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四郎》作者之子的英雄夢 :台灣也要有自己的「復仇者聯盟」!

《諸葛四郎》作者之子的英雄夢 :台灣也要有自己的「復仇者聯盟」!
圖片來源/曾千倚
放大字級

60年前,台灣出現了第一部孩子愛不釋手的武俠英雄漫畫;60年後,這位漫畫家的兒子從海外歸國,在人生後半場傳承父親心願、找回與父親的連結,他將用現代3D動畫技術呈現父親最愛的漫畫,希望讓更多孩子知道,無論哪個年代,每個人都能成為自己的英雄。

說起英雄漫畫,美國有超人、蝙蝠俠、美國隊長……,日本也有假面騎士、原子小金剛,但在台灣呢?為何一直沒有屬於自己的英雄漫畫人物?事實上,60年前,台灣就誕生第一位本土英雄——《諸葛四郎》,主角四郎在漫畫中過關斬將的身影,就是老一輩長者們難以忘懷的童年英雄。

《諸葛四郎》被譽為台灣第一部本土英雄漫畫,孩子們放學後總會在租屋店外圍成一圈圈,看主角四郎與義弟真平這週抓住魔鬼黨首領了沒?雙假面究竟是誰?漫畫不只2度翻拍電影、電視劇,還被知名歌手羅大佑寫進暢銷金曲「童年」的歌詞中,創作者葉宏甲也成為家喻戶曉的本土漫畫大師。如今,《諸葛四郎》隨著時間逐漸被人們遺忘,但對葉宏甲的長子葉佳龍而言,「四郎」的勇猛絕不輸任何漫威英雄,他的父親更是沒人能取代的台灣文化英雄。

「老爸經歷過228事件,因為畫政治時事被抓去關10個月。出獄後,他仍然從事作畫相關工作,即使吃過苦頭,拿來為心靈療傷止痛的仍然是未能忘情的漫畫。」葉宏甲的兒子,葉佳龍在自己架設的《諸葛四郎》官網上寫著。

熱愛漫畫 卻不准兒子畫漫畫

葉宏甲一生創作了200多冊漫畫。葉佳龍回憶,父親每回開始作畫,習慣搭配的古典音樂一奏起,便沒有人能打擾他。葉宏甲將一生熱忱獻給漫畫,也獻給主角四郎、真平,但同時間,他卻不太讓兒子看漫畫,也不希望兒子走上漫畫家一途。當時的時代氛圍,除了漫畫家同仁與孩子們,大人們並不重視漫畫,再加上1962年政府頒布「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漫畫審查制開始後,情況更是雪上加霜。

(葉佳龍記憶裡的父親,總是全神貫注地畫著當時紅遍全台的本本經典漫畫。照片來源:葉佳龍 提供)

在葉佳龍眼中,父親是一位不會表達情感、不說「愛」的人。即便如此,對只能遠遠看著父親振筆作畫的孩子來說,最深刻的童年回憶,卻也是抬頭望著高大身影的父親,一同漫步去電影院取材的畫面。看完電影後,父親會問西洋電影裡的哥吉拉、香港電影裡的掌風酷不酷?有不有趣?每當葉佳龍回答完沒幾週,《諸葛四郎》裡便會出現飛天遁地的恐龍,四郎也學會了掌風這門功夫。「父親從來不帶我母親或妹妹去看電影,就只愛帶我去。」帶點驕傲,葉佳龍笑說。

即使不明瞭父親是為了漫畫取材,抑或是為了拉近與兒子的距離,但在葉佳龍心中,平常都與《諸葛四郎》為伍的父親,終於有了與他獨處的機會,成為葉佳龍童年最鮮明的回憶。

審查時代下的文化英雄

1958年《諸葛四郎》成為孩子們人手一本的漫畫。當時台灣漫畫發展蓬勃,除了葉宏甲的《諸葛四郎》、劉興欽的《阿三哥與大嬸婆》,還有陳海虹的《小俠龍捲風》等連載漫畫。然而好景不常,到了1960年代,漫畫審查制度興起、國外漫畫的引入,本土漫畫便逐漸走向衰落。每本漫畫不只需在送印前,先送國家編譯館審查,漫畫裡也不能有過多打鬥場景、飛鏢刀劍等武器也全面禁止,以避免「小孩得精神病」。

「父親生前有個願望,是看見漫畫再也不被政府或社會輕視,」,葉宏甲晝夜不分地畫著孩子們最喜歡閱讀的課外讀物、收了10幾位學徒在家學漫畫技藝,甚至政府開始嚴審漫畫後,他仍開了家「宏甲出版社」,堅持快5年才放棄。

小時候看著父親在審查制度下日漸落寞的身影,葉佳龍的心也跟著擺盪。他有時希望父親不要掙扎,該放棄就早點放棄;有時也覺得父親就像一名英雄,為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不輕言放棄。當四郎在漫畫裡斬妖除魔,葉佳龍的父親在體制的禁錮下,仍帶著勇氣與信任,為了自己的熱情所在而堅持著,「他是我心中最棒的英雄。」葉佳龍說。

不想讓兒子在受箝制的漫畫業工作,葉佳龍也就循規蹈矩地進入了另一份同樣喜愛的理工科系。跨入高科技產業,一跨便是30餘年的海外工作生活。年輕時沒有為父親的志業做太多事,是兒子心裡遺憾的缺。但也是這份缺口,讓如今致力於再現《諸葛四郎》的葉佳龍加倍努力。

