐在車子裡,深吸一口氣,還戴著婚戒的左手捏起肚子上一小塊肉,右手拿著排卵針扎下去。窗外驟雨中,熱帶植物彷彿發狂地滋滋生長;但窗內,阿玲眉頭一皺,癱在駕駛座裡,像株枯萎的花苞。  

這是去年入圍6項金馬獎提名、並獲得最佳女主角一獎的電影《熱帶雨》。內容描述一位從馬來西亞移居新加坡的中文老師阿玲(楊雁雁飾演),面對無法生育的壓力,陷入泥淖的婚姻,以及照顧中風公公的重擔等。

導演陳哲藝選擇用女性私密的視角出發,從一個中年女性找回自我的旅程中,把現實裡我們對家的各種質問,磨得更深沉。

(金馬影后楊雁雁,在劇中飾演一位從馬來西亞移居新加坡的中文老師。照片來源:好威映象提供)

看到阿玲為了求孕,不斷施打排卵針的痛苦與折磨,陳哲藝表示,自己和觀眾一樣感同身受,「我跟太太這幾年成家生小孩,但中間發現她的身體有些問題,必須動手術,因此接觸到相關的醫療問題」。

除了婚姻生活的體悟,在劇本田野調查初期,陳哲藝也找了婦產科醫生請益,醫生告訴他,如果做人工生育超過3~5年,有一半左右的夫妻都會離婚,「因為碰到太多挫敗,婚姻中已經沒有美好可言」。

「但奇怪的是,特別在華人社會,男人往往喜歡當一家之主,出風頭、做所有決定。可是一旦在婚姻或家庭中碰到問題,第一個躲起來的好像都是男人,而真正有力量勇往直前、面對問題的,永遠都是女人」,如同劇中阿玲努力求孕,但丈夫卻選擇用外遇,來逃避兩人的婚姻問題。

「所以我常慶幸這個世界有女人」,陳哲藝笑著說。

生命很複雜,從電影重新思索家的定義

除了婚姻關係,電影中的另一個主軸,是阿玲與學生偉倫(許家樂飾演)的師生戀。劇中阿玲一直想要小孩,但丈夫卻從她的生活缺席,這時偉倫是她的替代伴侶、還是她長久以來渴望照顧的孩子?至於偉倫,雖然家境富裕,但父母長期在國外工作,而阿玲對他而言,是情人、還是母親的替代品?

這些問題劇情並沒有給出答案,也反映了導演的追尋。「我一直在追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還有這些關係的定義」,陳哲藝說,因為人與人之間結下的緣分和情意,就是那麼奧妙、複雜,無法單一化約。

(導演陳哲藝表示,人與人的關係和緣分很微妙、複雜,透過電影,希望可以讓人重新思考家的定義。照片來源:好威映象提供)

另外又像是阿玲與中風半癱的公公,不管是阿玲餵飯、擦拭排泄物時的細心,或是看著媳婦因兒子外遇及人工受孕一再失敗的哭泣背影,公公緩緩地用手指引阿玲看向牆上那幅用毛筆寫下的「笑」字。

即便沒有血緣關係,還是可以看出兩人關係很親,像是親生父女;反觀身為親生兒子的阿玲丈夫,為了跟客戶打球,連送自己父親去參加親戚的聚會都推三阻四。

「我不覺得我的電影,可以給你很簡單的答案。life is so complicated(人生這麼地複雜),你不會找到答案,但我們可以一起去思考」,陳哲藝說。

(楊世彬飾演中風半癱的公公,雖無血緣關係,卻與阿玲有著如同親生父女般的情感。照片來源:《熱帶雨》電影官方臉書)

人生路上有晴有雨,唯一能掌握的是自己的心

有別於整部電影灰暗、冷雨不停的形象,最後一幕,阿玲回到馬來西亞老家,在熹微的陽光中和母親一起擰乾被單、擰乾心事,像是每個中年女子般,每日每日被靜靜淘洗了一遍。   

送走了生命(公公),迎來新生命(孩子),天雖然已從雨轉為晴,但如願以償成為母親的阿玲,是否意謂從此生活就風和日麗?我們無從得知,畢竟人生路上總是有晴有雨,捉摸不定,唯一能掌握的,是自己的心,也希望每個經歷人生洗鍊的人,最後都能如結局的和煦陽光,綻放希望。

(《熱帶雨》台灣版正式預告片。影片來源:電影《熱帶雨》Wet Season官方YouTube頻道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