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瑟專欄】一場芭蕾舞劇看到澳洲文化:支持奮戰後仍失敗的人、不欣羨人生勝利組

【李瑟專欄】一場芭蕾舞劇看到澳洲文化:支持奮戰後仍失敗的人、不欣羨人生勝利組
圖片來源/澳洲芭蕾舞團官方YouTube頻道
放大字級

澳洲芭蕾舞團來墨爾本市演出〈灰姑娘〉時,我瞻仰似地去觀賞,因為澳芭向來以佈景道具、服裝設計出名,兼具創意、劇情與藝術之美而受讚揚,不像有些藝術團體為創意而創意,搞得不三不四,叫人哭笑不得。

另一原因,男女主角是由日本的近藤亞香擔綱灰姑娘、中國大陸來的郭承武演王子,令我們覺得既浪漫又驕傲。能夠在以西方舞者為主,且人才濟濟、赫赫有名的舞團發展才華,出任首席,簡直可稱為『亞裔(或黑頭髮)之光』。更叫我們愛說嘴的,是他們兩人最近在真實生活中還結為夫妻,真是太有戲了。

(左為郭承武,右為近藤亞香。照片來源:澳洲芭蕾舞團官方網站

果然好看!佈景道具、服裝設計大不同於原本故事,飾演兩個惡姊姊與惡後母芭蕾舞者穿著鮮豔的歐洲式濁色系裙褲欺負灰姑娘(挺有現代味道的,並非傳統的紗紗裙),但舞碼又其實忠於原著。 光看舞者穿著現代感衣裝、著芭蕾舞硬鞋踮著腳尖、用非常芭蕾舞的肢體動作搞笑,用跳舞來扮丑角,且是漂亮的丑角,就非常值回票價。

(澳洲芭蕾舞團2019〈灰姑娘〉宣傳片,10秒處就是灰姑娘的惡姊姊和後母。影片來源:澳洲芭蕾舞團官方YouTube頻道)

但是,容我小心眼,中場休息以及散場移動的群眾們卻八成都在討論那3個丑角。即使謝幕時,她們三人搏得掌聲之多,令我懷疑配角是不是比優秀完美的主角還多人喜愛?

支援奮戰後仍失敗的人
卻不欣羨人生勝利組

同行澳洲友人跟我解釋,這,又一次是澳洲人流露對弱勢者(underdog)的支持打氣。這3個丑角被定位不會成為公主王子、主角英雄等的人生勝利組,但battler在逆境中堅持自己的承諾的態度,卻更令大眾激賞。

underdog這個字真的就是南半球紐澳這兩個國家獨創的英文單字,「battler」定義為「在鬥爭或競爭中失敗的人或預測的失敗者」,要給某人一個合理的機會(a fair go),公平對待他們,一直是年年評選澳洲十大文化的第一名。

可能因為祖先是來自英國流放的囚犯,以及二次大戰後廣納生活困苦的歐洲移民,大家都毫無背景,得靠己力艱苦打拼求生存的關係,澳洲人特別瞧得起即便被打敗也仍要爬起來繼續戰鬥的人。非常不同於美國崇拜英雄,較能接納巨無霸公司擴張橫行,澳洲人很樂意支持underdog,喜歡小魚,討厭大鯊魚。

除了支持階級也支持少數民族。1961年,由中南美洲各小島的板球運動員組成的west indi隊,來澳洲參賽,這支沒有國藉的球隊從一開始就輸得很慘,但從頭到尾都被地主國民熱情加油,離澳那天,墨爾本街道上湧現九萬市民夾道歡送 。

最近的例子是2000年雪梨奧運會上, 非洲游泳選手Eric the Eel幾乎無法游完50公尺,可能看台觀眾裡面都有不少人比他厲害,最後池子裡只剩他獨游了,但全場為他加油,每揮出一臂撥水,觀眾都大聲歡呼,好像他才是要去摘金牌的那個人。

(比賽最後10秒鐘,賽道裡只剩Eric the Eel還未抵達終點,但全場觀眾都在為他歡呼。影片來源:奧林匹克官方YouTube頻道

台灣其實也有這種文化,最近喊出的「庶民」,就有點這個味道 。不過最近二十多年來受選舉競爭刺激,出現族群對立,從過往的省藉對立,到最近的喊不喊反中的對立,都在選舉硝煙中不時浮現。

但退遠來看,其實共識我們是有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也如澳洲人般做個文化價值的民調,想要創造富強讓子孫世代在此安居樂業下去,而不需流離海外,應該是台灣人第一名的價值觀。每當看到世代互嗆的言論,我都會祈禱快點熬過這漫長的激情時期,回到大家理性對話。

做為 50歲以上的大人,我們還是有責任保持理性對話的,畢竟我們從貧窮走過富裕, 是深知珍惜的一代。


作者介紹 李瑟

資深媒體人,曾任《康健》雜誌社長、總編輯。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
>>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