自從漫畫受政府管制,葉宏甲的身體也開始出問題。1974年,葉宏甲因長年高血壓引發中風,1990年,一代漫畫大師因2度中風離開人世。

人生後半段 動手實現父親願望

面對父親離世,再看見母親的衰老,以及父親生前珍藏著數十年《諸葛四郎》的部分手稿、單行本及週刊,葉佳龍心中興起了回台念頭,決心接手傳承父親志業。2004年,葉佳龍回台投入創投業,《諸葛四郎》也正式開啟了一場暨大戰魔鬼城與雙假面後,睽違數十年的冒險旅途。

為了讓《諸葛四郎》重返眾人眼前,葉佳龍決定先全冊原稿漫畫全數找回,製成復刻版漫畫。令他感動的是,台灣各地的漫迷、收藏家看到葉佳龍找上門借原稿複印時,幾乎每一位喜愛著《諸葛四郎》的人都欣然答應將自己數十年的收藏拆開,把《諸葛四郎》的那幾頁連載交給葉佳龍掃描。「以前是他們來我家請我父親簽名,現在換我來找他們了!」葉佳龍笑說。

(頭上的兩球髮髻,是主角四郎的招牌代表物。照片來源:曾千倚攝)

為了將複印後的紙本漫畫轉成數位圖像,葉佳龍堅持所有修圖都自己來,他的視力也因長期盯著電腦螢幕而逐漸受損,甚至前陣子才開完白內障手術。即使經歷重製復刻版的艱辛,葉佳龍仍認為修圖是件「美好的事情」。他總能在凝視某些場景時,猛然想起小時候從旁看見父親畫下的那些場景,因為「這讓我覺得自己跟父親還有連結。」。

2017年,紙風車劇團主動找上葉佳龍,希望將《諸葛四郎》的英雄故事搬上兒童劇場。「父親畫的漫畫原本就最想給小朋友看,」至今回憶起當時看完舞台劇的畫面,葉佳龍仍止不住興奮情緒地說。短短1年半年內,舞台劇演出27場,吸引超過4萬人次觀賞。一次演出結束後,葉佳龍按照慣例,代表父親向觀眾致敬。就在那時,他從一個個把玩四郎面具的孩子身上、在觀眾隨著劇情而情緒起伏的眼神中,看見祖孫三代不只可以因為父親的漫畫而有了共同話題,更開拓他對《諸葛四郎》的眼界。

葉佳龍逐漸明瞭,原來四郎不只是父親筆下的英雄人物,他還是50、60年代人的共同回憶,是台灣文化傳承的一部分。

「人到了一定年紀,兒時的事物,就是最好的回憶。」《諸葛四郎》的粉絲李瑞祥先生說。在紙風車劇團的粉專上,《諸葛四郎》相關貼文時常看見父母推薦同輩友人帶小孩看這部「孩子專注得令人訝異」的舞台劇;也有粉絲有感而發,留言感謝葉宏甲先生創造四郎,陪伴自己的童年。

在漫畫中,四郎武術高強,還有著剛正不阿、英勇善戰的性格,再加上劇情新穎,亦正亦邪的角色,令人難以猜出敵方幕後主使是誰,因此無論年紀、無論從漫畫或舞台劇而認識四郎,《諸葛四郎》都很容易成為令人印象深刻的經典漫畫。

(葉佳龍知道如今的努力,不只是為了實踐父親願望,更是在傳承台灣本土文化。照片來源:曾千倚攝)

2017年舞台劇的成功,讓葉佳龍去年決定號召美術、動畫與戲劇等多方團隊,集資製作不受場地限制、更融入現代元素的諸葛四郎3D動畫。(看更多:諸葛四郎3D動畫集資計畫

從對父親的追思出發、再到明瞭諸葛四郎的文化地位,葉佳龍希冀台灣動畫界諸葛四郎3D動畫電影能成為本土動漫畫界轉捩點。由於3D動畫成本高昂,目前正處於群眾集資階段,葉佳龍希望若其成功,便能實現父親的終身願望——提升台灣社會對本土動漫畫的重視,甚至激盪出更多本土3D動畫電影。

回首過往,葉佳龍才發現,原本一直以為跟父親沒有太多交集,但其實父親的影響,卻無不體現於自己的大半人生中。「父親總是堅持做自己最想做的事,」葉宏甲創造了無懼雙假面與魔鬼城的《諸葛四郎》,他也在審查制度下,無懼地畫著漫畫;而作為比《諸葛四郎》早誕生一年的「兄長」,葉佳龍也在高科技業奮鬥了數十年後,走到了跟父親相近的年齡,開始重製《諸葛四郎》的復刻版漫畫、創作3D動畫。

帶著對父親的思念感懷,攜著重建台灣本土英雄的心,葉佳龍要在台灣動漫畫界,開拓出一條創新的道路,讓更多人知道,每個人都能像四郎與葉家父子一樣,以無懼的勇氣及信念,無論結果如何,只要全力實踐,都能成為自己或他人眼中的英雄。 

《諸葛四郎》小檔案

1958年由葉宏甲創作的武俠漫畫,連載於週刊《漫畫大王》。《諸葛四郎》被譽為台灣第一部本土英雄漫畫,由於其劇情新穎、角色個性鮮明,在全台孩子間掀起一股「四郎」熱潮。曾翻拍成電視劇及2部電影,1969年因漫畫審查影響創作,《諸葛四郎》系列正式結束,台灣本土漫畫也開始走向銷售低谷。

 

延伸閱讀:

  1. 小野:抱妳抱妳一直抱妳——媽媽人間最後十日
  2. 當媽媽的心智不告而別…… 龍應台:我該早點做你的「女朋友」
  3. 一年半內痛失4位至親,宋少卿的悲傷與豁達
  4. 不拿「孝順」霸凌孩子,于美人:我人生最後十年,是孩子最精華的十年
  5. 丁寧:你以為逃避就能忘的傷,其實身體都記得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