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查專欄】2個方法,應戰中年世代壓力如山的職涯焦慮

【老查專欄】2個方法,應戰中年世代壓力如山的職涯焦慮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前兩天有機會和一位跟我一樣年已半百的朋友談到「中年級」的轉型時,他問我「到底中年世代的職涯焦慮和困境是什麼?有什麼方式可以解決?」我笑說這可是大哉問,因為每個人情況各不相同,但是大體來說我會用以下3個角度來解析中年世代的困境:

1. 身為夾心階層,壓力山大:

中年世代從工作和家庭的角度,都處在夾心階層的狀態。待遇相較年輕的工作者來說相對優渥,但既要承擔公司或組織的KPI目標,又要能夠與原生於數位時代,不受權威管束的千禧世代、Z世代共同協作,雖可以說是「中堅份子」,從另一個角度也可以說是兩面不討好,工作上的壓力本就不小。

在家庭裡,中年世代夾在年長的父母與自己的子女之間,除了必須處理好世代間的觀念差異所可能產生的相處問題、甚至觀念衝突外,壽命的持續延長也為中年世代帶來更加沈重的經濟壓力。

他們得要設法滿足活得更久的父母與自己的財務需求,子女也還沒到可以共同分擔壓力的階段(甚至晚婚晚生的中年世代也許還處在撫養兒女的過程中)。這些變動和壓力都在在讓中年世代對於職涯的穩定與持續有更強的依存心理及對不確定性的嚴重焦慮。


(中年世代剛好成為夾心階層,在職場和家庭都有來自上和下的壓力。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2. 科技與產業的變遷增加的不確定性:

就外在的客觀環境變化來看,也沒有讓中年世代有放鬆的機會。因為數位環境的蓬勃發展與快速變化,為每一個產業都帶來不小的衝擊。

這些變化從「可以選擇用什麼方式運用數位」漸漸發展到「設法因應數位帶來的變化與機會」,現在則已經進入「必須思考如何進行數位轉型」甚至是「不轉型,就滅亡」的嚴酷考驗。


(數位時代的來臨,各產業都得開始轉型。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樣的變化之大之快,也是人類史上少有的經驗,身處其間卻又不是數位原生世代的中年級,也承受高度不確定性所引發的焦慮。

3. 對自身競爭力與價值的擔心:

因為環境的快速變化,工作者需要具備的能力也不斷增加。中年世代已經沒辦法用經驗和資歷作為自己競爭力的核心;與時俱進的學習與培養新能力已經是必須面對的職涯挑戰。

況且中年世代在組織裡多半屬於待遇相對優渥的族群,企業主就產值上的衡量,勢必也會對中年世代的工作表現要求更高。「終身學習」不再只是中年世代工作者的選項,而是必須。


(「終身學習」才能確保自身跟上時代,不被潮流拋下。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上述的焦慮與困境,勢必不能用「以不變應萬變」來面對。那麼中年世代該如何積極應戰呢?我會說解決方案還是來自於心態、態度的改變。主要可以分為以下2方面:

1. 積極開拓職涯「第二曲線」:

許多中年世代還沒有意識到上述的這些主客觀的難題應該要用開拓職涯「第二曲線」的方式來因應:開始思考自己職涯的另一條曲線該如何定義。

日前有一位朋友跟我分享他的近況,他主動離開了服務二十年,從外在的角度看似穩定的總務後勤工作,開始把他在ISO認證等領域的專業發展成顧問和課程。


(開拓職涯「第二曲線」是走出困境的方式之一。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雖然初期這樣的轉變未必像是待在組織裡那麼穩定,但是從長期來看,比到時屆齡退休或不幸提早被組織資遣,發展性與持續性都更好。

2. 以開放心態思考各種可能性:

如果對職涯的想像只有正職、加薪、升遷,那麼當衝擊來臨的失落與打擊可想而知不小。但如果思考的是如何長久走好職涯之路,轉換工作型態、非典型職涯(斜槓、兼職)、創業(或「一人公司」)、跨入新領域,這些都是可能發展的選項,前提還是中年世代必須以開放的心態思考屬於自己的解決方案。


(保有開放心態,任何方式都有可能是未來長久發展的選項。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中年世代分別處在不同的行業、處境,但共通點是大家都必須設法找到屬於自己的下一段人生的方向與做法。

上述的困境靠自己單打獨鬥也許會是艱難的,但如果可以透過社群的分享與共創,將會是中年世代可以開始培養的一種新行為模式。而這也是我之所以參與及經營中年世代互助社群的原因。

 

作者介紹│李全興(老查),2000年加入數位產業,歷經電子商務、社群經營、數位媒體等領域,曾任康泰納仕樺舍集團數位營運總監、副總經理。50歲後跳脫舒適圈,轉型開始探索第二段職涯,除提供「出租大叔」諮詢服務、經營Youtube頻道,也擔任企業數位轉型顧問與授課。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