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雖然帶著一點荒蕪,人生還是可以走下去

雖然帶著一點荒蕪,人生還是可以走下去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才剛在網路上公布喜訊的她,從醫生的口中知道,她的寶寶,也許不該誕生在這世界上,寶寶因為天生染色體有問題,有「愛德華氏症」必須引產。當必須揮手跟寶寶道別的那天,在面對寶寶必須離開的過程裡,她對生命,有了另一個新的選擇、新的體認。


每個病人在數位時代都會做一樣的事情—我開始自我診斷。

一些文章的標題紛紛跳出來:

  • 自律神經失調不是病,是壓力過大的警訊!
  • 工作家事一肩扛,生病檢查無異常。
  • 今年年初,聯合國官方確認:一九九二年出生的人已步入中年!「青年」被調整為十五至二十四歲,二十五歲的你,不再是青年了。
  • 蘇黎世大學研究員Alexandra Freund和Johannes,對中年危機有一個非常顯而易見卻又精準無比的定義—當一個人越來越頻繁地使用「年輕人」來指代一個群體時,他就開始走入中年危機。
  • 心理學家榮格:人的前半生在累積自己的社會地位、教育、知識、實力、經濟跟成家立業,你如果有幸穩定到一定的程度,中年你勢必要開始面對人生的缺憾。

我上網查找,中年危機的症狀,條列幾樣基本的類型如下:

  1. 對生活感到厭煩。
  2. 想出軌或是已外遇。
  3. 突然對金錢或工作做出輕率的決定。
  4. 突然變得愛漂亮。
  5. 自尊心動搖,變得不快樂。
  6. 開始回憶過去,而且美化這些回憶。
  7. 永遠情懷滿滿,永遠熱淚盈眶。
  8. 覺得「再不做點什麼,就真的來不及了」。
  9. 總是嚷嚷著「我要去看看詩和遠方」。
  10. 突然精神出家,直接邁向老年。

除了想出軌或是已外遇這點以外,我覺得我是困在這裡了。

朋友建議我去做瑜珈、去拉筋、去踩飛輪、去冥想,「想盡任何方法讓自己從現況中出來一點。」

該去的,我都去了。買了健身房的課程、註冊了線上冥想的帳號、大量喝水、在公園裡散步、緊閉雙眼,盤腿坐在地板上⋯⋯

可是我在做這些事情時,總覺得自己還是塞在別人的遊戲規則裡,我跑得更裡面了,依然在某種期望的核心中航行,偏偏就是那個期望,讓我覺得不能呼吸。

要如何擺脫陷入中年危機的泥沼?

雜誌上的建議是──合理管理你的欲望。

我對中年危機有點心得,我覺得這種徵狀,好發於喜歡做計畫並強求追根究柢的人身上。

要不是我發神經去數自己還剩下多少日子,要不是我想要做的那麼多事還在表單上,要不是我費盡力氣檢查還是找不到各種小毛病的原因,我不會無故感覺到中年的痛苦。我想起那個故事: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秋天,愛麗絲和姊姊一起坐在正飄著落葉的大樹下看書。這時,一隻兔子邊看著懷錶,一邊跑過樹邊。
「不好了,會遲到!」兔子說。
「這真是隻奇怪的兔子,我跟去看看怎麼回事。」愛麗絲好奇的跟了過去。兔子縱身一跳,消失在洞穴裡。
中年,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那隻兔子,跳進一個洞裡面,那個洞漆黑深邃,那些感概的聲音那麼小聲,消失在一條沒有回頭的路。

某天跟妹妹聊天。

妹妹問,「妳身體好多了嗎?最近睡得著嗎?」

我說,好像不容易好,我只能學著不要那麼在意啊。

妹妹突然提議,「如果妳坐下來,跟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一起坐在沙灘上,妳會跟她說什麼?」

我:「啊?」

「妳必須做這個練習。」妹妹說這是她從書上看來的,很有幫助。

那天夜裡我又醒了。

這次我在黑暗裡,練習想像,跟另外那個自己坐在一起。

沙灘上有兩個我。

二十歲的她坐在旁邊,逞強的側臉像個城牆,看著海。

如果妳坐下來,跟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一起坐在沙灘上,妳會跟她說什麼?

我想我會跟她說,謝謝妳,沒有那麼拚命的妳,我就到不了這裡。

我們,終究不同了,有些事情我會開始說不要,有些事情,我知道自己不能了。

欸,所以我不得不把妳留在這裡,我把妳,跟我們的約定都留在這裡。

年輕的妳會固定成一個樣子,留在我心裡。

我要繼續往前走了,拖著有點乏力的腿,還是得走到海的另一邊。

真的,說一萬次也不夠,謝謝妳。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
>>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書籍名稱
我所受的傷

作者:葉揚
出版日期:2019/03/29

留言