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第1代阿美族歌后、75歲阿嬤登台開唱 盧靜子:只要還能走,我就要唱歌

第1代阿美族歌后、75歲阿嬤登台開唱 盧靜子:只要還能走,我就要唱歌
圖片來源/野火樂集提供
放大字級

這位阿嬤很不一般,她75歲,賣過檳榔,到現在也還天天吃檳榔。你不一定認識她,但你一定聽過她的歌,比方〈台灣好〉;她,是盧靜子,40年前和張惠妹(阿妹)一樣紅的阿美族歌后。如今,她又開唱了。

坐上時光機器,回到1950、1960年代,當時還沒解嚴,15歲就出道的盧靜子紅極一時,出的唱片不比阿妹少。1980年代,她那清亮高亢的嗓音漸漸淡出聽眾的記憶。但今年5月底,已經當阿嬤的盧靜子重返昔日歌唱時光,站上台北華山Legacy的舞台,再度登台開唱;6月初,已經數十年沒出唱片的她,也推出了全新專輯。

息影的日子織布、賣檳榔,過一把野菜、一碗稀飯的簡單生活

7月初的一個午後,盧靜子在唱片公司野火樂集創辦人熊儒賢和音樂製作人陳永龍的陪伴下,一同接受採訪。她一襲黑色亮片罩衫、頭髮吹得整齊有型,優雅地現身,讓人忍不住在心頭吶喊,果然是一代歌后。

(第1代阿美族歌后盧靜子,40年前和阿妹一樣紅。)

習慣用阿美族母語思考的盧靜子,談到她的音樂人生以及這段重新開唱的過程,用有一點生硬的國語重複地說:「我不要煩惱。」剛開始,我們不理解她要表達的是什麼。但隨著採訪的推展才明白,這5個字,其實就代表了歌后的人生觀。

褪去光環的這40年,盧靜子的生活很單純,除了部落活動邀唱,大多時候,她在家裡織布、唱歌,含飴弄孫,天天嘻嘻哈哈。

(盧靜子5月底在Legacy開唱,全身一襲阿美族服裝是她自己從織布到剪裁,一手打造。演唱會也引起廣大迴響。照片來源:野火樂集提供)

5月在Legacy的演唱會,盧靜子全身穿戴色彩鮮豔的阿美族服飾。後來我們才知道,整套服飾都是她自己在家裡,用簡單的織布設備,一寸寸地織出來的。沒有唱歌的時候,盧靜子便應親朋好友的請託,織布賺些生活費。

在台東長大的盧靜子,還是摘野菜高手。她時常讓家人載著到山裡、海邊摘野菜。回家洗一洗、放入水裡煮,就是一鍋美味的野菜湯。

暫別歌壇40年來,盧靜子也曾一度因為生活困頓賣過檳榔,但她不以為意,對她來說,一天只喝一碗粥也無所謂,「我的煩惱只有歌,」她樂觀地說。

盧靜子會再度復出,起因於熊儒賢近年發現,有很多歌曲她自小就聽、很熟悉,但卻不知道是誰作的詞曲,循著線索追查,才發現都是出自盧靜子之手。去年熊儒賢偶然結識盧靜子,便立刻邀請她再出專輯,圓了盧靜子蟄伏40年的夢。

(盧靜子早期黑膠唱片封面。照片來源:盧靜子提供)

盧靜子有一本很舊的筆記本,經過多年頻繁翻動,筆記本的紙張已經很脆弱,但它卻乘載著盧靜子的創作和音樂。

日文拼音+小筆記本,乘載著阿嬤的創作和音樂夢

盧靜子創作的方式,看在現代年輕人眼裡,彷彿是從歷史書中走出來的。「因為她不會記譜,隨口哼唱的歌詞,她就記在筆記本裡,又因為阿美族語不大能用中文表達,所以她都用日文拼音記錄,」音樂製作人陳永龍說:「她看到就知道這是什麼時候寫的,也想得起來怎麼唱。」

盧靜子的詞曲自由奔放且生活化,她的一首〈尋樂〉,歌詞裡有阿美族語「Tatatata」,意思是「走走走」;還可以在歌詞裡找到盧靜子的先生和製作人的名字,讓整首歌就像是呼朋引伴,挨家挨戶串門子、喝酒找樂子。

(盧靜子至今仍堅持用母語阿美族語歌唱。)

