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藝生活美學家凌宗湧:我在陽明山種一座祕密花園

花藝生活美學家凌宗湧:我在陽明山種一座祕密花園
圖片來源/邱劍英
放大字級

什麼叫作「美」?如果真心喜歡一件事,那便是屬於自己的美學。被譽為華人第一的花藝界代表,凌宗湧在探索美的過程中,如何翻轉傳統,一步步打造獨一無二的祕境?

沿著山路,彎彎轉轉來到海拔670公尺的竹子湖,入秋的早晨,山高高,雲霧裊裊,空氣還有些涼,穿過一條茶樹小徑,就是花藝大師凌宗湧的祕密基地。

(沿著山路,慢慢深入凌宗湧的祕密基地。照片來源:邱劍英攝)

擁有一座花園,是許多人的夢想,1998年創立CNFlower、以高雅自然的風格受到國際品牌青睞的凌宗湧也不例外。

2年多年前,他以一套台北公寓的租金價格,在陽明山租下千坪坡地,實踐自己的花園夢。

而今,這座名為「億萬年火山口下的西恩花園」漸漸有了雛形,在微雨新晴的9月中,凌宗湧為我們打開大門,分享他如何在園藝景觀偏於單一的台灣,展開一場重新發現生活與美的探索。

花藝──自己玩、自己做:台灣園藝不做的事,他來做

原本擔心,夏末秋初或許不是拜訪一座花園最好的季節,但推開木柵門,眼前的遼闊、深深淺淺的綠意,還是讓每個人都「哇」了出來。

一幢黑色小木屋,遠有白雲大山環繞,周圍是日式潺潺流水、歐式花園餐席,草木自然生長,看似全無安排,細觀香草、多肉、宿根花卉等相依有序,野趣中又見別緻。

(對於花藝與設計,凌宗湧敢於走出台灣制式框架。照片來源:邱劍英攝)

更可貴的是,以秋收為名布置的資材室,花材幾乎全來自現場,像是巴西野牡丹、冇骨消、紫蘇、九層塔等,常見而且可以食用。

「我在這裡,自己玩、自己做,得到很多以前書上我不相信的事情,」領我們走入波斯花叢的凌宗湧,聊到他種了哪些花樹,成功吸引鳥兒蝴蝶來,眉開眼笑,隨手又摘了一朵波斯菊,清香口感讓眾人驚呼超適合入菜。

「在這裡看到的一切,都是台灣園藝不會做的方式,」凌宗湧說道。

從愛馬仕、杭州富春山居、越南柏悅酒店到周杰倫台北W飯店婚宴,凌宗湧就地取材、順其自然又雍容精湛的花藝,早已無庸置疑。

但一遇到園藝,每個主人的唯一要求不外乎是容易照顧、好維護,最好還要能夠開花,也造就現行仙丹、矮杜鵑、茶花等偏於單一、缺少生命力的景觀。

理解業主的憂慮,凌宗湧決定自己試試看。本來,他就是熱愛山林生活的人。

山林──無法被複製的空間:從花藝跨界到山居設計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現以清幽聞名海內外的食養山房原址,10多年前就是凌宗湧將廢棄農舍打造成的世外桃源。因成家立業,妻小交通不便,才搬回台北。

前幾年,他在九份尋得一可遠眺大海的畫家老屋,取名「數樹」,從花藝跨界度假山居設計,結果創下《Elle Decoration家居廊》報導收到7個國家要求授權刊登的紀錄。

《Elle Decoration家居廊》首席內容官孫信喜觀察說,我們一直在講生活方式,生活方式就是看不同人怎麼生活。數樹是非常個人化的空間,設計品非常少,全部都是手工、寄託時間情感的老東西,它不是一個被複製的地方。

「當一個空間不能被複製,就非常有獨特性,凌宗湧這種與自然親近、所有材料跟手工混搭的生活方式,正是人們心生嚮往的一種生活狀態。」

這次來到竹子湖,真正耕耘一座花園,凌宗湧是靠朋友牽線。

(風格獨到的庭園。照片來源:邱劍英攝)

當房東說起這片土地過去的歷史,凌宗湧如獲至寶,「完全是我想要的大寶庫,全部都是跟花園藝相關的東西。」

原來,今以海芋、繡球吸引大批遊客的竹子湖,民國60年代起,台灣景氣好轉就開始供應花卉。那時的花材跟著小原流、池坊等日式花藝流派走,竹子湖還曾是全台灣最大的劍蘭種植區,至今還常帶給凌宗湧驚喜,「我們園子夏天有時會突然冒出一根劍蘭,大概是30年前的種子,所以這地方對我來說很特別,不是隨便租一塊農地而已。」

庭園──重新定義美學:回到日治時代的竹子湖

找到好地方,按凌宗湧所想,應當能自由創造他心中的庭園,實現他從國外吸收回來的美學,沒想到是一連串震撼教育。

當地人告訴他,他喜歡的白色木蓮原來是含笑所嫁接,種子落下,仍是含笑,垂櫻也是,掉下來再長出依然是山櫻花。

然而,當地逢春滿開的山櫻花等亞熱帶鮮豔的花草,也不符合他原來素雅的美學邏輯。

(凌宗湧花了不少時間,釐清自己對於「美」、「美學」與「美感」的認知。照片來源:邱劍英攝)

