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牽46年 侯麗芳夫婦面對病魔 甜蜜牽手不認輸

情牽46年 侯麗芳夫婦面對病魔 甜蜜牽手不認輸
圖片來源/陳弘璋
放大字級

一走進侯麗芳的家,明亮玄關燈下,親和又莊嚴的媽祖相片映入眼簾。這張由男主人楊威孫親手拍攝的作品,扮演媽祖的侯麗芳慈眉善目,意境一片祥和。

事實上,這個有媽祖護衛的大明星家庭,長年來也上演凡塵俗世的家庭悲喜劇。但難能可貴的是,即使結婚39年,走過風雨,兩人仍互許下輩子非彼此莫屬、還要再情牽一世。

而這一切都要從46年前,一個颱風天說起。


(侯麗芳,1951年生,知名節目主持人,也是國內大型活動御用主持人。曾演出電視劇《媽祖》長達6年。照片來源:陳德信攝)

交男友卻遭母抓髮掄牆,大明星苦情如八點檔

侯麗芳從小長得濃眉大眼,輪廓深似混血兒,亮麗動人。從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現為世新大學)廣播電視科大三開始,就到華視擔任節目助理。她台風穩健,外型又與當時紅星崔苔菁神似,很快就被拔擢簽約成正式主持人,已經是個小有名氣的明星。

楊威孫則是剛剛創業起步、經營貿易公司的上班族,對這位世新學妹一見鍾情,卻苦無接近的機會。一個颱風天,他乘機為她撐起雨傘,終於結識侯麗芳,也是漫長苦戀的開始。

兩人交往初期,就面臨侯麗芳母親的激烈反對。侯母對於愛女才出社會就交男友相當不認同,不是罵就是打,絲毫不管侯麗芳已經是公眾人物,得顧形象面子,一不高興就掀起狂風暴雨。

「你就是不聽我的,就是要跟我作對,」那時年方20歲出頭的侯麗芳,被盛怒的母親一把抓住頭髮,使勁掄著撞牆,被爸爸急忙拉開後,媽媽又轉身到廚房拿出菜刀,「要不然我們同歸於盡好了。」

而這場驚天動地的大戰,還只是侯麗芳與楊威孫交往時的霹靂戲碼之一。

「後來我才漸漸明白媽媽害怕失去女兒的心情,」侯麗芳事後回憶著。有一次她要出國宣慰僑胞,行程一排就是1個月,母親焦急地說:「我只為你而活,你走了也把我的心帶走了。」她聽了不禁飆淚,對媽媽說:「將來如果我結婚,無論我到哪兒,就在旁邊買棟房子給你們,我照顧你們一輩子。」

送上母親最需要的安全感後,她終於點頭,答應讓侯麗芳嫁給楊威孫。

婚後偶有家庭衝突,兩人體貼彼此凡事照應

婚後兩人最大的挑戰,仍是家中的長輩。還好楊威孫對待侯家兩老非常孝順,並且很能適時化解兩家難免有的摩擦衝突,圓融處理。

「我媽媽的性子本就剛烈,年紀大了也逐漸失智,有的時候很會罵人。」侯麗芳記得,有一天媽媽在電話中又為了小事暴怒掛電話,並且馬上就從隔壁來到侯麗芳家按電鈴,準備當面開罵。

「我老公很霸氣地說,『你進房間去,這裡是我們楊家,』挺身擋在前方。結果我媽進來見不著我,也就不敢罵得太兇,事情也就過了。」就是這些日常大小事,夫妻之間互相支援體諒,情感依存愈來愈深。

「以前我爸爸都叫我老公『萬能博士』,覺得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到,是家裡最大的支柱,有任何問題,交給他就好了。」


(家有大明星,楊威孫非常尊重太太的工作。侯麗芳則愛做菜,是先生在商場上最大的後盾。照片來源:陳德信攝)

而侯麗芳自己也信守當年的承諾,把母親照顧得無微不至。當紅時即便每週有5天的節目錄影,她也要求自己都要在傍晚6點前回家煮飯,「因為老人家不愛到外面吃。」

兩人照顧楊威孫的母親,也是噓寒問暖、非常顧慮老人家的心情。曾經有一次,兩人赴歐洲玩了兩週。回台後,楊威孫的母親念了一句,「父母在不遠遊」。兩人在楊母過世前,就再也沒出過國。

兩人婚姻中,除了長輩給的挑戰外,另一個難關也在近年無聲逼近。

老公的家族癌症病史一長串,6腫瘤彷彿滿身布滿地雷

楊威孫家族病史洋洋灑灑,從爺爺到父親、姑姑、叔叔都有腫瘤與肺的問題。他自己得過肺腺癌、長過腦膜瘤、右腎上腺腫瘤、左腎血管瘤,上天彷彿在他體內布滿不定時炸彈。

「獲悉他得肺腺癌的時候,我沒有哭,但是我很難過。我公公72歲發現肺腺癌,但我老公才60出頭。這麼好的人,老天爺為什麼要讓他罹癌,」侯麗芳回憶初得知丈夫得病的心情,轉為哽咽。這次手術切了四分之一的右中肺。

2015~2017年間,醫生好不容易確診發現,楊威孫持續追蹤的左腎血管瘤受腎細胞癌包覆,已經轉成為惡性腫瘤,免疫失調造成他全身皮疹。接下來當然難逃一刀,這回在腹部留下了不短的疤痕。

問侯麗芳,先生身體狀況這麼多,每個問題都不簡單,該怎麼面對?她瞪大眼睛認真地說:「他都很樂觀也很勇敢又積極去找原因。他迎戰,我就陪著迎戰。他都不怕,我怕什麼?就是細心照顧,別讓他生氣、擔憂。」

面對病魔挑戰,楊威孫不改樂觀的天性。楊威孫回憶,他的爸爸年紀大了還去學魔術,肺腺癌手術出院後,即便到台大醫院化療,也跑到兒癌病房耍寶變魔術,「所以我想,樂觀大概也是我的家族遺傳。」

「快樂的心情會幫我遠離病苦,」楊威孫不怨老天出的種種難題,反而感謝上蒼總讓他可以及早面對疾病,先下手處理對付,「病人只要認輸就垮了。」

穿越重重障礙甜蜜不減,悟出夫妻相處之道

雖說兩人感情好,但訪談間偶有遇上雙方記憶模糊地帶,兩人一樣會半開玩笑地「答嘴鼓」,無傷大雅地想要分個「輸贏」。

通常這個時候,楊威孫會在侯麗芳的背後做個動作:他指著自己的左耳,再揮向右耳,告訴我們,他正在「左耳進,右耳出」。他眨著頑皮的眼神說:「天下男士們,這就是求生之道啊。」


(侯麗芳夫妻互相扶持走過近半世紀,彼此用心經營,是婚姻長久的秘訣。照片來源:陳弘璋攝)

「夫妻間必須體會,婚姻是要經營的,」楊威孫說,牙齒和舌頭都會互相咬到,何況是來自完全不同家庭的兩個人。

近年來,隨著兒女長大成人,在對抗病魔外,兩人人生的責任和難關已穿越大半,正是夕陽無限好的年紀。令人欣羨的是,兩人仍甜蜜不減當年。

「我幸運地娶到她,若問下輩子,我會說我們仍將是夫妻,輪我嫁給她了,」受訪接近尾聲時,楊威孫一點不猶豫地強調。

而侯麗芳在一旁笑盈盈看著,「朋友都常說我怎麼這麼好命,」她笑回大概前輩子燒了好香。友人回她,「你燒的應該是最高級的檀香吧。」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