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愛情故事》柴門文看另一半:頑固老頭拒學新事物 反而活得神清氣爽

《東京愛情故事》柴門文看另一半:頑固老頭拒學新事物 反而活得神清氣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活到老、學到老;終生學習,是老後生活的必然嗎?《東京愛情故事》原作漫畫家柴門文,觀察也是漫畫家的另一半──《島耕作》作者弘兼憲史,發現「拒絕再學習」的退休男人,生活似乎沒有為之黯淡無趣;堅持自我本色,也能活得健康沒壓力。


十一月的某天,外子說:「我要去買西瓜。」

我心想,現在這季節哪裡有賣西瓜?千疋屋或新宿那家水果專賣店「高野」有賣嗎?正當我想這麼說的時候……

「現在去售票機買票的人大概就只有我了吧,每次都覺得好丟臉。」

難不成此「西瓜」非彼「西瓜」,他講的是西瓜卡(Suica)?

「可是我不會買,你陪我去!」……

所以我只好陪同人生首次購入西瓜卡的外子去車站買卡。

(日本的「西瓜卡」儲值後可以乘車、購物,功能類似台灣的悠遊卡。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為什麼你自己一個人不能買?」

「我第一次買會緊張,萬一搞錯了要問站務員也太丟臉。對了,要怎麼知道卡片裡還剩多少錢?」

所以我只好幫他去售票機買了一張西瓜卡,幫他儲值了五千圓,再親切地告訴他,只要把卡片往閘門口那麼嗶一下,就可以知道卡片裡的餘額。

他在50歲之後如此宣告:「我50歲以後,就不想學新東西了。」

老後不想再學習!柴門文:老公只出一張嘴 萬事別人搞定

說到做到,他完全沒碰當時終於普遍起來的電腦,也從來不去記要怎麼把電視從地上波(透過天線送的訊號)轉到有線頻道,當然更不會錄節目。每次他要幹嘛時,就大聲呼喊兒子或我:「喂!要怎麼把電視轉到有線頻道?」

其實他直到40幾歲都還是個狂熱的家電愛好者,手持攝影機、大螢幕電視等,一出新機種他就買,而且用得很順手,但是數位化之後就忽然什麼都不肯碰了。

他的車子沒裝導航,每次都要靠我這個人體導航器,坐在副駕駛座攤開地圖指路。

我家的手機普及順序也是從女兒→我→兒子,最後才是他。不過他倒是很早就改用智慧型手機,只是不會用 App 查轉乘資訊,每次出遠門都得翻一本厚厚的時刻表查時間以及怎麼轉乘。

電腦則依然堅決不碰,因為他不會敲鍵盤。他的工作室裡當然備齊了最新機種,也有個人電子信箱,不過他不知道要怎麼開信箱,一切工作事宜都不能用電子郵件聯絡,只能採取老式的打電話或傳真。

每次有人問他為什麼不用電腦,他就挺起胸膛說:「我要查什麼只要交代助手去查,再印出來給我就好啦,我幹嘛要用電腦。」

不是「不用」,而是不想學,所以不會用。

當然他也不可能知道要怎麼用 iPod,所以這個人至今依然用CD或卡帶聽音樂。

學會3C雖然生活便利 柴門文:時間和注意力被瓜分

看著他如今依然那麼活力旺盛,每天東搞西搞,就不得不想:「這個人該不會是因為十幾年來都沒學新東西,才能保持得這麼年輕吧?」

我雖然對機械類的事物不拿手,不過性格裡有不服輸的一面,所以45歲以後在工作室添購了電腦設備,一旦碰到什麼不會操作的,我就覺得「可惡!我怎麼可能輸給一台機器?」

於是有問題就馬上解決。屢敗屢戰之下,現在總算也多少有了點收穫,至少比外子會用電腦。我現在有一台桌上型電腦、一台手提電腦跟兩台平板。

但我發現,這麼多的電腦設備,好像瓜分掉我的時間跟精力了。

聯絡工作上的事主要靠電子郵件,所以每天上午都要回信。一回完信,一個上午就不見了。不管多短的文章,我都一定要開文字檔寫。用電腦的好處是不用一筆一畫親自寫,手不會痠,刪除訂正時也很方便。

這種「事後再改」的想法,好像鬆懈了我的集中力,把精神弄得鬆散了。一不小心就不夠集中,覺得反正字數爆掉的話,晚點再刪就好了。寫到一半甚至還會喝個茶、睡個午覺。

我用平板收其他信箱的郵件,所以也要開那個平板看。有時不小心跟工作時認識的新朋友提到自己有在玩臉書,隔天就收到了交友邀請,這樣也得花時間按下接受鍵跟寫幾句回覆的話。

相比之下,我家那口子會把手機帶進廁所,一邊回應大自然的呼喚,一邊大聲討論工作,還要求對方:「重點傳真到我工作室!」

全新學習vs.翻新熟悉專長 各有一片天

人不可能順順利利就開始一件畢生從沒碰過的事。神近市子首次當選眾議院議員時,雖然已經64歲了(到79歲為止共當選五任),但她在當選前就長期投入社會運動。

(神近市子,日本著名婦女運動家、作家、政治家,在90多歲的生涯中勇敢發聲、度過精彩的一生。照片來源:國立國會圖書館

我過了50歲才嘗試的各種新挑戰,沒有一件順利的。熱瑜伽耗費太多體力、車子也幾乎不在東京都內開(49歲考取駕照)、趁搬新家開墾的家庭菜園如今也任其荒蕪。

相反的,我從以前就接觸過的事情所延伸出來的新嘗試,感覺好像就進行得滿順利,出乎意料。

譬如,我畫起了大正時代的漫畫,這是我第一次把背景設定在舊時代,但是非常有意思。如果我不是畫漫畫,而是飾演一個大正時代的女性,肯定會死得很慘。所以我似乎比較適合從自己熟悉的事物延伸出去的小嘗試。

我現在不可能去當歌星,也不可能變身芭蕾舞伶或鋼琴家,但似乎還能往寫作、畫圖的方向發展。

某位大企業家說:「我會幫40幾歲失敗的人一把,因為他們還有可能從失敗中學得教訓,重新站起。但50幾歲的人,我就不會出手相助了,這個年紀的人不太可能再爬得起來。」

雖然很殘酷,卻很現實。人過了50歲以後,為了避免在人生路上再跌一大跤,最好的辦法或許是把之前一路經營起來的成績,小心翼翼地維護、進行下去。

頑固的死老頭之所以能與社會脫節還長命百歲,大概是因為拒絕新事物,所以什麼壓力都沒有,活得神清氣爽。每次看見外子那活法,我就覺得這想法很可能正確無誤。

(延伸閱讀:弘兼憲史的「空手哲學」:算了、那又怎樣、每人不一樣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把老去的每一天,都噗!地笑出來:《東京愛情故事》日劇原作女王柴門文的笑中帶淚日常
把老去的每一天,都噗!地笑出來:《東京愛情故事》日劇原作女王柴門文的笑中帶淚日常

作者:柴門文
譯者:蘇文淑
出版日期:2019/04/26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