「到底要把我的庭園做成人工、美容過的樣子,還是保持原來的狀態?」凌宗湧問自己。

「過去認知的美學,來到山裡,有很大的衝突,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尤其我們自認在推廣美學,美,到底是什麼?是外來的美學影響我們的眼睛,還是真心看見這些東西的時候,你會發出驚嘆?」凌宗湧說。

凌宗湧花了1年以上的時間,決定要種什麼,而且有他的美感,「也要說服自己,我真心喜歡它。」

首先是還以該地原來可能有的樣貌。

像是面向資材室的右側草皮,底下原來是化糞池,因為兩側遮擋,只有日正當中才受日曬,凌宗湧想回復以前日治時代竹子湖的狀態,便引入溪水循環,把蕨類跟苔蘚帶回來。炎夏在此,山風吹來,喝杯庭院採來的薄荷水,說不出的沉靜沁涼。

西恩花園每一區因地貌屬性都有不同的風景,資材室後方種植一些蔬果,左側以香草與花材區為主,前方則是歐式花園風情。

有趣的是,說日式,樹上又掛了露營用吊椅;說歐式,其實全是台灣常見熟悉的花草,完全不拘泥於風格,也跳脫CNFlower專櫃給凌宗湧的印記。但每一轉身,視線所及,都獨一無二,教人發自內心欣喜。

其次,盡可能選擇台灣原生與可食用植物,再順其自然,理出最素雅美好的樣貌。

凌宗湧不太強調教學步驟方法,但花園中處處可看到他的巧思。例如,和雙扇蕨同樣是億萬年蕨類,卻常被當作雜草的木賊,若扦插在石缸,更顯雅致;以漆全黑的資材室為背景,原來桃紅的扶桑,出其不意豔麗又脫俗。

突出的雜草、枯萎的繡球在凌宗湧的適時留存下,也讓人重新看見野生的魅力與四時的生命。

更重要的是,在這裡,花園不只提供觀賞,反倒像國外市場,隨手採一把香草放在玻璃水瓶擺在餐桌,走入生活的花園,也是美麗的花園。

訪問過無數設計大師的孫信喜認為,凌宗湧是他少數可以肯定的第一華人花藝代表,「他一直在傳遞如何用心去感受花本身,而不只是拗一個造型,說如何去弄才會漂亮。其實漂亮是怎麼都會漂亮的,一朵花、一枝草對他來說都是漂亮的存在,但如何完美表達出來才是我們應該去挖掘的。」

孫信喜觀察,欣賞日本高超的花藝,我們會感到卑微,但凌宗湧不是,「大家看了會發現好美、好開心,這是一種內涵生命力。」

時值中秋,採訪中午結束前,凌宗湧穿梭在庭園間,信手捻來一杯他獨創的花草水送給大家。準備好晚上烤肉的用具桌椅,下午他跟太太、小孩要去陽明山前山公園游泳。

(凌宗湧的花園一隅。照片來源:邱劍英攝)

如果要問花藝大師創意從何而來,答案大概是「生活」,「很多人問,怎麼讓工作發生這麼多新的事情,沒有這一切,就沒有那樣的事情。」凌宗湧說。 


凌宗湧的Off學:大自然的花不會望著別人,只會做好自己,無論花藝還是人生,順其自然就好。

  • 現職:CNFlower西恩創辦人暨總監、美好關係活動發起人。Alila陽朔糖舍、杭州富春山居酒店、西貢柏悅酒店等花藝顧問
  • 代表作:杭州富春山居花藝作品「江南竹雨」、周杰倫、張震與郭台銘之子等世紀婚禮花藝

【翻轉5大迷思:來點不一樣的花園美學】

迷思 1. 花園只能觀賞?


青草科與菊科,可觀賞與食用,將波斯菊花瓣入菜,或採一把九層塔放在玻璃水瓶,走入生活的花園,也是美麗的花園。

迷思 2. 國外品種更優秀?


喜歡橄欖樹堅毅的樹形與多用途果實嗎?台灣原生種椬梧同樣優雅,也會開出小白花與結果,果實更可作草藥。

迷思 3. 盛開才美麗?


花園一角的繡球,從初時白、盛開的藍或粉,到褪成淺褐,不同生命階段各有不同美感,不需急著剪除,或可另做乾燥花。

迷思 4. 野花野草都要除掉?


庭園不一定都要是名貴花種,在邊角適當安排一些草類,留下一些自然生長的野草如「恰查某」(咸豐草),更顯清新,亦帶點野趣。

迷思 5. 亞熱帶花材難顯素雅?


在位處亞熱帶、花材色彩鮮豔的台灣,追求素雅似乎跟順應自然有些衝突,但以西恩花園漆成全黑的資材室為背景,出其不意的扶桑更豔麗,也脫俗。


延伸閱讀

  1. 跟演唱會一樣難搶!林務局連三年推出爆款年曆的祕密    
  2. 30歲辭職拔草找到志業 雙年展、董事長、教授都來邀    
  3. 林志玲的捧花有「凍齡」秘密?   
  4. 愛上台灣山林的日本花藝師:改變生活,一株花就足夠    
  5. 連續6年拍只開3天的花,72歲現代唐吉軻德徐仁修拍下台灣奇景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