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君專欄】「洋小姑」與我,就像暴烈的颶風與溫和的微風

【竹君專欄】「洋小姑」與我,就像暴烈的颶風與溫和的微風
圖片來源/竹君提供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第一次見到我先生唯一的妹妹,洋小姑—潘,她給我的印象是一位非常有個性的人,能幹、和婆婆一樣精明,說話直接,很會照顧我的公公。我很尊重、感謝也很佩服她。因為菲立普在台灣,幸好公婆和她住得很近,都是她幫忙照應我的公婆。

★點擊上方「唸給你聽」按鈕,讓竹君親自讀給你聽!

她和我婆婆都是女權運動支持者,家裡的一家之主。她們不斷教導我「御夫術」,控制丈夫的一切。她們說:「我的永遠是我的,丈夫的也永遠是我的。」更教我「沒有一件事女人不能自己做,不要靠丈夫。」

她們的話聽來好像很有道理,但我想丈夫的個性,也應列為考慮才對。我比較喜歡用商量的方式,凡事問問他的意見,覺得會比控制他,獨斷獨行來得恰當。當丈夫從歐洲回來的那一天,我的婆婆和小姑趕緊告訴我:「不要受我們的影響,保有妳傳統的中國妻子的觀念,也許妳的觀念是對的,也適合菲利普。我們做不到,很佩服妳們中國人的觀念。」

(從左至右,分別是竹君的小姑潘、竹君的丈夫菲立普和竹君。照片來源:竹君提供。)

小姑脾氣剛烈
以愛和包容與她相處

有一次我跟婆婆在廚房,突然聽到小姑在客廳裡大叫,我以為她摔倒了,急忙趕過去。事後婆婆告訴我,小姑每次和她的獨生子通完電話,都要大聲喊叫發洩情緒,我婆婆早就習以為常。

小姑在美國一家很大的藥廠工作,很年輕就結婚,生了一個寶貝兒子,但不久後就離婚了。後來她跟公司裡一位水電工程人員往來,婆婆極力反對,因為小姑的男友有五個小孩。當時小姑自己的兒子正是青春叛逆期,小姑的男友叫她在兒子跟他之間做一個選擇。小姑選擇了他的男友,兩人在一起十多年後結婚。但是兒子的叛逆期,讓她非常的頭痛。

我知道了小姑的背景後,心裡蠻同情她,所以儘管她常常對我大呼小叫,我想就讓她發洩一下情緒,總是忍氣吞聲,笑笑的回應,用愛與包容,以及「以柔克剛」的方式跟她相處。雖然我心裡的小劇場,常常問:「為什麼您們都欺負我?」可是我還是選擇寬容以待。

公婆九十歲時搬去小姑的農場住,就在她的屋子旁邊加蓋公婆的房子。如果我在她家時,洗過的叉子有一支錯放到湯匙的位置,我就慘了,會被她數落很久很久。我只有不斷重複地說:「對不起」;如果我把一個茶杯拿到婆婆家,忘記拿回來,我也會被數落很久很久。和小姑相處,我總是戰戰兢兢,深怕做錯任何事,惹她生氣。

公婆家有幾個景泰蘭花瓶及台灣玉製的飾品,是我們從台灣帶去送給公婆的。有位曾住過台灣的親戚很喜歡它們,公婆過世後,這位親戚問我們,是否能將花瓶及飾品送給她做紀念?我請她去問小姑,因為我做不了主。

不到三分鐘,小姑氣急敗壞地跑來,指著我的鼻子大罵,罵了快二十分鐘,我也不記得她到底罵了什麼。我在一旁不斷說「對不起!對不起!」只差沒有跪下來。丈夫在一旁,也不敢講一句話。事後那位親戚過來,一直看著我的眼睛,發現我一點淚水都沒有,因為我對小姑的脾氣早就習以為常,我也不以為意。可是在我一旁的女兒,覺得我為什麼要當「受氣包」?小小年紀的她已經觀察到,我在公婆跟小姑家,非常非常緊張,戒慎恐懼;到丈夫親戚家,放鬆一半;回到自己家,才能做回真正的自己,不用再壓抑。

