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面對生死 林芳郁:我的告別式要辦得快快樂樂、骨灰當肥料

面對生死 林芳郁:我的告別式要辦得快快樂樂、骨灰當肥料
圖片來源/許育愷
放大字級

如果有一天,人生走到盡頭,我們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今年69歲、著名心臟外科醫師林芳郁行醫將近半世紀。見證無數生老病死、家族上下也有多位醫師在行醫,林芳郁看待生死的態度很豁達。

《 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是一本集結多位名人和醫師看待生死的散文集。林芳郁在這本書中強調,他希望有天他離世時,親人在告別式上不要哭哭啼啼,大家講講他的糗事、大笑一場。以下是精采書摘:


假如有一天要說再見,我心中已經有譜:人生就像一趟旅遊,有一天目的地到了,我會快樂地下車,不霸佔座位、或拉住扶手還得要別人把你踢下車。

我和大部份的華人一樣,從小對生與死都有忌諱而避談。這並不是天生的,而是小時候經驗得到的教訓。記得在小學時候有一次,談及高壽的長者剛過世了,並論及外婆的年齡距離高壽的長者還有二十多年,被母親痛罵一頓。我自己知道碰到「禁忌區」了,從此,就不再跟別人談論「死亡」的事。 

(人生就像一場長途旅行,時間到了就該下車。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最讚賞賈伯斯對死亡看法  死亡是生命中最棒的發明
 
我個人最贊同和欣賞的,是蘋果電腦前老闆賈伯斯對「死亡」的看法。2005年,他在對史丹佛大學畢業生演講時說:「沒有人會想要死,即使那些想上天堂的人,也想活著上天堂。」

賈伯斯更接著說:「死亡是我們共同的目的地,沒有人逃得過的。這是天生注定的,因為死亡是生命當中唯一最棒的發明,是生命轉化的媒介。它能送走老舊,給新生一代留下空間。」

(這世界有死亡但也有新生。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第一次碰到親人死亡的經驗,是九歲的時候,我的祖父接受了大腸癌手術,幾個月之後又復發。祖父躺在家裡的床上,就在我的臥室隔壁,我每天一有空就會去拜望他,我看著祖父身體一天一天地羸弱,有一天他突然告訴我們,他作夢到了一處綠草如茵、鳥語花香的地方,好多他不知名的鳥兒飛來飛去,這是他看過最漂亮的地方,也有好幾個朋友都來迎接他。而他說出來的名字,母親悄悄地告訴我,都是祖父已過亡的好友們。隔天,祖父就過世了。
 
大學畢業後,我和許多同學立志以醫業救人。所以我選擇當時正在快速發展的心臟外科。

這樣的醫師因處理心臟的重症,會碰到很多瀕臨死亡的病人。每一次病人的死亡,都讓我們這些學心臟外科的醫師有罪惡感,因為醫學院的老師總是告訴我們:「只要有1%的希望,我們都要全力以赴。」

延長病人的生命,背後卻也往往有痛苦的代價

所以,我們這些聽話的「好」學生總是很努力搜尋研究,想盡辦法發展一些方法去解救病人生命。1995年,柯文哲醫師從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進修回國,開始仿照美國,建立加護病房救命的重武器。有一次,柯醫師很得意地對我說:「在台大的外科加護病房,病人要心臟停止死亡,似乎也不太容易!」但是,在高興這些病人延長了幾個小時或幾天的生命時,我們發現它的背後有更多的人卻要付出痛苦的代價。

我第一次接觸到安寧緩和醫療的觀念,是在2000年參觀了台大醫院的安寧病房,邱泰源教授為我介紹的。他仔細地介紹和解釋,安寧緩和醫療是集合醫療和社會、宗教團體一起合作,大家只有共同唯一的目標--讓每個人的人生最後一途更加溫馨完美。在他看來,未能協助病人安詳往生,才是醫療真正的失敗。幾年後,我也從黃勝堅教授得知,他已經將安寧緩和醫療的觀念,延伸至重症病人身上,希望一樣能夠幫忙他們。
 
假如有一天要說再見,我心中已經有譜:人生就像一趟旅遊,有一天目的地到了,我會快樂地下車。

我曾要求我的小孩:「我的告別式一定要辦得快快樂樂的,參加的人要講一些我的故事或糗事,大家大笑一場。讓每個人都覺得我這一趟旅遊,不虛此行。」

告別式後,大家到庭園把我的骨灰撒在大樹下,當作肥料。因為我知道,經過三代以後,沒有一個子孫會認識你的。
 
至於疾病醫療上,我還是以一個醫師的身分希望:只要是科學上可以治療的,一定要全力以赴;如果是無太大希望,我會採用安寧療護,無痛安詳地走完全程。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

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

作者: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
出版日期:2014/09/03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