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屋簷下,不一定要有血緣關係 德國跨世代共居成養老新趨勢

一個屋簷下,不一定要有血緣關係 德國跨世代共居成養老新趨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現在的人愈活愈老,孩子卻愈生愈少。孤單,是老後無可避免的情景嗎?人口老化在全球名列前茅的德國,很早就開始思索高齡的居住議題。根據官方數據,高達8成的德國人,不想住進安養院;而一半以上的人則不排斥和陌生人共居。

高齡90好幾的提格(Edith Teeg),住進合租公寓已經有6年的時間。剛搬進來時,她並沒有花太多時間適應新環境,只費了點心挑選想參加的課程。「我加入劇團社團,還上語言課,也去健身房。」

對提格來說,比起住養老院,和不同年齡的人一起合住有趣得多,「沒人會禁止我做什麼,我自己就能決定任何事。」

空巢之後不孤單 共居讓長者找到新的歸屬感

德國一項針對60歲長者的調查指出, 79%可以接受跨世代共居;教育程度和收入愈高者,對於和陌生人合住的態度愈開放。

早在20多年前,德國就出現銀髮共居的創舉,已經80歲的前布萊梅市長舍夫(Henning Scherf),是當年的響應者之一。舍夫的三個成年孩子陸續搬出去之後,他和妻子就約朋友合買一棟公寓,一開始的樓友都是銀髮伴,後來陸續有年輕人和小家庭加入。

「我們常常一起吃早餐,也輪流出錢或平分支出。假日時大家的兒女和孫子還能辦聯誼會,非常熱鬧。」

舍夫以自己的老後經驗為例,除非真的受限於身體狀況,否則多數的人還是寧願住在自己的房子裡直到終老。因此空巢之後,與同齡者或跨世代的共居,為高齡長者的居住問題,提供了新的想像空間。

(已經80歲的前布萊梅市長舍夫早在20年前,就已經響應銀髮共居,填補自己在空巢期時的空虛感。照片來源:SPD Land Bremen 粉絲專頁

孤單無助、斷絕社交 高齡人口的健康大敵

根據德國老年中心的研究,在70歲以上的人口中,超過2成平常只和一個人連絡;高達7成5的人,每個月和親友相聚的時間平均只有一次。很多老人平常乏人問候,只能看電視解悶殺時間。

舍夫在擔任兩任市長期間,就對高齡的居住對策有許多想法,還寫了好幾本書,討論跨世代共居,對高齡與現代核心家庭的好處。共居讓長者有人看顧,如果有年輕世代加入,還能發揮「三代同堂」的功能,粗活有人代勞,小小孩有人幫忙看。「對寂寞的老人來說,孩子是特效藥。青銀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三代都能各蒙其利。」

(愈來愈多銀髮族選擇銀髮共居,比起養老院更加自由,也有互相照應的室友,一起經營老年時光。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響應共居社會  從房子設施到居住成員,都得翻新

家有長者的人都知道,家中不起眼的角落,往往都會危害長者的安全。德國多數的出租房子缺乏高齡友善設施,沒有輪椅走道、孝親電梯,浴室安全也不符合長者的生活需求。整個德國約有4千萬棟房子和公寓,但適合老人家居住的、卻不到1%。

德國建商嗅到高齡共居的社會趨勢,強化新建物的無障礙環境設置,也展開舊屋改建計畫,讓長者住得更安心便利。政府則啟動銀髮共居的多項計劃。

德國南部大城斯圖加特在2013年成立第一家公營的銀髮共居社區,入住的銀髮族有獨立的公寓房間,還能在交誼廳、用餐區和廚房等公共區域認識新朋友。

波茨坦還有失智症老人的共居公寓,提供24小時的醫療護理服務,失智長者有獨立的房間,也能和室友一起做菜聊天和分工打掃。

儘管高齡共居是趨勢,但不是所有長者都適合這種方式,尤其是對脾氣拘謹、和陌生人相處有障礙的人。真的想共居養老,可以先和朋友同住開始嘗試。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bit.ly/2GDNyC8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GFS0R4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