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南法春秋】一間400年的普羅旺斯老屋,串起一場台、英、德跨國友誼

【南法春秋】一間400年的普羅旺斯老屋,串起一場台、英、德跨國友誼
圖片來源/喬伊斯提供
放大字級

這一切,都得從丈夫菲爾派駐印度時說起。

我和菲爾同在路透社工作,分別從台灣和英國外派新加坡而認識,之後我離開路透社隨他前往澳洲,印度,中國。歷經南太平洋,南亞,北亞總編後,繞了一圈菲爾又回鍋印度再任南亞總編。

由於沒有奉養上一代和撫養下一代的經濟壓力,第一次派駐印度住在凡事皆難的孟買時,只花了五天時間,就在與空氣中飄著垃圾味、汗臭味混著咖哩味的印度相比,幾乎像是到處撒了薰衣草香水般的法國普羅旺斯,買了第一間房子。

10年來,每年春秋兩季回到普羅旺斯度假

也許某種程度上是一時衝動,但是再怎麼說兩人早已過了年輕氣盛的年紀,這個迅速而理智的決定,讓我們在接下來10年,年年春秋兩季回到普羅旺斯的家,每次兩星期。

那年秋天我們已經回鍋印度住在班加羅爾,由於過去將近20年一直跟著路透社的工作四處租屋,這間有四百年歷史的普羅旺斯老房子,早已成為喜歡凡事自己動手英國人的心肝寶貝。怎奈屋內無需大規模翻修,找工人換了一個新浴室後就大功告成,有志難伸的英國人只能整天在花園裡除草種花剪樹。

一日對街向來深鎖的大門開了,一位老太太出來盯著正在修剪圍蘺的菲爾左看右看,菲爾也有意無意從眼角觀察老太太,幾分鐘後兩人終於開口寒暄。不久菲爾進屋宣布,我請對面鄰居傍晚過來喝杯酒。

無意間,與對街德國老婦成了好友

70多歲的賈桂琳是德國人,年輕時跟隨在德國之聲工作的丈夫曾經住在非洲,丈夫過世後她帶著兩個年少的女兒,在歐洲議會下的一個組織工作一直到退休。她說二十多年前住在普羅旺斯的德國朋友告訴她隔壁的房子要便宜賣,她算了算覺得可以負擔,於是買下我們對街帶著一間馬厩的房子,接下來和我們一樣年年從德國來渡假。

(從作者家的花園可以看見賈桂琳家藍色的門。照片來源:喬伊斯提供)

退休之後賈桂琳往南法跑的更頻繁了。「我常常開車從波昂出發」,她說,「我非常喜歡自己一個人長途開車,中間停在瑞士山裡的小旅館過一晚,隔天再繼續。」女兒女婿孫子孫女學校放假就來,退休的朋友也常來拜訪,更多時候是一個人享受和多年來認識住在附近的朋友聚會。

幾天後賈桂琳邀請我們過街到她家晚餐,飯前她帶我們參觀她引以為傲的房子。她住的這個三層主建築看得出完全維持買時的原貌,隔著一個車道的馬厩則是只有四面牆和一個屋頂的廢墟。我抬頭仰望馬厩屋頂,九點才天黑的普羅旺斯,陽光從屋瓦縫隙灑下金黃點點。花園裡不大的游泳池,俯瞰美的令人屏息的盧貝昂平原。

鄰居家一塵不染、架子上還排滿自製果醬

賈桂琳很驕傲的說她沒錢翻修,不過老屋維護絕對不馬虎。洗衣機烘衣機蓋著防塵布,陰涼地窖裡的架子上整整齊齊排著自製果醬,屋裡歷史悠久斑駁的地磚一塵不染,天花板的木頭大樑角落沒有蜘蛛網。真是一絲不苟的德國人啊,我想。

想當然爾我們必須回請,然後賈桂琳邀我們在游泳池畔喝茶,接著我們去村子裡買牛角麵包時幫她帶上兩個,換來一打她花園裡又大又甜的無花果。

(作者的丈夫菲爾把剛出爐的牛角麵包遞給賈桂琳。照片來源:喬伊斯提供)

回印度前,她說別煮了到我家來吃晚飯吧!當晚我們天南地北無所不談,猶太裔的賈桂琳幼時跟著父母東奔西逃,甚至改名躲避納粹。如今能夠在普羅旺斯有一間渡假屋,「我心存感激此生沒有遺憾,」她說,一臉滿足。

菲爾,如果你退休,有什麼計劃?老太太隨口問道。愛說話的台灣人雖然從來沒有計劃,還是可以立刻接話:我想如果能在普羅旺斯再買間房子,一間自己住,一間當短期渡假屋出租賺點生活費,那就再好不過了。我想的是明天要回班加羅爾了,滿街聖牛垃圾成堆的印度。

賈桂琳正往唇邊送的酒杯忽然停在半空中:你們想買房子?(未完待續~~~)

【南法春秋】專欄,每隔週週二固定出刊,敬請期待。

本文作者 喬伊斯

輔大英文畢業後進入路透社,外派新加坡時認識英國同事菲爾,之後離開職場隨丈夫派駐澳洲、印度和中國,寫了本《孟買春秋》。目前半退休,在台北、香港、普羅旺斯之間如候鳥般移動,捲起袖子褲管,在南法整修400年的老房子。

粉絲專頁「孟買春秋」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