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元專欄】從裝潢看人生 結了婚、生了小孩,女性的自我退到哪裡去了?

【方元專欄】從裝潢看人生  結了婚、生了小孩,女性的自我退到哪裡去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朋友剛買了房子,正陷入裝潢的狂熱中,興沖沖地在臉書公開了她和設計師討論規畫出的裝潢3D圖。

大器的客廳後方、在一般人定義的餐廳位置,有一張長長的木桌,設計師從俗地以3D繪製了桌巾、花飾、燭台、餐具和高腳杯。但那其實是朋友想像中未來的文昌位、生財地、聚寶盆─她的工作桌。

婆婆第一個發難:「餐桌在哪?」得知這張要價3萬元的大桌是工作桌、只偶爾客串飯桌時,她的音量又大了些:「吃飯更要緊吧?妳打電腦只要一小塊地方就好了呀。」

我的朋友是文字工作者,多數時間的確是只要一台電腦的空間,但她的「辦公區」除了電腦外,還要有散置資料、盆栽、玩偶、茶與咖啡與零食補給的空間,一張大木桌是剛剛好的舒適程度。

但她無法和婆婆解釋,為什麼房間裡那張梳妝台不合用,為什麼她只是希望在先生名下的房子裡,擁有一張自己的桌子。

她只要一張桌子。甚至不是英國作家維吉尼亞‧吳爾芙所說的,「女人要有屬於自己的房間」。

吳爾芙這句話被視為女性對自身價值覺醒的第一步,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房間,不只是隱私,也是個體存在性,女人在這小小一方空間裡,才能還原被社會價值定義/框架的自己。

結了婚,做太太、做媽媽,自己的角色退到最後

可是現今常見的情況是,女性結婚後搬出自己的閨房,住進以愛為名的共有愛巢,臥房是兩個人的、客廳是大家的,如果有書房,從裝潢風格可以推測大部分是男主人的;好吧,多數情況下,廚房是女主人的。

當她想要寫點東西,就側身在小小的梳妝台邊、或者借用餐桌一角。或者如另一個朋友的情況,她想偷哭時,要躲進一坪大的衣帽間裡,那是唯一一個還沒被兒子找到的藏身處。
 
除了空間,有些女人也許連名字都沒有了。最近發現很多友人的LINE名稱,不約而同都變成「XX的媽媽」,生兩個、三個孩子的,「媽媽」兩字前面綴的名字更多。就是沒有自己的名字。

沒錯,這是為了讓孩子的老師在班級群組中好辨認,家長不得不的配合。但是,從「A小姐」變成「B太太」,再變成「某某的媽媽」,女人本身的主體性退到好後面,她在相當大的一部分世人面前,不再是Sherry、Irene、Jessica或小芳、珊珊,她只是「小明、小華的媽媽」。

歡喜做、甘願受,兩夫妻的世界回歸兩夫妻解決

有人說,在愛的名義下,這些不叫犧牲,是奉獻、是心甘情願,名字只是稱呼、桌子或房間只是配合空間的妥協,不必無限上綱地牽扯到女性自覺。

我尊重。畢竟我們母親那一輩就是這樣過了一生,歡喜做、甘願受,無怨無悔(也許怨了,是為人子女的我們不知道)。
 
但是,如同我的朋友,只是想要一張書桌,何必承受來自傳統價值的疑惑?她不禁想召喚出吳爾芙幫忙說說理。
 
我的朋友最終保住了她的工作桌,沒有放上漂亮的桌巾與高腳杯,平時散置著她的電腦與一應工作所需。只是在婆婆駕到日,她會收起電腦,擺上餐墊。把自己的桌子借作餐桌之用。這與借餐桌當自己的桌子,兩者有主從上的差別。技術上解決了困局。

至於小夫妻倆,平時親親熱熱窩在沙發上吃電視餐,想講究點,就借木桌一隅擺上三菜一湯。這是兩個人的日常,無涉夫綱或婦權。


(夫妻用餐時能夠窩在沙發配電視就足夠了,真有需要也只需佔用工作桌的一小角,更不用去探討何謂自身價值。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介紹│資深藝文記者。一輩子都在書桌前的人,從用功讀書追求黃金屋,變成敲著鍵盤付房貸。人到中年,有一些茫然、有很多想重來,卻只能忙著應付各種日常,偶爾擔心會對不起小時候的自己。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