選擇用母語阿美族語唱歌,是因為離開部落的年輕人漸漸聽不懂母語了,「我想要教年輕人唱歌學母語,不要忘本,」盧靜子說。

相隔40年再度踏進錄音室,打掉重練、放下成見

盧靜子還有很多地方「和年齡不符」,包括想要什麼便直接說了,完全沒有老年人想太多的顧慮。熊儒賢看見了盧靜子一派豪爽麻利的作風,加上希望年輕人也能聽她的歌,而不是只找回以前的歌迷,於是找來一群年輕音樂人和盧靜子合作這張新專輯。

時間如洪流,更何況相隔40年。盧靜子再進錄音室,彷彿到了不同的星球,對75歲、早已經當阿嬤的她來說,整個錄音過程,都是一項不小的挑戰。

早期的錄音,樂隊與歌手同室演唱,任何人只要錯一個音,就必須重錄。現在的錄音工程,已經變成分開預錄每種樂器,再組合成曲,最後才是歌手進錄音室,像唱卡啦OK一樣跟著音樂唱。不小心唱錯了?沒關係,只要從唱錯的地方重錄就可以了。

不同於現在音樂人靠記譜來唱歌,盧靜子唱歌的習慣更多是跟著感覺、聽樂隊的伴奏,配合音樂的起伏呼吸換氣。但她進了錄音室,卻發現沒有樂隊在場,必須跟著伴唱音樂,跟著耳機裡的旋律和節拍唱,盧靜子大呼不適應。

加上合作團隊成員年齡至少都比她小30歲,「75歲的奶奶,和40幾歲的人共事,還要老的聽小的,」熊儒賢笑著說,過程中,挫折、不認同、發脾氣當然是免不了的。盧靜子不適應唱錯就從錯的地方重錄;每次唱錯,她都堅持從頭來過,不但對她的體力和嗓音是一大挑戰,更挑戰年輕團隊的耐力和耐心。

錄音過程中,不但盧靜子本人壓力很大,製作團隊也倍感壓力。每每鼓起勇氣跟她溝通,即使不情願,盧靜子也會思考之後說:「好啦,我唱唱看啦。」

最後,這張青銀合作的專輯成功推出,在過程中,熊儒賢看到盧靜子為了圓夢,即使面對不再熟悉的技術和場域,她都能放下成見、往前走,從代溝中找到平衡。「她學會讓步、放下固執和對過往的糾結,」熊儒賢感動地說。

而盧靜子也開心地說:「我已經有3首歌了(指這次新創作錄製的歌),再多幾首下次一起唱,好讓我的歌迷覺得『欸,已經做阿嬤的人都還可以唱。』」

盧靜子出道得早,許多作品是即興哼唱,久了連詞曲作者是誰都沒人理會,因此過去的作品,盧靜子都沒有版權。藉這次重出專輯的機會,熊儒賢替盧靜子的作品一一正名。有些曲子寫的是「台東、花蓮民謠」,版權主張還算容易,難的是有些曲子版權被多次轉賣後,詞曲人竟已變成別人。

放下版權糾結,重新找到對自己的肯定

「創作人最疼愛自己的作品,當然不願意被當成是別人的,」熊儒賢說。版權談判是一條漫長的路,已經有版權公司主張的曲子,沒辦法把詞曲人寫回盧靜子的名字,但可以在歌詞本上附註說明。對於這樣的結果,盧靜子爽快地給了一聲「好」。透過正名,盧靜子重新找回對自己應有的肯定和認同,也更可以放下過往的糾結,繼續往前走。

最後,我們也問盧靜子,時隔這麼多年,為什麼願意接受這樣的挑戰,重新站上舞台?盧靜子不假思索地說:「歌就是我的生命」。她強調:「我不要退休,只要我還能走路,我就要唱歌。」

談到這裡,我們終於明白,盧靜子口裡說的,「我不要煩惱」,其實想要表達的是,歌唱就是她的生活。

生活簡樸的她,一碗稀飯、一點小米酒、再加上檳榔,織著布就能快樂過日子。但她更希望,能把她從15歲開始登台表演、60多年來,歌裡乘載著的熱情和生命動力,唱給更多的歌迷聽、感動更多人。

盧靜子│1943年生於台東馬蘭部落。代表作:〈台灣好〉、〈馬蘭姑娘〉、〈山地少女〉等;1950~1960年代出過多張專輯;曾赴日本、紐西蘭、新加坡等地巡演;今年5月28日,於華山Legacy舉辦「TRIBUTE TO MY TRIBE 2019懷舊演唱會」。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