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她退休後一度茫然 在咖啡園裡找到第二人生

她退休後一度茫然  在咖啡園裡找到第二人生
圖片來源/戴淑華提供
放大字級

今年59歲的戴淑華,曾任職於科技公司。8年前從外派中國的工作退休,回到家裡才兩個禮拜就大喊「不適應」。閒不下來的她,因為機緣巧合,一頭鑽進研究麝香咖啡的世界裡。8年來,她脫下高跟鞋,人曬黑了,指甲斷過不知道多少次,但她卻感念自己在屏東、台東鄉下重新找到人生意義和以前不曾有過的感動與快樂。

北漂、陸漂,不想漂了 退休後意外漂回咖啡夢

原本在竹科任職的戴淑華,多年前被調職到台北成為通勤族。一場長達3、4年的夢魘開始了。那時高鐵尚未通車,除了搭飛狗巴士,公司還派車接送。戴淑華回憶,上台北的日子與大兒子聯考撞期,她想陪考卻被老闆駁回,只好如期報到,而這只是漂流的開端。

北漂不久後,她陸漂了,也一次次從孩子的成長中漂離。

「空虛孤獨可以讓我一個晚上喝掉兩瓶紅酒。」戴淑華後來又從台北調職中國。工作忙碌,即使坐領高薪,但她內心空虛、一點也不快樂。

職業倦怠持續8年之久,戴淑華終於決定退休,揮別消磨自己太多太久的地方。但回到台灣的家,長年習慣忙碌的戴淑華,才閒下來兩個禮拜,就大喊不習慣。

當時正逢2009年八八風災後,工研院啟動重建計畫,老同事找上戴淑華,希望她可以當科技專業人士與農民間的橋樑。適逢有人養果子狸維持生計,卻觸犯動保法,失去營生,戴淑華見到一旁的咖啡樹,轉念提議來做麝香咖啡。

就這樣,戴淑華一頭栽進咖啡的世界。她在2011年正式創業,成立台灣好豆仕多,致力於科技麝香咖啡的研發。

過去一般人熟知的麝香咖啡,是讓果子狸食用咖啡豆後,在腹中發酵後排出、賦予咖啡特殊的香氣,但這種方法畢竟讓人有不好的聯想。戴淑華則是投入資金,研發出與果子狸腹中菌叢相似的環境、讓咖啡豆在其中發酵,再結合屏東、台東地區原住民自產的咖啡豆,製作出低咖啡因、但又香濃的好咖啡。

為了創業,戴淑華幾乎燒光了多年的老本,但她無怨無悔,比起之前陸漂的孤單寂寞,她反而覺得日子過得更開心踏實。

滿身泥土也無所謂 咖啡園裡充滿笑與淚

戴淑華作為技術指導者,最初還像過去當高階主管時穿著好鞋,後來不知不覺改穿拖鞋,或乾脆赤腳與原住民朋友一起踩進土裡。長時間的體力勞動,讓戴淑華身上出現明顯變化,「母親握住我的手說變粗了」,以前的戴淑華從洗手間出來還要擦護手霜,現在指甲黑了、斷了、沒了,她也絲毫不在意。

(戴淑華和原住民朋友因工作而打成一片,覺得日子充實而快樂。照片來源:戴淑華提供)

少了筆挺的外在,她更能體會原住民朋友的樂天好客。戴淑華不用開車前往咖啡莊園,只要跳上火車到當地的車站,就會有「專屬司機」來接她。「他們會搶著來載你,說有重要的事告訴你,但那只是跟你閒話家常。沒搶到的還會預約當回程司機。」

「10年來,台東、屏東地區的原住民,給了我一個很棒的退休天地,」戴淑華語帶感謝的強調。

退休後的創業心法:不計代價的勇氣

創業8年來,戴淑華陸續在中央山脈兩側,設立多處咖啡莊園,跟當地原住民打成一片。近年來,甚至把這項麝香咖啡技術引進雲南,也與當地原住民合作。

雖然退休再創業多年,從公司能否賺錢,到咖啡豆的品質優劣,戴淑華要煩惱的事沒少過,但她卻一點也不後悔,反而覺得,雙腳踩在土地裡,跟原住民一起工作,下工後一起喝杯小米酒、聽他們閒話家常,也看著自己的咖啡夢實現,才是真正的快樂。「就像談戀愛會不計後果,勇往直前去做,甚至被拒絕也有甜蜜的苦澀。」戴淑華如此比喻自己的退休創業,令人感動也會心一笑。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