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超越老化」,專注在真正有價值的事情上

一起「超越老化」,專注在真正有價值的事情上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邁入60歲,身體不再像年輕時的靈活、記不住的事也愈多;然而上了年紀不代表就毫無用處。美國《紐約時報》記者約翰.利蘭(John Leland)花費一年的時間,採訪6名均齡90歲的長者,寫成《老年的意義:我和那些老人共處的一年》一書。這些長輩多少都有病痛,但他們仍有能力選擇自己該怎麼過活。人生經驗增長了他們的智慧,讓他們能更從容面對老年帶來的失落感。以下是精選書摘內容:


露絲的長女茱蒂經營一個機構,專門服務低收入的老人,她說她時常在她服務的人身上看到這種韌性。

茱蒂說:「活到八十五或九十歲的人,都有驚人的力量。像我母親,她失去丈夫,也失去雙親,她知道怎麼處理失落。雖然不會減輕痛苦,但人類很有韌性,而年長者經歷過各式各樣的事,我們有很多可以跟他們學習的。」

「年老未必愉快,但也未必可怕。金錢有幫助。有親人也有幫助。但我遇過一些人既沒錢也沒親人,老了卻過得不錯。」

有一天,我在王萍的公寓裡問她,她這九十年有什麼遺憾。王萍的公寓雖然樸素,卻總是窗明几淨。她不再給自己買衣服,毛衣脖子邊的地方微微磨損了。她把照顧窗邊植物當成例行公事,她說:「這很重要。我喜歡花,對我的身體很好。」

對於我問起的遺憾,她搖搖頭說:「遺憾沒道理。沒辦法回到從前。過去的就過去吧。」

(用心照料植物、看著生命茁壯,何嘗不是一件大事?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老年人的思考:無須再擔憂未來

想像一下:不用再牽掛未來──也就是各種事很可能不會發生,唯獨一個例外,那就是死亡。

不再牽掛未來的感覺就像第一次飛行,讓人覺得輕飄飄的、無拘無束。我們大多天天抱著未來而活,在這未來的重擔下辛勞。像老年人一樣思考,就像無牽無掛地旅行。

1980年代,瑞典社會學家拉斯.托斯坦(Lars Tornstam)驚訝地發現王萍這樣的人十分普遍。

他們雖然失去許多,老了卻心滿意足。他們對於如何運用時間、和誰一起共度時光,變得更挑剔了。

他們不再有興趣在雞尾酒會與人閒聊或和陌生人調情,不再尋找新朋友或增加社交網路上的新聯絡人。他們不覺得寂寞,反而告訴托斯坦,他們珍惜有獨處的時間可以沉思。

(長者可能不再熱衷於參加聚會,即使獨處,也不感到寂寞。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其他社會科學家爭先想出新主意,讓老人有事可忙,托斯坦卻自創「超越老化」(gerotranscendence)這個詞,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老年──不是一段衰退的時期,而是一個高點,此時人們會超脫物質煩惱,專注在真正有價值的事物上。

人生歷練累積智慧,愈能體會幸福感

佛羅里達大學的蒙妮卡.阿德特,研究的是智慧與老化,她認為老年人的一些趨勢(例如接納混合情緒、節制負面感覺)造成某種隨著年歲一同進化的智慧。

為了評估是不是愈老愈有智慧,阿德特制訂了她所謂的三維智慧量表(three dimensional wisdom scale,3D-WS),用三個座標軸來表達智慧:認知(cognitive,理解人生的能力)、反思(reflective,從不同觀點看待人生的能力)和情感(affective,情緒智慧)。

一個人可能在某個維度比較強,但有智慧的人運用這三種維度的方式,會使各個維度彼此增益。阿德特用這個量表發現,一開始就有智慧的人,智慧確實會隨著年齡而增長,而且智慧愈高,幸福感愈強。

(隨著年齡增長、智慧愈深,看待人生的角度不同,較易感到幸福。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有智慧的人,決策能力比較好,懷著比較實際的期待,如果事情不如預期,他們不會那麼失望。老人不會因為他們花不到的財富或釣不到的對象而昏頭,也不會為了自己記不得的冒犯而懷恨在心。

在任何年紀要有智慧,首先恐怕必須接受你終將死去(而且是真的接受這個事實),並且在面對限制時知足一點,而不是感到困乏。

現代醫學鼓勵我們把死亡視為一場考驗,我們或許通過或許失敗,而穿白袍的專家凌駕其上。長者給了我們更有智慧的觀點──我們所有人都難逃一死,所以不如趁還活著的時候,好好活這一遭。

(把心力專注在有價值的事上,好好活一遭。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兩千年前,斯多噶學派(Stoic)哲學家賽內卡(Seneca)主張,我們應該「珍惜、鍾愛老年,因為只要知道如何運用,老年就能充滿喜悅......生命走下坡卻尚未劇烈衰退時,最是愉快。

而我本人相信,那段時期像是站在屋頂邊緣,其實有種獨特的喜樂。否則就是我們對喜樂已經習已為常,因此渾然不覺。飽足煩厭,再無所求,是多麼令人欣慰的事!」

「我時常覺得,死亡並不是生命的敵人,而是朋友,因為歲月之所以那麼珍貴,正是因為我們知道歲月有限。」──猶太教拉比約書亞.L.李普曼(Rabbi Joshua L. Liebman)

老年讓年長者被迫接受這種概念,他們之中有些人比較願意接受,有些則否。然而我們應當不用等年老才採納這種觀點。我們只需要選擇這麼看事情就得了。


老年的意義:我和那些老人共處的一年
老年的意義:我和那些老人共處的一年

作者:約翰.利蘭(John Leland)
譯者:周沛郁
出版日期:2019/12/11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