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寫真情書】再不如意也選擇「開口笑」 忘記99%的不好,選擇記住好事

【朱國珍‧寫真情書】再不如意也選擇「開口笑」 忘記99%的不好,選擇記住好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每年農曆春節前後是國際書展的年度盛事,2013年因為《中央社區》長篇小說出版的緣故,我被安排了三十分鐘的簽書會。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在國際書展簽書,心情既緊張又期待。

當天活動開始前,主辦單位就要我坐在一個像是課桌椅的位置上等待。形容成「課桌」,就是四隻桌腳鏤空的,透視的,毫無遮掩的,我的下半身清楚展現在眾人面前,觀眾們可以直視我的長褲與鞋子。那天我穿著自以為帥氣的牛仔褲與一雙新買的特價麂皮半筒靴,因為太緊張,腳底板不自覺地上下移動,像是打拍子似地舉起腳尖又放下。

終於,開放簽書的時間到了,排隊人潮大約二十幾人,加上互動寒暄,我心想,應該可以撐住十五分鐘的場子,不至於太冷場。然而,就在我自信優雅地展現笑容,與讀者互動時,突然有位讀者小聲跟我說:「妳的鞋子開口笑。」

開口笑?

是。妳的鞋子開口笑。我剛剛就看見妳坐著的時候,腳底動來動去時看到鞋子前面裂開了。

哦!我尷尬到不知該如何回應。

讀者繼續問:「妳等下怎麼回去?如果鞋底掉下來。」

我心想,這不是回不回得去的問題,而是可不可以挖個地洞先躲起來的問題。

老實說,這樣的糗事並不是第一次發生。

我曾經穿高跟鞋在信義計畫區行走,結果鞋跟突然卡住水溝人孔蓋的縫隙裡拔不起來。也曾經拉著塞爆的菜籃拖車,走著走著時菜籃拖車可能無法負荷沉重的裝載物,瞬間掉落一個輪子緩緩滾向他方。好開心搶購到愛喝的薏仁漿兩瓶,卻在趕回家的路上,冒著大雨追公車急忙跑步時,沒注意到塑膠袋破裂,人追上公車,但是薏仁漿掉了,經過兩站才發現我手上提著空的塑膠袋,薏仁漿早已憑空消失。

生活中多有不順糗事,但也常有意外善意降臨

花蓮的學業結束,我把將近12公斤的書寄回台北四樓公寓。郵差送件時,我剛好在敷臉,螢光白面膜緊緊黏著我的五官,只剩眼睛清晰可見四周景物。敷臉敷到一半,撕掉太可惜,我只好繼續敷著面膜到一樓取件。簽完名後,郵差先生問我需不需要幫忙?他說他可以幫我將包裹抬到四樓。

真的嗎?我以為只有宅配才願意爬樓梯送到住家門口。

「我們常會因為特殊狀況提供援助,例如有些懷孕的婦女,或獨居老人不方便下樓,我們都會幫他們把東西送到家門口。」郵差先生溫柔的解釋。

「所以敷臉也是一種特殊狀況!」

「是的。」他點頭微笑。

敷著面膜的外星臉,還能遇到好人,是謂宇宙大同。

(送貨員的善意,讓人倍感溫暖。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另一次是我又買了滿滿菜籃拖車的芭樂、高麗菜還有其他許多雜物,從遙遠的巷子口拖著菜籃車慢慢爬坡走回家。沿途見到一輛宅配貨運車也跟我走著同樣的路線,我慢慢走,他則是慢慢開車、停車、送貨、再開車停車送貨。

他的最後一站剛好送貨到我居住的公寓二樓,我走進去時正巧遇到負責宅配的司機先生跟客戶交件完畢準備下樓。我心想,人家的時間就是金錢,便往樓梯間旁邊一挪,讓他先走。

「需不需要幫忙?」他問。

「真的嗎?好啊!」

「妳沒開車?」

這可是問到我的心坎兒裡,我心愛的小白車,早在2008年就報廢了。

但是我假裝開朗地回應:「喔喔!我配合節能省碳。」

他輕而易舉的將那一籃很重的水果蔬菜雜物抬到四樓,我感激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努力跟他說謝謝!謝謝!

其實那陣子我的生活很不如意,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會「開口笑」,默默想著「否極泰來」。於是,遇到好人時滿心歡喜,這種歡喜會讓我忘記了人生中幾乎99%的不好,只願意記住好的事情。

shutterstock_1081250939-1.jpg(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微笑以對,就會有好事發生。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