殊不知在一旁默默觀察的女兒,決定日後要唸心理學,為的是了解人性。

我們常說「人善被人欺」,我認為有緣成為一家人,要好好珍惜。小姑曾經跟我說,在美國,老人大多數去住老人院。而她願意照顧自己的父母,真是鳳毛麟角,因此我對她非常感恩,也完全可以理解她心裡的壓力很大。

一個像颶風,一個像微風
終因公婆逝世開啟溝通契機

雖然我們國情不同,可是人心都是肉做的。在婆婆的追思禮拜上,我這個中國媳婦代表家屬致詞。事後小姑寫信給我,她知道自己有點霸道,也愛發脾氣;她說我們的本性是如此不同,她比喻自己是直撲陸地的颶風,而我是海上柔和平靜的溫和微風。她說:「如果我曾經冒犯妳,請妳原諒。」她自己也承認,我們彼此不太了解,感覺很抱歉。

最讓我緊張的是,我的女兒當時只有十一歲,小姑卻問女兒,妳有幾個男朋友啦?我和女兒都楞住了。於是小姑繼續說:「我十一歲就有兩個男朋友,一個是鄰居,一個是我外婆家附近的鄰居,我都有辦法搞定。」我心裡很緊張,深怕女兒受影響。

婆婆動心臟繞道手術後,丈夫帶著女兒和我趕去看婆婆。婆婆一度拔掉喉頭插管的呼吸器,後來醫生看情形不好,又準備插回去。那晚已經半夜十二點,公公、小姑、丈夫和我還有女兒在速食店討論明天一大早六點和醫生見面。我於是說,我們五點鐘就要出發了。小姑當頭棒喝:「妳有什麼資格說話!」

如果照中國人的習俗,我是大嫂。但在他們家,我什麼也不是。

婆婆過世一年後,公公也過世了。在追思禮拜上,小姑叫我代表家屬致詞,接著和親友一起聚餐,小姑當著所有的親友的面,稱讚我的悼詞很令人感動,公公在天上聽了會很安慰。我心裡也大大感謝與讚美小姑,因為公婆在世的最後幾年,如果沒有小姑的悉心照顧,我們怎麼能夠安心在台灣生活?我是由衷地感恩她的。

不再壓抑自己
溫和喜悅、開心地活

其實我早就清楚我在公婆家中的位置跟角色,我要做一個溫順的人。我一向都是笑笑以對,忍一忍就過去了。直到十一年前我得了癌症,上了許多心理學課程,也接受心理諮商,我便不再是個把”sorry, sorry” 掛嘴邊的女人。我變成一個喜歡大笑的女人,我喜歡把心裡的想法溫和理性地說出來,不再壓抑,因為我已經被醫生宣告「終身化療」,且得了一個綽號「周年慶」,表示每年復發,且共復發四次。最近壓力大,日前發現第五次復發,醫生問我,最近發生了什麼事,讓我這麼煩心?我很氣自己,「死」都不怕了,還有什麼事想不開呢?

我有許多人的幫助,最棒的醫生、最好的朋友,以及愛我的家人在我身旁,我還活著,就開心的活吧。

小姑都直呼自己父親母親名字,中國人就不會,也沒有什麼對錯,文化不同而已。

專門研究「美國人與中國人」的人類學家許烺光教授認為,美國這個國家,由於對個人主義的服膺,終其一生追求「內心安定」,殊不知這種安定,如果不用平等合作的方式,而是以優越感或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他人身上,是永遠不能獲得真正的內心安定的。

我每寫完一篇文章,丈夫都是我的第一個讀者,我會逐字逐句翻譯給他聽,尤其是這一篇,丈夫說:「你說的每句都是事實。」


作者介紹:

竹君,曾經以「嫁作洋人婦」及續集「中國式的愛」以及「我還活著、就要開心的活」成為暢銷書作家,這三本書文章以父女、母女、夫妻情感為主軸,經由文字照見她的內心。

嫁作洋人婦37年的她,對於兩性的溝通、中西文化的溝通、與丈夫剛柔兩極端性格的溝通,她的文章常在各報章雜誌上看到。從她的故事中,分享這40年來與洋老闆、也是丈夫的另一半,如何維繫這段婚姻和兩性如何互動。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
>>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